?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为什么“知易行难”?
wymba
念清

修行人之所以有知易行难的感觉,我以为首先是因为人在目标的认知上有偏差,也容易迷失在其它众多的目标里而无暇顾及苦灭的目标,急功近利、偶尔为之又不见什么效果,故觉得修行很难。人的生活的确需要很多目标,比如满足温饱,学业事业有成,享受快乐,拥有健康等等,这些目标虽然都是生活的组成部分,但作为人应该有轻重缓急的划分。人的温饱与快乐相比较,哪个目标更重要,相信大多数人不会有混淆。不过在快乐与苦灭的目标孰轻孰重的问题上,我是觉得有不少修行人还是认知不到位。有一部分人以为修行必需与世间的快乐绝缘才能有突破性的进展,故喜欢到山洞、茅棚或寺院里面坐一坐。但如果在那种环境下也能修觉观而见到了排斥快乐也是苦的,我就觉得他们没有白坐。另外有不少人以为快乐跟修行一样重要,故每天聊聊天、玩玩游戏放纵一下也无所谓。事实上在娱乐行业繁荣发展的今天,还有人能不受快乐文化的影响而迷失了修行就很不容易了。但毕竟我们的生活里面有苦,能确定修行的意义而不迷失才能与苦灭的目标相应,如果花太多时间在快乐的追求与享受上,或者做许多与苦灭无关的事情,那么我们的修行没有进步,感觉很难,岂不是正常?

修行人虽不需要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迫切心态,但至少该有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修行信念。而我所理解的修行就是能善巧的不让自己长时间浸泡在追求快乐的习惯里,而能有时间做点与苦灭相关的事情,比如读读《做个喜悦的人》、《活着真好》,写写读书笔记,或者思考佛青会的讨论主题等等,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在闻慧和思慧上下足工夫,透过四念处的修慧而达到苦灭的体验。

事实上在闻思的过程中想要充分理解作者的本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我们一般会想当然的认为已经很了解了,就差实修了。而认知上的一点点偏差都会构成修行的障碍,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有知易行难的错觉了。过去我研究四念处的修行方法,有很多年把四念处的四个层面理解为独立的由低到高的四种境界,误以为身念处修好了才能进入受念处,受念处修好了才能修心念处,心念处修好了才能迈向法念处,能把法念处修好了苦自然就灭了。结果我长期落在身念处的范围里打转,也不知道怎样才算修好了而进入更高的层次。后来又误以为身受心三个念处只是一种方便性的过渡,就干脆跳过去直接修法念处了,结果修行依然没有起色。直到通过反复的阅读、思考和实践才逐渐让我理解了四念处四个层面的不离苦及苦因的一体性,虽有觉观的难易层次,但能随时觉知到受念处的苦与乐以及心念处的执著状态才是修行的重点。不然心里有没有苦,有没有执著都不清楚,照什么?什么灭?值得庆幸的是我现在已然体认了所谓“均匀觉观”的价值以及“不处处留情”的要义,生活中的苦自然少了不少,一不留神心生苦恼时也能马上觉照,不会像过去那样的苦于苦恼了。

所以读书不解其意或想当然的理解本意就容易有“知易”的错觉,而“行难”也不是修行本身有多难,而是认知有偏差修行岂不难?故不论是目标认知还是方法认知以及与修行生活相关的认知,都需要有反复厘清和纠正的过程,直到正见具足。

佛陀把正见放在八正道的首位就是要提醒我们正知见在苦灭中的举足轻重的作用,不可小觑,也不能知难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