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到底是不是眾生?
wymba
苟嘉陵


今年在馬來西亞舉行的台大商學系同學會,已經結束兩週了。回來以後中國的法友提出了般若廣場十二月份的討論主題:「佛法的修行如何能幫助人類的知易行難」。看到這個提案,一時真是百感交集。

多好的提議啊!真可說是把多年來佛青會所面對的問題一語道破了。我常說佛青會許多會員們所知道的佛法,在量上早就遠遠超過當年的諸大阿羅漢了!但何以我們所期盼推動的佛法現代化,會有困難呢?其實這正是一個「知行問題」,也就是知易行難。那何以人類在知性層面了解許多道理(包括佛法),但卻做不到,行不來呢?這就是問題的核心所在了。

但同時看到的另一個我不在紐約時的新聞,也深深讓我有所感動。就是天主教的教宗方濟各又有動作了。他透過安排而主動地會見了緬甸的實質領袖昂山素季,並與緬甸的軍方領袖會晤。但他並沒有在與他們的會談裡,提到被迫害的羅興雅人。自然也全無對緬甸領袖們的口頭譴責或批評。但教宗後續的動作,是又去見了羅興雅人逃亡的目的地孟加拉。也會見了孟加拉的政治領袖,表達了對羅興雅人的關切。媒體對教宗的舉動表示質疑,也有人以為他只是在作秀。因為沒有提到羅興雅人就是沒有搔到癢處,也就沒有意義。但我以為他已經為所當為,技巧地表達了對此一人間悲劇的關切,不愧為當世人類的精神領袖之一。該慚愧的倒是我們佛教,好像沒有聽到有人公開講過一句話。還好有在美國的禪世界中文網站表達了關切,至少使佛教世界沒有完全缺席。本人則對禪世界表達了支持與稱歎,只能算是盡了點大乘修行人的本分。

我想不少佛友會說:「佛教又能拿這些軍人與政客怎樣?」沒錯,佛教沒有武力也反對武力,不能拿他們怎麼樣。但教宗難道就不知道,他不能拿緬甸軍人怎麼樣?問題是他雖不提羅興雅人,但全世界都知道他去緬甸幹嘛。道德的力量雖一向薄弱,也就是所謂的「道心惟微」,但在「惟微」之中,教宗還是技巧地表達了關切。我以為無論這種關切會有何作用,他至少表達了全人類的心聲,也創造了「草上之風」的道德與精神力量。以大乘佛法的修行來看,教宗方濟各所展現出智慧與精進的大勇猛力,皆是我人自嘆弗如的。他是一本直心,勇往直前。我想這就是般若廣場本月所討論知行問題的答案了。

其實世間事沒有那麼複雜。教宗所做的,不外就是大乘佛法裡講的「直心」。但何以一個老天主教徒做得到,而我們佛教卻幾乎缺席了呢?這件事,難道不值得包括我在內所有的佛法修行人深省與深思嗎?中國佛教自許為正統的大乘佛法傳承者。但在大乘佛法的內涵與精神上,是不是在廣學多聞之外,尚缺少了什麼呢?

我很高興在台灣透過網路參加的美佛會法務會議裡,聽到了會長菩提長老提到了羅興雅人。他的聲音讓我感覺到了一個修行人自然流露的情感。他很關心羅興雅人的「眾生苦」。我則在心裡感受到一種不平與悲憤。

我也很高興地知道梁兆康兄近來對南傳佛教佛使比丘思想的關注與尊崇。而佛使比丘就是佛教裡最有社會意識的大思想家。兆康兄的看法和我在此點上是一致的:修行人如對周遭眾生的不幸沒有感覺,其實是談不上修行的。

羅興雅人在緬甸確是少數族群,也許並沒有「合法身份」。但沒有合法身份的眾生,到底是不是眾生?六十萬人流離失所。我倒要問問全世界的佛教徒有沒有感覺。我提出問題的對象,當然也包含緬甸所有的佛教同修。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