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自焚是暴力
wymba
苟嘉陵

自從在般若廣場寫了批評達賴喇嘛的「不作為之惡」一文後,已經有幾個年頭了。在這段期間裡,我和不少僧俗二眾的友人交換過對此事的看法。有人覺得達賴沒有表達對自焚者的批評,並無可厚非。因為他是流亡在外的藏族領袖,會對中共政權有發自內心的憤怒,可以想見。更何況文革時期西藏的佛教廟宇大多數盡毀於紅衛兵之手。所以要達賴對那些抗議中共而自焚的年輕喇嘛們,表達否定他們行為價值的看法,有人就覺得委實太過。本期的般若廣場既然要再次探討什麼是佛教徒對政治的中道,我就打算再以出家人的自焚為題,來討論這個作為到底是不是佛法的中道。而我之所以要再次討論此事,是因為我以為此事的討論很重要。

其實不只是藏傳佛教有出家人自焚的事。在中南半島的南傳佛教國家裡,也曾有過不只一次佛教僧侶自焚的事。最著名的就是上世紀六零年代的越南僧人釋廣德,為了抗議越南政府對佛教的迫害而自焚。這件事得到國際媒體的關注。最後獨裁者吳廷琰的政權在5個月後(1963年11月)被推翻,南越政府陷入混亂。這大概就是近代最有名的佛教僧侶為了表達對政治的抗議而自焚的事。當時不少的美國人,尤其是認同或自認為嬉皮的一代,因為反對越戰而對此事抱持肯定的態度。就連最近菩提比丘率團去華盛頓抗議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我都聽聞有美國人問菩提比丘為何沒有像釋廣德一樣地自焚。我覺得茲事體大,應對這個自焚的行為做法義的探討。免得修行人在這個和佛教根本戒律———不殺戒相關的重要事情上,有所混淆而認識不清。

基本上我肯定佛法修行人關心政治並參與,但我絕不肯定任何修行人用自焚的手段去表達政治意見或任何抗議。就算是為了「護教」或「護法」,都不應使用暴力作為手段。而我之所以有這個看法,正是為了護法與護教。因為這件事牽涉到佛教的根本法義,也就是佛法修行的本質是徹底洞見「暴力無用與愚痴」的教說。採取暴力的手段,無論是結束他人或自己的生命,以緣起法來看都是未能洞見四諦法義的表現。所以用暴力表達抗議是未解緣起的無知,也就是無明少慧。

佛法並沒有禁止修行人表達對世間事的看法,也肯定修行人做自己能做的努力去改善人類的生存與文化環境。但佛法基本上是主張世間的不幸與不平,是源於眾生的無明少慧,而絕不只是因什麼人或什麼政黨在主政。所以佛法不肯定用暗殺為手段,去除掉任何不適任的政治人物。當然也絕不會用終結自己的生命為手段,去表達任何的不滿與抗議。菩薩在三界的度生,應是不著我相、人相、眾生相與壽者相。所謂的轉法輪,應是把重點放在如何轉動「眾生知見」與「眾生心」上,而這是需要極大耐心的。凡是以為用暴力除掉了任何人或政黨,就可以「救國救民」或「救世」,以佛法的修行立場來看是「知見不正」,未解如來所說義

更何況當今人類最嚴重的問題正是迷信暴力,以為殘害無辜可以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所謂「恐怖主義」的信徒,正是一群陷入「暴力迷思」的無知者,以為使用暴力結束自己與他人的生命真能夠改變什麼。而佛教在當今之世所應充分表達的,正應是對這種邪見的批評。但如果就連佛教本身都有這種用暴力以達到目的的思想,那我們憑什麼去讓人類了解緣起法及暴力的愚蠢、無用?如果就連「佛法修行人」都在想要用自戕來「激起民憤」以推翻「不義政權」,又哪裡還有什麼資格去教導別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所以我對達賴的「不作為」予以嚴厲批評。這一點都不是對他的全盤否定或不敬,而是以為他沒有盡到做藏族佛教精神領袖最重要的責任,也就是沒有清楚表達佛法的立場:「自焚的行為並不符合佛法精神與大乘法義」。達賴的「不作為」是沒有把佛法的價值放在政治情感的前面。藏族佛教與中共之間的恩怨是一回事,而佛法的法義又是另一回事,不可混為一談。依我看,達賴儘可以把大乘經論講得一通二通,但如沒有能對年輕的喇嘛在自焚這件事上給予如法的引導,講得再多都不會有什麼大用。也不會對人類精神的整體提昇,起到佛法應有的作用,與達到佛法應有的高度。

所以對任何「高僧」的自焚行為,我都以為不可讚嘆,反而以為佛友應明白指出這種行為不合佛法,是未能正解四諦的表現。印度的聖雄甘地信仰的是印度教,反而要比這些自焚的僧人更懂得四諦法義,而能清楚照見使用暴力以達到政治目的的愚蠢與無用。

自焚是暴力,不是佛法的中道。無論自焚者的身段是何等無畏,姿態是何等優雅,均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