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最難修行是中道
wymba
山海會

我想我很能了解為什麼台灣的慈濟功德會,會不主張會員公開表達對台灣政治的看法。因為台灣的政治生態要能走上佛法講的中道,可以說是非常困難。理論上說,佛教徒的確是應關心政治。因為不關心政治的結果,是終有一天會被政治關切。而這個代價,是所有人都不希望付出的。但在台灣,從政者想要走中道,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一個人一旦走中道,偏向藍營的人就會視你為骨子裡希望台獨,而偏向綠營的人,就會把你看成中共的走狗,「不愛台灣」。而這個罪名一旦坐實,恐怕就算是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既然說不清,那就還不如不說。我想這大概就是台灣不少佛友的心態。

但儘管如此,我還是大力主張台灣的佛友應發揮出佛法的「如是力」,而在台灣使佛法中道的智慧形成一股力量。如果成功,不但能使台灣走出長期藍綠對立的政治僵局,也能轉動更大的法輪而使整體中國得到提昇。如能這樣,就會是佛法裡講的自利利他,也就是時下所謂的「雙贏」。不只是台灣的藍營與綠營雙贏,也會是大陸與台灣的雙贏。但對所有這些期盼的落實,需要台灣的佛友能普遍具有佛法中道修行的素養與智慧。下面就讓我再次詳細討論佛法修行的中道。看看到底要如何修,才能在政治上發揮出它的力量與作用。

中道在最早期佛法的論述裡,是釋迦佛發現苦行和享樂主義一樣,都不是通達正覺之路。所以苦行和享樂主義,就是佛法修行裡的「二邊」,都是修行人應超越而遠離的。也正因有此錯誤的二邊,才會有所謂的中道。也就是基於對四諦法義的了解,而有的覺知苦與苦因的修行。基於這個了解,我們就能知道所謂的中道,並不是一樣固定在那裡的路。而是基於對各人生命裡「苦」的如實了知,而為修行人所照見,而且能讓自己的苦止息的方法。故中道的前提,是對真相如實了知。否則談不上對問題短期的改善,與長期的解決。而對任何問題真相的如實了知,就是佛法覺觀修行的主題———智慧。

所以真正了解佛法修行裡中道法義的人,不會在三界之中追求任何絕對的解脫境界,無論那個境界是叫涅槃,還是叫究竟清淨的「本來面目」。修行人只要有對它們的依賴與染著,就不是中道。因為無論是享樂主義還是苦行,本質上都是一種心靈的染著,也都已經為佛陀指出不能到達解脫。大乘教裡有句「法無定法」的話頭,意思就是在闡述所謂的中道,不是固定的形式主義,也不是制式的標準答案。佛說四念處的覺觀修行之所以重要,就是因為修行人如果沒有能如實了知自己生命中真實的情形,要能做到「見苦因」而超越、放下,確是很難。所以中道修行最主要的覺知,應就是「若沒有如實觀,就沒有中道。」

其實不只是個人的解脫,必須要有如實觀的中道智慧。事實上世間任何大大小小的問題,都有中道。這也就是何以佛法可以被運用在日常生活上。而且對世間相的如實觀不只是不能自欺,不可有偏見,而且是必須要能見到事物的來龍去脈,也就是見到「如是相」的全貌。

例如美國,明明有相當多的人有精神疾病。讓他們擁有槍枝,當然會對社會構成危害。但美國人普遍地把擁有槍枝視為人的「基本人權」,而不願正視美國社會裡精神疾病的嚴重程度。事實上這就是自欺。美國人常以憲法修正案維護人的擁槍權,就誤以為這應是所有人的神聖基本人權,不可侵犯。而這種看法若以覺觀來看,就是執著與偏見。而當一個社會自欺與偏見的執著非常嚴重時,無論這個社會有多「開放」,政治有多「民主」,精神病患濫用槍枝且濫殺無辜的「苦」,就會無法得到「苦滅」。除非美國人能提昇自己如實觀的中道智慧,而遠離了這個自欺與偏見,否則諸如賭城濫殺與最近的德州教堂濫等事件,將一遍又一遍地「輪迴」發生。

佛法所能提供的幫助,並不是要美國人去推翻憲法修正案,而是要美國人如實看見新時代裡精神疾病嚴重與普遍的程度。若能看見了這個事實,美國人自然會明白作如何的調整,才可使得濫殺的不安全在美國得到改善。但如果美國人尚無法提昇自己的覺知而遠離自欺與偏見,要大談美國能走上「國土安全」的中道,可以說是白日做夢。而美國的佛法修行人,當然應幫助美國社會覺知這些美國社會的真實情形———美國存在的實相。

而台灣民眾若能看見美國的自欺與偏見,理論上應該也就不會看不見存在於台灣政壇的自欺與偏見。而佛法修行人在台灣的政治參與上所應做的,當然也是提昇台灣整體社會不自欺的中道智慧。

台灣在政治上面對的是中國的崛起,這件事大家都知道。但問題的解決,能夠靠自欺達到嗎?民進黨執政以來從頭到尾的「去中國化」,就是自欺。好像自己摀住了耳朵,就以為全世界都聽不見。這種動作在基本心態上,就已經是一種懦弱了。好像是以為斬斷了和中國的文化關係,從此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做台灣人」了。但事實上「政治自決」這種事,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長河裡由來都是以武力解決。從沒有用「說理」可以解決這回事。主政者如不能正視這個事實,卻要帶領大家一起做白日夢,台灣會有前途嗎?

台灣的佛法修行人所當作的,當然是提昇台灣社會如實覺知的能力,而從做夢的心態裡覺醒。而任何對台灣未來前途的規劃,也應是建築在這個覺醒的前提之上。否則不只是台商,我看將來就連台灣年輕的一代,都會選擇用腳來投票。

大家也許會以為我說的這些實在太難,一般的佛友並做不到。對此我並不否認。但大乘佛法菩薩道的修行,本來就應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台灣的佛教既然是大乘佛教正統的傳承者,我講的這些話,豈有太過?

據我所知,大乘佛法的修行應是「最難修行是中道」。如果還要再續上一句,我會續上「離卻中道非修行」。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