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殺與自殺
wymba
林  建  勛

佛 青会四月份的專題[戒殺],往後延伸的討論應該是護生,或者是環保。短短的两個月, 令人意外的發展到年青喇嘛陸續自焚事件,世間的無常,展現在我們面前的竟是如此血腥、鮮明。世界各地,每天都有人以各種不同的原因、方式自殺,除了嘆息, 我們礙莫能助。今天西藏發生的事件,如果一個年青的喇嘛,結束自己的生命,是個案,當然不能責怪他人,因為各有各的業報,誰也無法阻止;如果一個接著一個 自殺 ,不論什麼理由,他們的師長,絕對要負起一部份或者全部責任,尤其是密教,所皈依的上師,對弟子有絕對的影響力,看看密勒爾巴尊者傳,可知一斑。

我們都曾年青,熱情奔放,血氣方剛,可以為一個理想,一個主義,拋頭顱洒熱血,清末民初的革命先烈如是;如果被某些野心家利用,也会造成莫大的災難,希特勒的納粹黨,毛澤东的紅衛兵,對全世界的傷害,記憶猶新;巴勒斯坦的炸彈客,911的世貿大厦飛機自殺,數千生命, 在衆目睽睽之下,喪生在親人眼前,這些執行者,不都是在教育鼓動之下,付諸行動的結果嗎? 如果這些自焚年青喇嘛的上師,包括全世界密教領袖達賴,眼睜睜的看著他們一個接著一個走向自焚之道,而不呼籲他們停止,可以大胆推論,這些連續性的自焚行動,幕後是由上師或達賴所策動,或者默許。如果質問我,憑什麼如此武斷? 我的答案很簡單: 達賴喇嘛是一位當今世上備受尊敬的出家人,他的慈悲,自在,言行舉止流露出自然的法味,也是我心目中修行者的標的,難道連最起碼的[戒殺] ,佛法的根本大戒都不知道嗎? 當然知道,卽然知道,仍不制止,請問是何原因?

記 得我高三時,有幾位大一歲的哥們從陸軍官校放假回家,他們都生長在台灣,夏夜的台北,在星空之下,居然唱著[我的家在松花江上],熱血濤濤,歌聲澎湃,充 滿着反攻大陸的豪情壯志,唱著唱著,大家居然淚流滿面,恨不得立刻渡過海峽戰死沙場,馬革裹屍,報效國家。如此純真的青少年情懷,乃是國民黨當年的教導: 「漢賊不两立,王業徧安」, 「男兒立志在彊場,馬革裹屍氣豪壯。」由今視昔,惘如浮雲春夢。 今年回台,往日懷抱【生命本是火種,應當閃閃發光】的熱血兒郎,早已退休,有些往生,有些殘病,他們都沒有死在戰場,反而娶妻生子,含飴弄孫,壽終正寢。 他們都很幸運,蔣氏父子雖然强人當政,有絕對的權力,志在中原,念念不忘光復河山,千古留芳,可是為了台灣人民的生命福旨,雖含恨以終,也未冒然發動戰爭,橫屍遍野。這正是他們視子弟如親的胸懐,值得尊敬。反觀達賴喇嘛,難道連這一點視子弟如親的側隱之心都沒有嗎?不論你的理由是何等冠冕堂皇,不制止反而容許喇嘛自焚, 絕對難辭其咎。

佛教在印度,在中國,受到無數次的廹害,六十年前共產黨奪得政權,禁止了所有的宗教活動,為了攏絡西藏,允許喇嘛存在,達賴與班禪還是政協代表。三十前鄧小 平的改革開放,雖然允許恢復宗教,但還是限定在寺院之內,對『自由信仰』這一塊,仍是鐵板一塊,絕不鬆動。由「六四天安門事件」與打擊法輪功,可見中共的殘暴手段, 不要說二、三十位喇嘛,就是二、三百, 二、三千人, 中共也不会皺一皺眉頭。因此,中共對西藏的控制,不容任何人干預,否則全國六十個不同民族,何以自處。佛陀時代,鑒於迦毘羅衛是小國,在列强環繞下,難有生存空間,放棄王位,出家学道,以五印為弘法對象,造福更多人群。達賴亦可將全球作為密教道場,跳脫糾纏在漢人、藏人的鬥爭之中,則天地何其廣,胸襟何其濶。

世 界上許多宗教,都是被强力迫害之下,經過有智慧的信徒,努力製造善因緣,而後堅強不拔。基督教在耶穌死後二百餘年,被羅馬帝國迫害,經常被屠殺數萬人,甚至是競技場獅虎的口中肉。旣便陷入絕境, 新約《彼得前書》「在上有權柄的人,人人當服從他……凡掌權的都是上帝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上帝的命令,抗拒的必自取惩罰,要訓服人的一切制 度,或是在上的國王。」西元323年,君士坦丁大帝宣佈基督教為國教。耶穌當然沒有說過這些話,耶穌的門徒彼得也死在耶穌之後,是誰偽造耶穌的話呢? 其實不用介意,就因為在逆境的信徒,長期奮鬥,順時造勢,適應時代,有智慧的增修教義,才能使基督教綿延至今。

我提出青年熱情,法難,政治鬥爭,宗教迫害,思考一下,一個深黯出世間佛法的僧侶,是否真正了解世間法,或者,有能力改變世間法呢?我想佛陀當年也可以昧於因果,衝向琉璃王的象軍,以身殉國,或者鼓動五印信徒反抗琉璃王,以解救祖國。佛陀並未如此,觀照而旦隨順因果。對於自焚的喇嘛,我們悲傷,同情,人身難得,佛法難聞。 已得、已聞却以自焚為結局,希望西藏的資深喇嘛能夠出面制止, 讓佛法歸佛法,政治歸政治,達賴想要回西藏,如果僅僅想用數十條人命逼迫中共就範,無異櫞木求魚。



  • 1

史家慧眼

(Anonymous)
閣下有中國史家的大家見識,想必是讀破萬卷之人。

左傳•宣公二年有載:「趙盾弒其君夷皋。」其實靈公夷皋非為趙盾所殺,而是趙穿。但太史認為「子為正卿,亡不越竟,反不討賊,非子而誰?」堅持要寫是趙盾,就算是要殺頭也不改。孔子也知道趙盾是古之良大夫。但他稱讚董弧,說他是「古之良史,書法不隱。」他讚嘆的是董弧的道德勇氣。

誰都知道達賴沒有鼓勵年輕喇嘛這樣做。但他也沒有有力,明確地從法的立場,指引他們不要這樣做。閣下能具史家慧眼,一語道破其中底藴。可佩!

我不殺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責備賢者,春秋之義。對您的鼓勵,轉為動力,大家把臂,浩盪前行吧!

  • 1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