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從無常、無我談佛教的六道輪迴思想
wymba
梁兆康

要談“六道”,我们必须談到“業”和“輪迴(Samsara)”。而“業“是和中国人的因果及報應思想有关。首先我们必须明白,"輪迴”思想在世界宗教中有極悠久的歷史,是遠早於佛佗時代。佛陀本人是出自於印度教的長逺傳統,故此亦承繼了很多印度教(婆羅門教)的覌念,這是我們都能了解的。如果我们要了解佛教的精萃,就要先明白佛教与印度教的異同。尤其是佛教中最獨特的地方--無我覌。而最重要的問题如下:既然無我,是何物在輪迴?

印度是一个種姓(caste)覌念很濃的一个国家,而在這社会系统中最低的一種人謂之“不可碰”(Untouchable)的人。如何去辯䕶將人分開不同等级呢?輪廻和因果報應思想可以提供一个知性上的答案。你如果是生於貧窮或下等家庭,可以了解為一種業報。今生所受的,相信是前世做得不好,故此無可抱怨。但望今生受的苦可以為前生所作的做補償。來生又可有一个新的䦕始。故此業報与輪迴思想,其实可作为维护社会上的種種不平等及不公義的理由。悉尊鼓吹眾生平等,又不滿婆羅門貴族的唯我独尊。故此佛教中的輪廻,是沒有一个恆常不變的個体(靈魂)在輪轉。悉尊旣談無我,又説無常。如果萭法皆無常,何來有一个不變的我由今生轉到來生。此説亦是一種我執,又是不解脱之因。而且根据羅侯羅比丘的了解,佛教中的業思想和一般人了解的因果報應思想又有不同。佛説的業与因果,是無須介入超自然的玄思。佛説的業思想,是每一个行動都会引起後果。我们無須假設宇宙間有一个主宰,去審决某人當受如何的報應。如果你的一生中多行不义,引起公愤,你真的能期望有一好的下塲嗎?無論你多有錢,或有權有勢,你能確保沒有需要别人的帮助嗎?故此業与因果,可以用常理去了解,無須玄談。在自然世界中,一般人都有一種良心及公義的情懐。而且人都有互報(reciprocity ) 心理,大部分人都会以恩報恩,以怨報怨。這是人之常情而已。我个人不否定有靈的世界,但是我對這些事的態度,比较近似孔子的儒家思想--敬鬼神而遠之。不錯,因果業報思想是可以導人向善,但是談因果是無必要去假設有隔世因果。中国儒家文化不作如此假設,又不見得儒家思想會導致不道德行为。而且中国佛教中的禪思想,亦以當下为重点,亦不談三生來世的。老老实实做好今生而已。

有关人死後的事,其实悉尊在原始佛教中的箭喻經中就有表態。喻中說有人中毒箭,命如懸絲。這人的當下急務是去找療方,而不是去問是誰人放箭的人是誰!佛説如此人不接受治療,不讓醫生立刻將箭拿出,而要去追究放箭人是婆羅門級或是武士级,出自於何村落或市区,這態度不是很癡愚嗎?故此佛有十四無記,又稱十四不答。就是表明對於這種玄學上的問題,實是多談無益。佛所关注的只有一事,就是如何去教人離苦得乐。悉尊的教誨,最終是以此作为目的。十四無記中有幾个問題,如生命与自我是非不同?又如佛死後還存在嗎?或佛死後就不存在嗎?這些是玄學上的問題,相信自有人類以來就有人問是類問題。但是仍然没有绝对的答案。現代科学發達,這些事仍然未能驗証。如果有人以为有一个肯定的答案,我们就必须問此人:你如何能那麼肯定?你是死過後又回现世嗎?總之,我们𣎴可以肯定人在死后是否生命還在延续,但亦不能绝对否定。我们所能確知的,是這類問題實非佛教的核心。而且在遇到是類問題之時,佛陀的一貫態度是保持一个黄金的沉默。這就是佛陀的智慧,是佛教和其他宗教不同之处。

去了解佛教中的輪迴,我们要把握佛教的核心--無常、無我、及“空”。俗世中的“我”思想,是建築於一个“恒常不变的个体“的假設,從此成立“identity"的概念。我们必须明白這“自我”的概念,只是方便假説而已。現時的哈佛大學,和二百多年前的哈佛是相同嗎?教師、學生、和課程都完全不同了,如果可以說相同?所謂的相同,只在乎“哈佛”這假名而已。又如本文筆者“梁兆康”和四十年前在香港的“梁兆康”是同一人嗎?這人的血液、细胞、思想和宗教都全然不同了。所謂的同,亦假名而已。佛說“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指此而已。又中國莊子,又有“方死方生”之說,是和佛教相吻合。故此我们無須否定輪迴,輪迴是一種過程,其中有一種延续,只是没有一个不變的个体而已。以上是我个人在現時的見解,提供各位學佛朋友及大德作为參考。亦期望能聽到大家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