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九月主题散论
wymba
金刚剑

我虽然一向少去寺庙走动,跟出家人也几乎没有交流,但在一个地方住了几十年,平时耳闻目睹,对我们这里出家人的情况,也并非一无所知。我有个做茶叶生意的朋友,闲聊时曾说他一年卖给某个寺庙的茶叶上千斤,这些茶叶都是高档品,要好几百块钱一斤的,主要是用于每年的几个佛诞,寺庙作为给施主的“福品”。我知道每逢佛诞,这里的寺庙大都是人满为患的,朋友说的这个寺庙尤甚,上千斤的茶叶并不算多,分到每个施主手上,一人也只是几小包而已,我由此而想到的是,一年给施主的福品,光茶叶一项就要几十万元,那么施主给寺庙又布施了多少呢?这个数字没有几个人能知道,但肯定远远高过这个数,难怪这里大家都传:“一富老爷宫,二富人民医生。”(寺庙显然不同于“老爷宫”,但在这里却是把它们相提并论的。),这笔钱不须经审计部门的审计,纪律检查委员会更是无权过问,但我也并不因此就认为这里的出家人会乱花施主布施的金钱,或者是没有用钱来利益众生,我只是以为这钱的“自由度”如此之高,从财务管理的角度来说存在着漏洞,也存在着很大的诱人犯戒的诱惑。曾有朋友向我发泄他的不满,说出家人搞高级享受。这个朋友是个企业家,他之所以不满,是因为看到有出家人的物质享受连他都觉得奢侈,我当时跟他说,再怎么享受,出家人第一不能娶妻生子,第二要吃素,光这两点,普通人就很难做到。因为我这朋友是个吃货,听了点点头就不啃声了。出家人是否不能有较高的物质享受?对此我心中并没有明确的答案,也不太关心这个问题,我在意的是,出家人自释迦佛时代以来,便一直作为佛法主要承载者和弘扬者,其日常的重点应该是放在自身的修行和对佛法的研究上,但这里的出家人许多都整天忙于应酬,忙于各种各样的荐亡祈福活动,还有时间学习佛法吗?有的出家人则掌握了过多的金钱,真的不会影响到他的心态和修行吗?我以前对“现在是末法时代”的说法颇不以为然,但现在却越来越觉得这话说的不无道理,以我居住的地区来看,拜佛的人似乎很多很热闹,但这些人中真懂得佛法的可说是百中无一,而真能用佛法修行的则更少,大多数的人,都是把佛菩萨当神明一样来拜,以为不须检讨自己的心地行为,光靠着给佛菩萨“办敬”,就能免灾得福,其自欺的程度让人颇感诧异。佛教是讲究心地行为的,普通人不懂这个道理情有可原,但作为出家人,应该是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但出家人有向施主说明这个道理吗?或者是担心说明了这个道理后施主的布施会减少?对于学习真正的佛法,普通人的兴趣本来就不多,如果出家人也不能落实修行、研究佛法、弘扬真正的佛法精神,那么佛法利益众生真正的力量就很难发挥了,这是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的。

无可否认的,佛教已经成为世界性的大宗教之一,但我认为,佛教在本质上并非宗教,释迦佛并没有成立一个宗教的意图,因为宗教必然会导致区分,首先是宗教徒和非宗教徒的区分,宗教徒之间,又会有区分,如我是佛教徒,你是基督教徒,有区分就会有立场,有立场就会有矛盾,有矛盾就会有冲突,而佛教是不会认同这种区分的,因为佛教的核心理论“缘起无我”,本身就否定了这种区分。当然,如果修行人不执着于这种区分,真能做到区分而不为区分所缚,就不会有问题。般若广场九月份主题是探讨“修学佛法,利益众生与出家”,我个人的观点是,在家人不离世务,忙于生计,在佛法的学习和研究上不如出家人的专务专修,在利益众生方面,正信的在家修行人因为不像出家人一样有着明显的标识,和普通大众不会造成明显的区分,更容易与众生“同事”,也许比出家人是更加的方便。我曾在《妙云集》中,看到印顺法师说新时代佛教的重心应转移到在家佛教正信修行人的身上,可能也是这个意思。总之,出家有出家的特点和优势,在家有在家的优势和特点,两者都一样能修学佛法,两者也同样都能利益众生,对于出家和在家,嘉陵老师说的好,应心无挂碍。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