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两种“自焚”------又见僧人自焚
wymba
李思宇  

昨夜才谈“僧人自焚”,今天早上新又播出一自焚事件,还是藏教僧人,又是年。不无唏嘘!

短短时间里,年僧人竟然“前仆后继”生命,究竟了什么?背后有什么“悲壮”诉
首先,按境外几个喇嘛以及那些有心人的说法,年轻僧人由于“被政府压抑,没有人权、发言自由,乃至因为藏族濒临亡族”之类。达赖喇嘛说,人到如此,还需要勇气。

宗教,给人的印象是超现实;政治则不然,它牵涉人们现实的生活、思想、观念,乃至种族情感、国家认同、个人名利、权势以及地位。现在僧人自焚的背后目的,当然是为了政治。在修行与现实之间,喇嘛显然重政治。

既然是僧人,那么一定深入佛学,求自我解脱首重。尤其是达寄居于印度,那里是所谓“小乘”佛法故。小乘佛法以自我解脱点,当然也会影响周遭,得人的自供养。小乘精神十分可。然而喇嘛不是“小乘”,他要“入世”的“大乘”,政教合一的架构,就是入世的表征。

这应该是完美的结合。因为以佛教和平包容的精神指导施政,国家社会人群一定祥和。然而,1959年一群高层喇嘛偏偏选择从西藏逃亡印度。理由也是被中国政府“压抑,迫害,种族灭亡威胁”。

而此时的中国政府,把大量农奴卖身契摆列在长桌上,桌子前面用石头围起一圈火堆,然后照着“卖身契约”上的名字,逐一呼喊。应声出来的藏人,开始时诚惶诚恐,当认出契约上自己泛黄的手指印当儿,泣不成声!愤怒地把“卖身契”扔进火堆。顿时,火势冲天,熊熊燃烧。农奴们扔掉了一个集团,扔掉一个时代,焚烧掉一个不合理的,没有人权自由的,被压抑的,几近种族灭亡的制度!

这也是一种“自焚”,何等悲壮!

两种自焚,今夕有别。如今,摆在那些喇嘛面前的年轻僧人自焚事件,如何解释?怎样处理?

只要是现实的就有分别,就有不同态度。喇嘛们也可以有两种态度。其一,立刻登高振臂呼吁:自焚罪业重,等同杀人!自焚并非所谓“燃身供佛”,不得超生!我想年轻人对“自焚”行为一定裹足不前了。而喇嘛们也功德无量,“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

喇嘛可以有另一种态度:你们自焚,是为了“民族复兴”,不息生命挽救西藏文化。我们将为你们作最高形式的超度,而且将来载入光荣史册,流芳千古。如果这样,那么,自焚事件一定接踵而来,年轻僧人视死如归了。

再说西藏的归属问题。这是根本,不容混淆的大事。

大中华从来就是一个大家庭。大家庭里有小家庭,小家庭里还有个人成员。大中华,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概念,它合乎佛法“众缘和合”道理。历史上,有过汉族统治 国家,也有少数民族掌握大权。汉人的血液里混合了少数民族的,而少数民族的基因也含有汉人成份。只不过多与少的问题。这是不争的事实。
何况,佛法一向教导我们“人本一体,佛性相同”?然而,这道理也许太奥妙一些,对一些喇嘛来说,目前可能还无法参得透。

再退一步说,西藏自从废除奴隶制以来,因为政府的优惠政策,人口从当初的九十万繁衍到如今超过三百万,生活条件也昔非今比。几个年轻僧人来“自焚”,所谓诉求“复兴民族,捍卫西藏文化”不是显得滑稽吗?

如果一定要说“你吃我的,我要独立”,把民族与政治摆在首位,修习佛法放在第二。这更不可思议,简直本末倒置了。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只要没有成佛作祖的,一定凡心未已,红尘事大。藏教的一些喇嘛,对“爱与恨”应该更加明了。失去过去的切身利益与个人的权势,岂有不耿耿于怀之理?
名利与权势是迷彩的宫殿,它让你无限的向往与追求,但也让你失去纯洁的心灵;而真正的宗教修习,让你从财色名利的迷途中脱身而出,走向灿烂的光明。

数十年前的“自焚”场面,令人感叹;也希望现在的自焚,提起世人的警觉。

  • 1

方便善巧

(Anonymous)
閣下處處要把外人對祖國的誤解澄清,這是合乎佛法裡面如實觀精神的。澄清很有必要,因為佛法裡面的中道,必須立足於事實上。但大乘教裡也有一教義,就是「唯佛與佛,乃能究竟諸法實相」。在此似乎是喇嘛如此作為的確是不對,但中國一定在智慧上也有加強的空間,而能在方法上更多一些菩薩的柔軟。大方向是沒有錯,但手段是技術的事,做的更「善巧」,絕對會是有幫助的。在此方面,中國政府應該可以加強。解決西藏問題,需要懂得佛法。中國如果能任用如閣下這樣既有正確史觀立場,又懂佛法的大菩薩,必會事半功倍。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