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僧人自焚
wymba
李思宇

逃亡印度的西藏格鲁派登格尔仁波切,有著名的《经世教言三十二条》,其中对“杀生”,规定得非常详细。修行者如果严格照着做,世上一定不会再有杀生的行为,哪怕小小的动物,昆虫之类都能免于被杀戮。这世界必然祥和。

可惜,四川阿贝县登格尔仁波切的祖庭登格尔寺的出家人,2011年3月16日在大街突然自焚,让路人和大批公安人员想灭火救人都措手不及。在救护车来到现场 之前,奄奄一息的僧人被神秘的车子载走藏匿起来。直到公安人员不断收索,十一个小时后,自焚者才被送到医院施行抢救,但为时已晚。僧人名字叫彭措,年仅十八岁。

诡异的是,在彭措被隐藏大约两个小时,登格尔的境外僧人集团就发布惊人的新闻,图文并茂,说年轻喇嘛自焚,“已经”殉教。

彭措的父母陷入痛苦深渊。他父亲诉说:“儿子没有读过多少书,从小头脑简单,容易轻信别人。” 究竟彭措听信了什么而决定自焚呢?

彭措的反常行为,居然引发效应。阿贝地区,尤其是登格尔寺的僧人接二连三地当街自焚。这些自焚者的年龄最小才十六岁,最大也不过二十岁。难道他们真的懂得如何为教献身?他们有“西藏文化濒临被汉人侵蚀和灭亡”的危机感吗?

我想年轻出家人未必有,倒是高层的喇嘛想像出来的。

正如达赖喇嘛说,“自焚者须要勇气”,“捍卫西藏文化”的献身精神值得敬佩。于是境外喇嘛全面出动,发起“超度殉教”的年轻僧人。据说,这样大场面,高层次的“超度法会”,可以让殉教者“超生,得大解脱”,而且非常“可靠和殊胜”。

可怜年轻的出家人深信不疑,不明不白中付出自己宝贵的生命。超度法会,不无推动了年轻喇嘛“前仆后继”自焚的可怕行为。

藏族人口,主要生活在西藏以及四川部分地区,总人口超过300万。同1949年相比,人口增加了2.6倍。更幸运的是,当所有汉族家庭都在一胎化政策阴影之下,而藏族及其他少数民族却享有多胎的优惠。

至于宗教信仰方面,喇嘛等出家人4.6多万人,活佛90多位。亲近佛教的在家信徒也只有13万多。因此,藏传佛教并非西藏文化的全部。所谓“民族迫害与文化灭绝”,纯粹是境外喇嘛的杜撰言论,醉翁之意不在酒。

根据最近普查资料,90%的藏族中,每10万人有大学教育程度的5507人,高中4364人,初中12850人;小学水平的最多,每10万藏人中占有 36589位。彭措以及那些后来陆续自焚的人大概都落在最后的行列吧。报道说,自焚者中不乏有社会的残渣,打砸抢之辈。难道这些年轻人懂得“深明大义”, 也有能力分清,“藏传佛教”并非“藏族文化”吗?

杀生,是佛教的最大忌讳,包栝了自杀,和怂恿他人自杀。这解释非常特殊:生命来自父母,那么,自己的生命,就是父母的生命。自杀,无疑是杀父母。而杀父杀 母,无异弑佛。因此,杀,是第一条大戒。没有商量的余地。在登格尔“经世教言三十二条”中,也十分强调“戒杀”。内容还包栝了“自焚”和怂恿人“自焚”, 罪业是一样的重。

另 一方面,佛教在一些场合中也赞叹“杀”。比如大解脱者“阿罗汉”,它的真正涵义是“杀贼”英雄。这贼,就是自身的“贪,嗔,痴”三毒。如果教导年轻僧人 “杀贼”,杀掉自己的“贪,嗔,痴”,而不是当众自焚,那么,未来喇嘛团中一定多出许多大解脱者,大英雄。那样,教导年轻出家人的功德,必然加倍,因为他 是未来佛门龙象的塑造者,给全人类带来光明,而不是为了西藏地区的分裂和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