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21世紀中的“正命”
wymba
梁兆康

“正命”是八正道中旳一環。它与正語和正業,同為一个修行人的倫理行為的基础。正命可以説是指一種 健康的謀生方式。在南傳的Vanijja Sutta中,佛陀有列出五種不正當的行业:

"在家人不應從事這五種行业:販賣武器、販賣人口、販賣肉類、販賣醉人药物、和販賣毒品”。

我们可以理解正命為在家人五戒--不殺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語和不飮酒--的實踐及延展。一个修行人應避免有違五戒的行业。而五戒的基本原则即為反暴力,誠實,和不損人利己。

但佛陀有关正命的教誨,已有二千五百年的历史。我们現在活於廿一世纪。因为時代已全然不同,我们應再思正命的現代意义。在這長長的歲月中,無論是社会或是經濟体系,都經過龐大的轉變。一些舊行业被時代淘汱,又有新行业興起。而更重要的是人類經濟的结构比起佛陀時代的經濟結构,已经是天地懸殊。首先,我们從一个農业社会演變為工商社會,生産方式已絶然不同。在這過程中,我们損失了大部份的經濟自主能力。在舊社会中,大部分人都務農,很多農民都是自給自足。當然,這一種“自給農业“(subsistence farming)有它本身的難處。但是農民如有自己的耕地,他不用依靠别人去謀生,可以憑自己的勞力去養活家人。现代的社会經濟則大不同。一般人都是被僱於一个商业機构或公司。根据一般的“Employment-at-will"法例,僱主可以隨時隨意解僱員工,無論有理或無理。故此一般現代人,都有相当的經濟焦虑,没有人的工作是真正有保障的。而一般僱主都希望增加利潤,其方法就是去削減員工的人數及工資。在過去的四十年來,商行又發明的多種節省勞工的手段,包括公司合併、外包(outsourcing,offshoring) 和生产自動化。故此在近幾十年來,大規模裁員是極常见的事。有不少公司,雖然業務是很好,每年都有利潤可得,但是為了提升利润率,仍然採取裁員的途徑。員工在僱主的眼中,其实已失去了作为人的尊严,只是一種牟利的工具而已。很少僱主會关心員工及其家庭的利益。佛陀雖然没有提及僱主對員工的基本倫理和道德責任,但我認為不無理解僱亦應是正業中的一个課題。

以經濟或利掛帥誠然是現代經濟生活的一个大问题,另一个問题是現代人實在無法離群獨處,去獨立生活(live off the grid)。現代經濟系统的特色是極細微的分工和專业化。所以就算一个人對他的国家或社会有極大不滿,其实也甚難離棄現存的經濟体系。試想,你能不用如水電等公用事业嗎?你可以不依靠種種醫葯設置嗎?佛陀説販賣軍火不是正业,然而美国是販賣軍火的主要国家。軍火事业基本上是從死亡和暴力中牟利。你是修行人又如何?你是反戰反暴力又如何?你每年交出的税,不是有一大部份是用來支持這政府嗎?古人如陶淵明等可以遁世歸隱,去抗議社会和朝延的腐败,我们可以嗎?現代社会的實際,已剝夺了我们的獨立生存能力,故此我们就算是對現世極度不滿,遁世已不再是選項。我们若要抗议,只能用政治參与和集体行动的途径。一个修行人若是對正命認真,就必须要在政治和社会參与,否则口頭上的正命,其实是很虚偽的。

當我们在現世中失却經濟上的自主,經濟生命亦由个人的業轉为眾生共业。佛教的特色是以缘起觀為中心。缘起覌亦即“空覌“,亦卽“無我“覌。佛説在現象世界中的事物,没有獨立而存的个体,都是相依互存的。所謂“我”只是一个幻觉,一个假名而己。不但是在個人生命中無我,在經濟生活中亦無我。越南的釋一行禪師,曾發表一篇名为“垃圾与鮮花“的短文,去開示他的"共同体(Interbeing)"的理念。他說在各国的大城市(如馬尼拉、何志明市)當中,都有一些年轻的妓女。一般世人大都看不起這一数性工作者,認為她們是從事不正當行业。認為她们是肮脏的垃圾。然而, 這性行业也是緣起的。娼妓行业的産生,不但要有雇客和願意提供這服务的人,更要有社会上貧富懸殊的修件。真正富有的女子,有幾個會從事這行业?故此一行禪師提議我们凡事要深覌。他又説:

“假如這妓女深覌她自己和整个情况,她就会見到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人亦有他人的角色。一个出自於一个良好家庭的'好女孩',憑什么去存有優越感?因为'好家庭'的生活是如此,而致妓女的生活亦那般。没有人有一雙清潔無染的手。没有人可稱自己没有任何責任。"

故此,娼妓問是我們共同的問題,是屬於一種“眾生共业“。其实不單是性行业如此,其他的行业如軍火工业,毒品工业等亦如此,都是眾生共业,我们没有一个人能逃离责任。這就是缘起性空的真理。共同造成的問题,我们必须共同去負責解决。

因为我们活在新時代,對正命要有新的了解。在現世中如何是正命?在現代的經濟体系中,我们愈來愈失去經濟自主的能力,故此正命亦必须要去群体實踐。現代正命的内涵如下:

1.從個人又從群体的角度去實踐不殺生、不妄語、不邪淫。

2. 從個人又從群体的角度去决定我们應如果去消费和吃喝。須知道我們的消费方式、交通方式和對各种食物的偏愛,都會直接影响到地球的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

3. 從個人又從群体的角度去参与政治及經濟上的决策。現時美国最熱門的經濟政策的辯論,應是有关全民醫療保險之事。在這一項目,我们會支持那一个立塲呢?從正命的观点,我们会認為社会上某一種人是不值得有醫療保障嗎?

4. 從個人又從群体的角度去确认種種社会上的现象,都有眾生共业的成因。無論這有关貧窮的問題或是貧富極度不均的问题。我们無人能逃避责任,人類共同的問题必须同心協力去解决

總括言之,正命不外是佛説"同体大悲“的實踐,亦為大乘菩萨道的根本。因为現世的經濟生命,已由個体趨向羣体,故此修行人在正命的實践,愈來愈要基於社会及政冶的参与。這不再單是一个人的努力,更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