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四聖諦就是緣起法的實際應用
wymba
苟嘉陵

緣起法是釋迦佛的創見,也是一切佛法的根本。這一點學習佛法的人應都能共同接受與認同。但大家普遍地忽略了四諦法———苦、苦集、苦滅、苦滅道———其實就是緣起法的實際應用。而大家之所以普遍忽略了這一個事實,是因為對四諦法義有所誤解,而忽略了它最主要的實際目的是———苦滅。

講到四諦裡的苦滅,大家往往就會馬上聯想到佛法裡解脫道修行的最高境界———涅槃,而興起肅然起敬的欣慕情懷。這個情懷並沒有錯,正如涅槃也的確是用來形容解脫道的境界。但大家往往也會因此而興起了無限浪漫的「神聖聯想」,卻忘記了四諦最重要的實際目的———苦滅。是因為古印度原本的人文環境充滿了形上學的出世思維,才使得不少佛法修行人把涅槃想像成玄之又玄離開世間的「某種存在」———以為修行的目的是進入或回到那個存在。其實佛法裡講的涅槃是苦的不存在(苦滅),是非常實際而且是可以在當下的人生裡被體驗得到的。它雖是成功修行後被體驗到的境界,但絕非離開生命而獨自、永久的「絕對存在」(好似天堂)。末代的修行人都知道末法時代修道很難,證悟很難,卻不知道正是因為學人把許多佛所教授的法做了許多引申與想像,才使得修道很難,證悟很難。對四諦法的不實想像,就是其中一例。當人懷抱著「玄學假設」來修四諦,是無法如實地修行覺觀的。除非他能看見自己的玄學假設,而又能放下。

菩提比丘日前在美佛會舉辦的佛學夏令營座談會裡,指出美國佛教的未來,應可借鏡於中國佛教當初的當地化發展。而其中一樣應被注視的現象,就是當佛教在融入中國本土文化的過程裡,中國人會很自然地用本土文化裡既存的觀念來了解佛法。這樣做的好處是中國人容易親近並接受佛法,而壞處就是容易失去佛法的原汁原味,造成某種誤解。其實這個看法正可被用在對四諦的了解上。因為對四諦的玄學想像不只是末代的中國人才有,就是古印度人也有。因為古印度的宗教文化主題正是形上學的大梵天,以為生命存在的意義是「回歸大梵」。中國人的思想原先就有玄學成分,例如道家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就是一例。所以中國人在了解四諦時會有玄學想像是很自然的,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印度後來在宗教文化上完全回歸到梵天思想,而幾乎是完全放棄了佛法,就變成好像只是中國人在對四諦做玄學想像了。其實中國人反而是相對地比較良好,即佛法在中國至少還存在。中國佛法的修行人,至少還知道有四諦這回事。但憑良心說,中國人了解的四諦同樣是充滿了對涅槃的「不如實想像」。這就是為何我會說中國佛教需要現代化了。

我所期盼於中國佛教的現代化,就是希望能重新拾回原始佛法如實的修行精神。四諦法義裡的滅苦,就是很實際的修行,可以讓人體驗到喜悅。它不是教人「進入」什麼,而是實際地讓人用智慧了解自己的「苦因」,並能在了解苦因後知道如何解決問題。這就是緣起法的實際應用。而用不用得上,是要看修行人有沒有如實觀的智慧。也正因四諦法義講的是運用如實觀的智慧,所以佛陀所發明並教導的修行方法,是以覺觀的修行,也就是以四念處為骨幹。八正道裡的兩大修心系統,一是正定,一是正念。正定是指禪坐,而正念就是四念處。中國佛教所傳承下來的佛法至今仍知道如何打坐,但很少人知道如何修四念處。但如果沒有四念處的覺觀,四諦法的修行是很難把握要領的。也正因為這個原因,中國佛教裡體驗到解脫法喜的人少。而能體驗解脫法喜應是佛法修行的基本。因為真正佛法的修行,是不能離開經驗的。

目前的中國佛教似乎以為講解脫法喜就等同於一種「貢高我慢」,這其實是背離了原始佛教精神的一種畸形現象。因為修解脫道的人只要能任何程度地「見苦因」,都可以體驗到「那個程度」的法喜。只要是如實見到,就能如實體驗到。而且這會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一樣的事實,是和貢高我慢沒有關係的。換句話說,有法喜的人並不就是一定證什麼果了。因為法喜只是一種經驗。而這個經驗,才是一切佛法自利利他修行的基礎。若離開了這個基礎,講太多「佛法」是不切實際的。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