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性、婚姻和爱
wymba
金刚剑


孔子说:“吾十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有人说这个“学”,是指对生命进行深深的探索,我同意,因为后面的“四十而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规。”我以为是基于对生命的不断深入了解而显示出来的境界和处世态度。

一般来说,人类在十五岁左右生理和心理开始产生明显的变化,心理学家认为这是人类对周围环境以及自身进行探索的起点,但在探索中,大都会由于知识和经验的不足,内心产生冲突而导致心理平衡失调,这便是所谓青春期的烦恼,这个时候如果没有父母和师长的正确引导,许多年轻人便由此而步入歧途。内心的冲突造成了痛苦,对于敏感的人尤甚,同时这又是幸运的,它让一个人变得成熟。孔子说自己三十而立,也许是说自己到了三十岁才解决了这种内心的冲突吧?

少年人情窦初开,容易受到异性的吸引,一旦涉入爱河,感受到的苦乐是颇为强烈的,一边是爱让“自我”消失,从而感受到极大的愉悦,一边是想要把所爱的对象据为己有,则增强了对自我的执着,产生痛苦,这种强烈的内心冲突,是许多文学和艺术的素材,也导致了许多悲剧的发生。但我也同意这样一种观点:少年人天真单纯,容易产生真挚的爱,这种爱,是打破自我牢笼极大的机会,对从出生至死亡一直处于自我牢笼中的人类来说是极为珍贵的

近来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的婚姻遭到热议,我也略有所闻,中国人对两性关系和角色的看法跟法国人有颇大的差异,而从行为的表象也不易看清它的内在,对此我不想评论。我感兴趣的是马克龙从十五岁开始便对自己的女老师表现出的这种极强烈的爱,最终是否让他打破了自我的牢笼?或者只是让意志得以实现?我不得而知,但更希望的是前者。

性欲是人类的本能,它和饮食和睡眠一样,是人类基本的生理需求,但中国人一向把性看得太神秘,失去了平常心,造成了对性欲不是太压抑就是太放纵的现象。

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对性并没有看得太神秘,孔子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也认为性欲是人的本能欲望,既然是本能欲望,像饮食一样,当然没有善恶可言,既不能暴食暴饮,也不能忍饥挨饿,需要适当的约束和限制。所以孔子后面又说:“舍礼何以哉?”可见传统儒家文化,对性欲的看法是颇为中道的。

对性欲该如何规范和管理?或者说如何才是正当的性行为呢?有人是以婚姻来衡量的,即认为婚姻内和配偶的性行为正当,其余则不正当,也有人是以爱情来衡量的,即情侣间的性行为正当,没有爱情基础的性行为则不正当,有人则认为只要你情我愿,便可算正当。我以为这些观点都有问题,如果婚姻内和配偶的性行为便算正当,那么暴力凌虐怎么说?如果说正当的性行为需要有爱情基础,但许多夫妇间并没有爱情或者爱情已经消失,也有一直找不到情侣的人,又该怎么办?都不能有性行为了吗?如果你情我愿的性行为可算正当,但你我若又牵扯到“他或她”了呢?

如何才是正当的性行为,个人觉得应该根据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国家、以及个人实际的情况来看,此中有所谓“中道”,不能一概而论。现时代对于如何是正当的性行为,东西方的看法存有差异,我个人同意苟嘉陵老师的观点,即要以不伤害到她人或自己为重点。

无可否认的,有许多人沉溺于性行为中,人为何会沉溺于性行为,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每个人可能都不尽相同,但也许有个共性,就是在性行为中,人会暂时忘却生活中的烦恼,由于生活中的烦恼不能靠暂时忘却而得到解决,如果不去实际的解决生活中的烦恼,人便会越来越依赖于性行为,就如同人对酒精和游戏的依赖一样。任何的依赖都必然会带来痛苦,因为任何依赖都会让心力或者体力变弱。

稳定的家庭是社会稳定的基础。1973年,美国联邦法院赋予妇女合法堕胎权,据说这让美国从1995年后,一改犯罪率的逐年上升,在5年的时间里犯罪率下降了50%,经济学家解释说:并非所有的孩子生下来都是平等的,他们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那些出生在不幸家庭中的孩子,成为罪犯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那些出生在幸福家庭中的孩子,在法院赋予妇女堕胎权后,成百上千万的妇女跑到医院去实施堕胎手术,这些人大都是那些贫穷、未婚、或者是未成年的女性,如果她们的孩子出生的话,成为罪犯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普通的孩子。我举这个例子不是赞成堕胎,而是想说明稳定的家庭对社会稳定的重要性。

如果稳定的家庭是社会稳定的基础,那么稳定的婚姻则是稳定的家庭的基础,那么什么又是稳定婚姻的基础呢?如果婚姻只是一种契约,只是建立在心理和生理的需求上,或者只剩下权利和义务,这样的婚姻会稳定和牢固吗?也许有不少人认为婚姻就是如此,但婚姻中如果没有了解(这里我不想用爱这个字眼,因为我不认为自己配用这个字眼。),没有对自己和配偶一定程度的了解,必然会不断的产生冲突,这样的婚姻,就算没有走向破灭,也只能是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