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在情欲中修行
wymba
梁兆康


有一个与佛陀悟道有关的故事,一般中国佛教徒都很少注意到。這就是牧羊姑娘善生(Sujata) 供佛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佛陀出家之後,曾苦行六年。直到現在,我们仍可找到佛陀在當苦行僧的肖像。長時期的對肉体的折磨,使佛陀骨痩如柴,性命也危在旦夕了。幸好有牧羊女善生經過,用乳粥將他救活。故事另一版本則説善生是附近一個富人地主的年輕女兒,她以为佛陀是一位樹神显灵,故此用上好的乳粥,放在一个金碗中去供養。傳說中善生是佛陀第一位在家女弟子。因为善生的幫助,佛陀方可回復精神和体力,不久之后他就悟道成佛了。佛陀在接受這年輕姑娘的美味供養時,究竟體會到什么? 相信這与他稍後的開悟,也是一个关键。

佛教解脱之道亦稱“中道”。中道即離却極端。一个極端是縱欲,追求感官上的快乐。因为佛陀出家前是王子,他當然也經歴過這種感官生活的。另一个極端是苦行並禁制情欲。經過六年的苦行生涯,佛陀領悟到這種修行法是“既痛苦又於事無益”的。故此,佛陀對两種極端,都曾親身体驗過,最后選擇中道为佛教的修行途徑。

在中国佛教圏子裏,有一个普遍的現象,就是對苦行者和出家眾的崇拜。同时,又認为在家修行其实是不濟事。這一種想法,亦存在于某些其他宗教中。例如基督教的傳统,也是以为修道院的生活,是比俗家生活殊勝。而且天主教的神父和修女,必须發誓獨身。因为傳统的基督教,認為性生活是有碍於修行生活。在這一点上,佛教和天主教是共通的。

然而,這一種想法,其实是与大乘佛法思想相違背。在佛教發展史中,大乘佛教的起源,無人能確知。但據一般的了解,這是公元前一世纪至公元後二世纪的事。大乘佛教的特色,可總結如下: 1)肯定在家眾在佛教的地位,亦肯定在家的修行,2)用平等覌、無分别心以破我執、“不二法门“,3)入世思想、煩惱即菩提”,4)著重菩萨道,以普度眾生為修行人使命,5)用方便善巧為普度眾生的方法。故此在大乘經典中,我们會見到在家居士當故事中的“英雄”,作为修行者的榜样。例如維摩詰經中的維摩詰居士,就是在俗世中修行又度眾生的一个事例。故事中的維摩詰,無論是身在酒肆或妓院,都可以隨缘説法度眾生,可謂無處不是道場。這就是大乘佛教入世精神的好寫照,与嚴守戒律的保守派佛教是一个強烈的對比。如果我们要以一短句來總結大乘佛教的精神,我認為“煩惱即菩提”最為貼切。煩惱不是俢行者所要逃避的,實際上亦難以逃避,無論出家在家也如是。難道在山中修行就没有生老病死嗎?佛在世時,就有比丘僧因为病苦而自殺的事例。佛教是用蓮花作为標誌的。正如蓮花要從污泥中吸取養料,修行人要學習如何從煩惱中吸取智慧。壇經説得好:“佛法在世间,不離世間覺。離世求菩提,猶如覓兔角”。

本期的主题是“由馬克宏的婚姻看東西方男女的性角色”。 一對戀人,如果在年龄上相差太远,往往變成大眾争議的話題,無論古今中外都如是。而馬克宏和他妻子Bridgette的一段戀情和婚姻,更多令人震撼的地方。其一,這是一个女比男年長25年的個案。一般来说,男比女年長,社会比較容易接受,因为其中有不少經濟上的因素,亦可説是能夠理解的。反之,女比男長,容易引起社会批评。其二,馬克宏和Bridgette相遇之時,馬克宏是一个年僅十五岁的學生,而Bridgette當時是馬克宏的老师。這一是屬於師生戀,又有与未成年少男發生性关系之疑。這種師生戀在美国曾發生多宗。一般的下塲是女教师被革职,拘捕,及判處入獄。法国似乎對這種事比较包容,又没有像美国人的保守思想,故此Bridgette没有遭到嚴厲的法律處分。其三, Bridgette當時是有夫之婦,而且家中又有三个小孩。故此最後Bridgette要和丈夫離婚,再与馬克宏結婚。這一類事情,當然我们局外人是比較難以置評,但是可以想象此事對家庭的破壞性,我们不難了解其家人的反对及社会人士的批评。從佛教五戒的观点看來,這一種男女关系應屬"邪淫“的。從另一角度來看,美国對這種師生戀的態度是"法不容情”,違法者遭受監禁之苦,這又似乎過於苛刻。与未成年的少年發成关系,是否一定是對當事人有害,相信也會因人而異。馬克宏不是好好的當上法国總統嗎?故此男女的关系,如是两情相悦,我認為無須法律的干預。但這不等如是合乎倫理道德的,或旁人不可提点或批评的。

由於性事可算是人类生命中最基本的一環,佛教界中也不免常有绯闻。2015年我回香港渡假,報章上就有和尚与尼姑通姦的绯闻,而且两人皆为佛教领導人。自古以来,佛教中知名度極高的人物,間中都有桃色或破戒的事件。 例如韓国高僧元曉大師,就曾破戒和瑶石公主结合,並生下一子。而日本臨濟宗的一休(Ikkyu)禪師兼詩人,一般公認是才華蓋世,對日本的文化藝術与宗教,都有重大貢獻。但与元䁱相似的地方,是持戒不嚴,行為不羁。一休在七十八岁時,与二十七岁的盲女藝人Mori戀愛, 而且為這一段戀情寫了不少艷情的詩句。在日本臨濟的傳統中,一休既是聖者又是叛徒。據説一休常穿禪僧的黑色法衣到妓院中,因为他認為男女交合也是一種宗教儀式。這就和佛教密宗的男女雙修有共通的地方。

在佛教各宗派之中,禅宗可以說是比較持自由主義,而且是抗拒權威,否定規條的。這相信是因为禅是印度佛教与中国道家思想的結晶品。因为這個緣故,有些佛教人士貶稱禪修者為“狂禪”。依我看來,一休禅師与女兿人的“忘年之交”,屬於两情相悦,戀人間彼此相爱,實在沒有什么值得批評的地方。一个盲女,獨自在江湖行走,實在也須有人照顾。和馬克宏与Bridgette的戀情比較起来,一休的戀情其实是極為妥善,而且没有破坏性。

平心而论,中国佛教的出世思想極濃。對於男女的关系,似視为煩惱之根,又對性生活有鄙視心態,以性事為污濁的意識極強。這就是分别心作怪,未曾见空。若以大乘佛教的智慧覌之,即如六祖惠能大师詩云:“菩提本无樹,明镜亦非台。本来無一物,何處染塵埃?” 或清或濁,都是心識使然。我们為何一定要將男女关系醜化?若然能不思善不思惡,我们就容易回復“本来面目”。

情欲本身是人的本能,就如大地山河,同是一个自然現象。情欲不是罪惡,不是問題。但是修行人没有包容力,没有大悲心,對他人缺乏了解与关懷,却是一个問題。入世的生活,就是去感受到種種七情六欲。我们能夠在男女情欲中落實地修行嗎,這就是廿一世紀修行人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