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自私自利谈菩提
wymba
金刚剑

般若广场五月份的主题是“修行佛法何以当关心人间事”,类似的主题般若广场曾不止一次探讨,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和佛法修行人密切相关,如果不是许多佛法修行人对这个问题没有正确的见解,我想般若广场不会再三的进行探讨。对此问题,我苦思许久,勉强写出了几点粗浅的理解如下,请大家批评指正。

一、厌离和出世间非佛说法本怀。

以前看过一本出家人写的书(电子版),作者通过对原始佛经的研究,得出了几个观点:1、佛法不是世间法,是出世间法。2、人生必然是苦。3、生命的不再生起就是佛法的最终目的。对于以上观点,作者引述了许多原始佛经中的经文作为依据。记得当时看完全书,心情颇为郁闷,因为作者几乎全盘否定了大乘佛法,而我则对大乘佛法心怀仰慕。虽然我对于作者的观点总觉得那里不妥,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后来我从《念处今论》、《妙云集》等作品中,了解到佛陀时代印度的本土文化,有着极浓的遁世思想,当时的修行人执着于世间是苦和不净,想要籍着苦行而使自己清净,从而能解脱于世间。为了顺应当时印度修行人的根性,佛陀也慈悲的说了诸如苦、厌离、出世间等当时修行人喜欢听的话,也就是说,佛陀说的是“方便法门”,正是籍着这些方便法门,佛陀才建立了“四圣谛”、“八正道”等真正能让修行人脱离于苦海的理论和方法,四圣谛和八正道是佛法的核心,我们从中并没有看到厌离和出世间的影子。时至今日,相信仍有佛法修行人没有从原始佛典的“方便”中“解脱”出来,这自然会影响到他们对人间事的关心,其实籍着善知识的帮助,我们要看清原始佛典中的方便并不困难,难的是看清自己内心固有的倾向。

二、概念不等于现象。

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人请画家画一幅画,画完之后,要画的人看了却吃了一惊,因为画里的竹子是红色的,这个人就问画家:为什么把竹子画成红色的?画家反问他:那要画成什么颜色?这个人说:黑色啊。画家说:竹子是黑色的吗?
大家有想过竹子是什么颜色的吗?其实竹子既不是红色,也不是黑色(认为要画成黑色是因为国画一般都是把竹子画成黑色),也不是绿色。我们之所以认为竹子是绿色的,是因为我们通过眼睛这个工具看到竹子的相,然后把这个相命名为绿色,所以竹子才是绿色的。如果我们不是通过眼睛这个工具而是通过别的工具诸如有色眼镜、显微镜、X光等来看竹子,或者一开始我们就把竹子命名为别的颜色,那么竹子就不是绿色的。我们说不出真实的竹子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它不是任何颜色,也可以是任何颜色。不管我们对竹子进行如何详细的定义,都离真实的竹子很远,这就是概念(语言和文字)和现象的差别,任何概念都是有限的,它不能对现象全然的表达。佛法修行人如果看不清概念和现象的差别,就有可能陷入概念的陷阱而影响到他对人间事的关心。比如善和恶是两个概念,我们可以说没有善的概念就没有恶的概念,没有恶的概念就没有善的概念,它们是互为因果的关系,但是在现象上,我们不能说善行是恶行的因,或者恶行是善行的因。人类是最会受到概念迷惑的动物,佛法修行人如果因受到概念的迷惑而以为现象不存在,这或许就是古德说的“执空”,过失大过须弥山。

三、利他即能自利。

大乘佛法认为众生皆有佛性,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佛,因此弘扬佛法者,大都把成佛作为修行佛法的最高奖励,但这些弘法者,也许是过于高估成佛对普通大众的吸引力了,因为成佛到底有什么好处,除了二千多年前的佛陀,并没有人能真正的知道,另外,成佛要花的时间,更是长得让人无语。反观基督教,则非常明确,只要信仰基督或天主?遵循教义,死后就能上天堂,得到永生,对于怕死的人尤具吸引力,而这世上,不怕死的人又有几个?当然,佛教大菩萨的智慧岂容小觑?净土宗应运而生,成为佛教主流,而现在佛教中真能发心实际做一些利益大众的事,大体都是净土宗的人。我想净土宗大行其道,和它明确的好处不无关系。每个初进佛门的人,大体上都有某种目的,想得到什么好处,我这话有些刺耳,但并无贬意,想我当初就是看到铃木大拙“无限幸福、无限满足,没有任何悲观和疑云。”这句话才对佛法产生了兴趣,当时我想铃木大拙这句迷人的话语,如果真实的话,它应该不会比成佛更难。经济学家张五常认为,整个经济学,是建筑在人都是自私的假设之上,并且认为只要不是损人利己,自私对人类社会有莫大的贡献,因为各行各业努力工作的人,大都是为了赚钱。自私这个词含有贬义,佛教用的是自利,当初跟随佛陀学习的修行人,大都是为了自利,想要证果和解脱,佛陀并没有责怪他们,虽然最终会让他们回向大乘,走利他的路子,有点曲折迂回,但曲折迂回并没什么不好,因为不能直行,便须迂回。总之,佛教不反对自利,并且认为自利和利他有先后的顺序,自利在前,利他在后。既然如此,为何大乘佛法对初学的修行人也要他们发菩提心,入世关怀人间事呢?这不是特重利他,看不起自利吗?其实大乘佛法是因为深彻的看到了众生的一体性,看到了自他的互相交涉而不可分,明白了没有不利他而能自利的,利他则必能自利,而且是自利的最大化!大乘佛法的精神并不难懂,但即使不懂也没有关系,只要面对现实,入世关心人间事,作利他行,便和大乘的精神相符。有人说真菩萨的慈悲心是完全自发的,没有丝毫的目的,我相信这话一定不错,真正的菩萨境界,非常人所能及,当然也不是我所尽能明白的,但我并不灰心,也不想屏息以待,因为以缘起来看,自发的慈悲心也是来自于利他行,只要能真正的作利他行,便会有自发慈悲心的一天。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