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向佛陀學習
wymba
Metta / 梅塔

政治是影響力最大的共業造作者。今年是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成功”百年,很多學界人士反思這一革命對世界的影響。歷史已經清楚地告訴我們,這一革命直接把馬克思作為一種學說的“共產主義的幽靈”徹底釋放,在前蘇聯、中國、古巴、越南、柬埔寨和北朝鮮等國家和地區進行了史無前例的實踐,造成了幾千萬至上億人的非正常死亡,遠超同期戰爭和流行疾病的致死人數。這種巨大的惡共業的造作者就是這些國家的政治,包括意識形態、專制制度和愚民教化。相比之下,科技發展、個人的道德自制和有組織的慈善救濟在這些國家所能造作的善共業,與惡共業相比不成比例,無法對抗政治的惡共業,造成目前這些國家中政治黑暗、腐敗盛行和人心險惡,為整個世界投下了大量不安全和不穩定的陰影。如果不改變它們的政治形態,就難以遏制政治的破壞力,再多的道德教化,慈善救濟,對此世間人心和環境的守護,也是杯水車薪。

在最近的系列政治抗議中,全球科學家群體(2017年4月22日),全球環境保護群體(2017年4月29日),和之前的女性抗議群體(2017年1月22日)為世人做出了表率。菩提比丘作為美國佛教會的代表在抗議活動之前,就在他的佛學開示裏和網站上號召大家進軍華盛頓,對漠視人類生存環境的政治和政策說不。這些抗議活動當然是造作善共業的政治活動,它們合法(遵守法律,實踐公民權利和責任),合理(要求政治和經濟權利平等;基於大量的科學研究證據),合情(呼應人們保護環境、健康生活的要求)。活動人士們直接試圖喚醒更多的民眾,與基於貪婪(追逐利養)、虛妄(無視事實和證據)、仇恨(割裂種族和信仰)、無知(否定人類的知識而信口開河)、煽動民粹、操弄貪欲和撕裂社會的邪惡政治、愚蠢政府們、匪夷所思的社會政策,進行抵抗和鬥爭。

在《阿含經》和《尼柯耶》中,慈悲的佛陀在他那個人類文明之初的時代,斥責那些殘暴愚蠢的剎帝利、婆羅門們的血腥祭祀和戰爭,批判依靠門第、種姓區分善惡好壞高貴低賤的不平等觀念,和駁斥那些主張不可知、苦行和其他歪門邪道的思想流派。他作為一個宣說以智慧修行而達身心徹底自由解放、寂靜涅槃的聖者,在苦口婆心教誡眾生的同時,積極投入政治活動(如影響波斯匿王和阿阇世王)。世尊不僅自我解脫,教人解脫,也為人類的共善業而精進努力,實在是萬世之師表。當一些佛教團體和教派在公然宣布遠離政治,遠離所謂此世間的是非,而專註於團體利益和慈善福德的造作上時,對比佛陀的教誡和實踐,我們不禁想到,佛教需要回歸佛陀的真實教誡和理想。面對此世間的貪、嗔、癡,修行者們應該勇敢地站出來表明自己的立場,積極精進地投入一切利益此世間有情眾生的活動中去,包括影響巨大的政治。呼籲全球佛教界領袖們,像菩提比丘或其他宗教裏如天主教方濟各教宗這樣的大德,運用自己極大的影響力關心此世間,影響此世間,讓此世間成為向上提升的進步世界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