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佛教中的義憤
wymba
梁兆康

保羅、克鲁格民(Paul Krugman) 是纽约時報的著名專欄作家。他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義憤的多種用途“。從此看來,我们可以得知美国知識份子對現任總统唐納德、川普(Donald J. Trump) 的政策及行為極為不滿。當他们面对抗議及反對,川普的支持者常對反抗者説,“停止你们的抱怨,反抗是無用的“。當然,川普之得勢已成事實,但我们关心社會前境的人應䄂手旁觀嗎? 義憤填胸又能濟事嗎?

在1993年,我在美佛慧訉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無瞋的俢行"。一般來說,佛教對憤怒是沒有肯定的。佛教中又以“貪、嗔、癡“為"三毒"。誠然,憤怒是被公認為是有傷健康,亦有礙於個人的修行的。有顧及此,我们作为佛教徒的,應對川普及當權派的所作所为,應作出怎樣的回應?我们應該表達我们的愤怒情绪嗎? 克魯格民教授亦曾為此事三思,他的結論是我們要繼续反抗。他又说出他的理由:

“對最近在美国發生的事心懷義憤不單是合理的,也是必要的。其实這是我們去争取民主的最后機會了。“

我们是活在一个非常時期。川普得勢後所發生的事情都不是“正常”的。川普的行政部正在積极地去拆除美国種種的社会制度,例如環保的設置,保护消费者的設置,奥巴馬的Affordable Care Act等等。這些政策与行政命令(Executive Order), 不单是有違公眾利益,甚至是使西方文明在近三百年來的進步思想來開倒車。這是一个極嚴重的問題。

新總統不單是對美国社會的良好設置進行破壞行動,川普的得勢又造成一種極不健康的社会氣候。川普上台以後,美国的種族主义,仇外意識,甚至仇恨罪案(Hate crimes)都在激增。這些不良的社会現象,美国佛教界是極关注的。去年十一月,一份名叫"三輛“(Tricycle)的佛教雜誌就提出一个問題--佛教徒在川普時代,是應斗争還是撤退?有一位作者,杰伊、米朩尔森(Jay Michaelson) 博士曾說:“在一个社会呈现顯著的不公平的時代,佛教徒不能止於䄂手旁觀。静坐固然是修行者的功課,但當下的急務是我們必须離開坐垫,為社会的命运斗争。“

非常時期必须有非常的回应。憤怒不一定是一種有破壞力的情绪,它也有建設性的一面。在我个人經驗中,如無強烈的感情,要辧大事就極難。一般人都需要情緒的刺激,方可鼓起勇气辦大事,尤其是遇到因難的挑战。故此“義憤“實在是有一定的社会功能的。"義憤“在佛教中也有重要的角色。無論是大乘佛教或西藏佛教,都有"怒目金刚“的傳统,或有嗔怒的神祇。菩萨不一定是慈眉善目的。憤怒的本质,与其他事物一样,都是空性的。它是一種能量,而且是極為有力的能量。任何能量都可以用於建设,又可用於破坏。

佛教是一个非暴力的宗教,佛陀曾説:“仇恨不能克服仇恨"。但佛教不完全否定斗争,佛教徒有時亦須反抗邪惡,去保护自己和自己的社區及家園。從大的角度看,地球就是我们的家園,是云云衆生生命的所依,是極須我们積極保衛的。一般人以為佛教徒只會盤腿静坐,但作为一个菩萨道的修行者,一个持菩薩戒的人,實在有義務去以慈悲心為本,發奮去抵抗惡意破坏地球的種種力量。以故的聖嚴法師,和現已九十高龄的釋一行(Thich Naht Hanh) 禪師,都是佛教界的環保運動先鋒。越南的釋一行禪師,曾是一位反越戰的領導人,提倡佛教的社会及政治參与(social engagement),極受国際人士尊重。


川普總统上台之后,美国及全球都有示威行动。除了抗議之外,我们還有甚麽可為的? 克魯格民教授有以下提議。

(1)支持所有反映社会良心的媒体, 包括報章、雜誌、電台、電視台及网站。同时,要抵制所有支持川普的媒体,尤其是那些扭曲是非,製造假新闻的。

(2)光顧所有支持進步思想及社会公義的商业團体,又同时抵制持相反思想的商业機構。

(3)積極投票,參与政治,及接觸国會議員、參議員,要他們清楚知道我們人民的立场。

沉默与撤退都不是明智的选择。佛教是入世的,不是出世的宗教。願我们都能活出真正的菩萨道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