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由意識形態談「無明緣行」
wymba
苟嘉陵

《巴黎協定》是人類第一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氣候協議,其目的是削减全球的碳排放來控制日益嚴重的威脅———全球暖化。但新當選的美國總統及其部分的內閣成員,竟然不相信全球暖化是已經被氣象學家論證的科學事實,並曾多次發表將讓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言論。而其立場居然是非常泛政治化的思想,如「不能為了氣候而犧牲美國工人的利益」,或「全球暖化根本就是中國為美國設下的圈套」等等。我想美國如果真地退出了巴黎協定,對美國知識份子而言,那真將會是情何以堪的羞恥與尷尬。因美國一向以世界領袖自居,幾乎在任何方面都存在「美國第一」的優越感。也一天到晚地在世界各地「平衡來平衡去」,好像世界沒了美國就轉不下去了一樣。沒想到如今的美國,居然在全人類面前自欺欺人地否認科學事實。作為美國公民,那種感覺真可說是不知今夕為何夕。彷彿就是回到了當初羅馬教廷否認地球是圓的時代一樣。

我簡直不敢相信美國總統會不相信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就像我不敢相信任何美國的中學生,會算不出一加一加一等於三一樣。但如果這些人是真地不相信全球暖化的事實,以佛法來看就可以說是佛陀所說十二緣起裡「無明緣行,行緣識」的最佳例證。

所謂「無明」,在佛法裡並不是什麼深不可測的東西,而只是指人對真相未能如實了知,或根本視而不見。近代的西方文明之所以是文明,正是因為科學能使人類增加自己對環境與自身的如實了知,而擁有更多改變環境與自身的能力。人類雖然因自身的未臻健全而常有濫用科學的行為,但問題的根本不是因為科學的「知」,而是因為人類自身的「無明」,而有用科學以造作蠢事的行為(行)。所以佛法的修行,是要人了知自己一切行為背後真正的動力與誘因,而不自欺欺人。當一個人因常把另一個人視為「假想敵」,而常有各種對方將要對自己不利的猜想、假想與幻想時,就是在「行」,也就是在「造作」而累積「業」與「業力」。而這種業的累積會逐漸形成「識」,而演變成一種意識型態。而當這種意識型態已經成形而且成勢時,人就會把一切透過六根所「觸」到的現象,都去做「由識所生」的引申與闡釋。到最後就連基本的氣候變遷現象,都可以被解讀為來自某國的威脅與陰謀。嚴格上說,這就是妄想症。但一個政治領袖必須要有認清事實的能力,而不為內心的妄想與意識形態所蒙蔽。因為政治領袖最主要的職能,是為群體做決策而制定國家的方向。但當他無法認清什麼是事實,什麼是自己的「識」、意識形態與情執的時候,那會是極度的危險。因為政治領袖擁有運轉國家機器的權柄。未能認清事實,就有可能會帶領大家走上錯誤甚至毀滅的道路,卻不自覺。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很多的意識形態,也會對很多事有成見。但佛法的修行,就是要修行人能見到「那是我的意識形態」,而不做任何觀念的奴隸。這就是佛法裡講的自在。而這也應是現代政治領袖所必須具備的心靈品質。因為只有具備了不自欺的心靈品質,才有可能面對與因應當今人類的各種問題。而全球暖化,也只是當今人類所必須面對的問題之一。無明習氣太重的政治領袖,會因無法理清自己內心各種意識形態的糾纏,而說出諸如「氣候變遷只是謊言與陰謀」之類的話。但對一個政治領袖而言,這就絕不只是一個學養、教養與信仰的問題,而是國家機器正面臨著「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的危難窘境。因為領頭的人,是時刻都因看不清真相而在「無明緣行」!

美國立國至今已有兩百多年。能有今天的強大,是多少開國先賢與各族菁英共同的努力與智慧所造成。而這個「因緣所生法」,是不是已經因當前一小撥政客的「無明緣行」,而正在走向如羅馬帝國一樣的衰亡?雖然「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但我還是打心眼裡希望:「天佑美國!」真地希望諸佛菩薩與開國先賢們多加庇佑,能讓美國跨過這一道坎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