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看見自己」也應是科學的重要部分
wymba
山海會

來到美國以後經歷了許多年,我才知道當初美國在日本的廣島和長崎丟下了原子彈,其實更多是為了要展現自己是世上「唯一霸權」的地位。這並不是我要這樣看待歷史,而是美國的歷史學者們如是說。日本在當時已經自知必須投降,而且也曾嘗試發聲與交涉。但膠著的部分,是盟國堅持日本必須接受「無條件投降」。但因這牽涉到可能會因此而廢除了日本的天皇制度,所以尚未達成協議。但戰爭將因日本的投降而結束,已經是大勢所趨。美國其實並沒有必要,去做第一個使用核子武力的國家。但當時的美國總統杜魯門也許是因好大喜功,不顧許多核子科學家的建議而獨排眾議,堅持以減少美軍傷亡為理由而毅然決定投下原子彈,來迫使日本無條件投降。結果是日本軍閥所造的惡業,竟讓兩個城市裡無辜的平民百姓來遭罪。但杜魯門的這個決定,難道就純粹只是自我防衛,以戰止戰嗎?這牽涉到人的行為動機,也就是佛法裡講的業。而人的業,是極為複雜的。佛法的修行並不是要去干涉任何國家的外交或內政,而是幫助人類「看見自己」,瞭解自己行為的動機,也就是瞭解自己的業。而「看見自己」其實也應是科學的重要部分。

若以人類今天的現況來看,杜魯門總統當時的作為,其實就好像是水滸傳裡的洪太尉揭開了龍虎山上的封印,而讓一百零八個妖魔闖入了人間。杜魯門無法見到他所放走的「妖魔」,日後會在世界任何的角落裡用核子武器來張牙舞爪,並危及到美國自身。當時的美國總統如果能稍稍深入地「看到自己」,就不會如此熱衷地去做歷史上第一個使用核子武力的人。因為這個行為可以說是開創了恐怖主義的先河,使人類更加地相信「強者就是正義」,以為世間根本就沒有什麼是非、黑白與對錯。

大家也許會以為這件事和恐怖主義無關。其實不然。因為今天的恐怖主義,不正是在以「傷害無辜」作為手段與訴求?而當時廣島與長崎的居民,並非軍人,難道他們就不無辜?擁有核武和使用核武,應是有著天壤之別。日本軍閥雖的確是殘忍已極,但真有智慧的政治領袖,仍應在混亂之中不忘因果,而知道傷害無辜絕非美國之福。美國大兵的命確是珍貴,但日本平民的命也應非草芥。用日本平民的死來威脅日本軍閥,不就是不折不扣的恐怖主義?大部分的美國人也許並沒有覺知到:「美國正是今天恐怖主義的開山始祖,也當然會因此而遭受往昔所造諸惡業的戕害。」而美國人之所以沒有這個覺知,只是緣於人類的通病———看不見自己。而幫助美國人「看見自己」,正應是佛法的修行可以對美國提供最大,也最實際的幫助。

當初確有一段時間,是美國作為唯一擁有核武的國家。當時的美國人,大概是會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吧?但今天我如坐長島鐵路進入曼哈頓,火車站裡到處都看得到全副武裝的美國大兵,好像是在隨時備戰。但他們多少人知道今天人類的科技,已經可以製造「骯髒核彈」?這個東西體積非常地小,甚至可以被放在手提行李裡面。如果被引爆,可以在瞬間使半個曼哈頓灰飛煙滅。美國各種安全組織與特務系統的力量,好像是非常強大,可以監聽所有人的電郵與電話。但他們能永遠地把「骯髒核彈」隔絕在曼哈頓之外嗎?這個問題,恐怕沒有任何一位 FBI 或中情局的領導能夠肯定地回答。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國人曾經以為自己可以壟斷核武技術,而永遠維持唯一霸權的地位。但這個想法顯然是欠缺深思熟慮。如今已經有了北朝鮮,正在時時刻刻以「核武試射」作為國家發展的最高指標。而我相信人類終久將面對的核武問題,一定不會只是侷限於北朝鮮。美國人自己開了以核武止戰的先例。這對人類未來的命運會有何等影響,恐怕也是沒有人能充分預見。

佛法不會反對科學,因為科學只是增加人類「知的領域」。但以佛法修行的眼光來看,人類的科學並沒有被平衡地發展與運用。這是極為嚴重的缺憾。而問題的根源是人類一直很難「看見自己」,也就是對外在世界很「科學」,但對內心世界卻極為暗昧。我很希望佛法的現代化,能幫助人類為自己的生命取得平衡,也就是瞭解「看見自己」亦應是科學的重要部分。我相信杜魯門如果能看到了今日人類窘迫的現況,應就不會再相信當初投下核彈是對美國與世界最好的決定。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