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它不“只是”我的国家
wymba
金刚剑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25日的报道,今年2月22日在美国堪萨斯州奥拉西市一酒吧内发生一起枪击案,该案导致1名印度人死亡,另有两人受伤,枪击动机可能是“种族原因”。枪手是美国海军陆战队老兵亚当普灵顿,据目击证人描述,就在开枪前,枪手曾喊道;“离开我的国家”。枪手在逃离现场后,告诉一名调酒师,自己刚刚杀了两名中东男子。曾有人告诉我,美国是民众最守法的国家,但51岁的亚当普灵顿的表现,却不能不让我对此感到怀疑,据我所知,除了在战场上和警察执法,可能免受法律制裁的故意伤害,只能是来自于正当防卫,这几乎是一个常识。别说受害者不是中东地区的人,就算是中东地区的人,如果没有表现出恐怖分子的行径,又有什么理由对他们射击呢?亚当普灵顿会被指控一级谋杀,他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这是没有疑问的,问题是他说的那句“离开我的国家”,相信是不少美国人的心声,这句话有没有问题呢?

“我的国家”没有错,当要别人离开“我的国家”,却未必有这个权力,因为国家它不“只是”我的,人类以自我为中心的突出表现,就是以为某些事物它“只是”我的,其实这世上哪有“只是”我的东西?孩子“只是”我的吗?他(她)可能还是别人的妻子或丈夫、父亲或母亲、兄弟或姐妹、朋友或同事、、、,权力“只是”我的吗?美国的总统,任满两届也只有8年就得换人,财富“只是”我的吗?佛教说是“五家共有”,就算是身体,也不“只是”我的,因为如果没有父母的生育、社会的支持、阳光、空气、、、,也不可能有这个身体。我们连自己的身体,也没有权利随意毁灭,亚当普灵顿即使知道自己的行为触犯法律,其行为仍是一种“自毁”,在没有负起自己应负的责任和尽到自己应尽的义务之前,就算是死,也是要受到世人唾骂的。人类会执着于国家、民族、宗教等,其普遍性就像人类对自我的执着一样,如果这种执着不强烈,个人认为并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但如果这种执着太强烈,则造成的问题可能比对自我的执着还要严重,因为那些采用自杀性袭击的恐怖分子,很可能就是这样的人。特朗普受到美国白人蓝领的支持而坐上总统宝座,上任后当然要有所表示,但他施行的一些政令,看似对白人蓝领有利,其实却是加深了美国本来就存在的种族歧视,而种族歧视无论是对歧视者还是被歧视者而言,都是有害的,堪萨斯州的枪击案就是证明。如果任由这种种族歧视发展下去,而演化成大规模的种族仇恨,那么将会酿成大祸!过去的苦难将会重来!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