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不作為之惡
wymba
苟嘉陵

有朋友告訴我說,西藏地區一年多來,已經有三十多位年輕的喇嘛自焚而死。我聽了不禁在心裡打了個寒戰,一陣酸楚。我發現自己在心裡問:「死了那麼多人,你在做甚麼?沒有做甚麼,沒有說甚麼,難道就不是造業?你真的要讓他們一個個這樣倒下去嗎?」

我對朋友說,我當然不忍心對這些年輕喇嘛予以譴責。我也瞭解達賴所說,人能夠做到這樣,是需要勇氣的。但我也覺得有必要指出,如此的作為為何不合乎佛法的基本精神。講清楚了,至少可以供來者在如此作為之前予以參考,作「如法思維」的憑藉。這本應是年長喇嘛們當作的。也許他們已經這樣作了,只是我不知道。但嘗試把這個問題討論清楚,絕非多餘。下面就是我的嘗試。敢請就教於諸位喇嘛。如有不如法處,也請不吝賜教。

自殺最大的不如法處,是人身是修行的所依與憑藉。沒有了這個所依與憑藉,任你有何高妙的法門,都是修不起來的。就算有如山的智慧,如海的慈悲,都沒有用。佛在世的時候,就曾經有年輕的比丘自斷男根,遭到佛陀的呵斥,說他們愚癡。因為男根亦是修行的憑藉。人的不清淨是在其心,與器官何干?把器官滅了,恰恰是絕了自己修行的所依。許多煩惱在今生,反而就無從了斷了。

所以在大乘佛法裡有一句話,就是「人身難得」。眾生正是要在這人間的「五濁惡世」,才能修行。修行也必須依靠這難得的人身。其它的地方,不是太苦如地獄,就是太樂如天界,都是很難修行的。就是要在這充滿煩惱的娑婆世間,才能修忍辱,才能修慈悲。而人如果不能忍,想提早結束生命,以佛法而言,是如入寶山空手回的可惜。人身的價值與意義,正是因為意念勝,勤勇勝而能修行。受不了這個苦,或咽不下這口氣,而要選擇自殺,不是勇者所當為,而是逃避。對修行人來說,這是不能安於法,忍於法的表現。自殺也當然是一種暴力,犯了佛法裡的根本重戒。在法的道路上,這種作為等同於兩軍對陣時的逃兵,是懦弱,也是愚癡。菩薩道的精神,更應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自焚的作為,自然不是菩薩行者所當為的。

我一向尊重藏傳佛教。我的許多位老師,也都有密教的因緣。但這一年多來的喇嘛自焚事件,大幅度地降低了我對密教的期盼。年輕的喇嘛未深入佛法,陷於政治狂熱,而有如斯的行為。但難道年長的喇嘛,亦復如是?年長的喇嘛就算沒有直接鼓勵,肯定這種行為,但「不作為」難道不是造業?我最近常在琢磨一句古語:「幼而不遜弟,長而無述焉」。甚麼是「長而無述」?就是一個人年紀不小了,不能在思想及人生上,為年輕人提供有益的幫助。孔子以為這種人,還不如別活了。也就是他以為在此種情形下,人活著是浪費口糧。不知道各位喇嘛了不了解,同不同意這位中國夫子的看法?儒家如果對生命尚且如此嚴肅,我們佛家呢?我們這些自命不凡,口口聲聲要度盡一切眾生的菩薩道行者呢?慚愧啊!我是漢傳佛教的弟子,和藏傳佛教同淵源於大乘佛法。在知道了這一年來的喇嘛自焚事件後,我都感到無地自容,無比羞愧。今天如果再不講些話,也真是別活了!我們讀那麼多佛典,要能在生命裡起用。人讀了書而不能用,不過是死讀書,讀死書,讀書死罷了!

另外友人也告訴我,對於這些自焚的年輕喇嘛,有年長的喇嘛公開地為其舉行法會,並用「特別殊勝」的方法為其超度,說這樣就能讓他們升天。友人認為這似乎有變相鼓勵自焚之嫌。我就說這是邪知邪見,不會為大部分的密教學者所接受,請他放心。而我也對他指出,這一種思想不單單只是不符合佛法,它根本就是所謂恐怖主義的源頭。只是它傷害的不是他人,而是年輕的喇嘛。我們整體的佛教社會,都不應姑息這種作為與思想,以為人無論作了甚麼,祇要能有這類的法會及法師為其「超度」,死後就能升天享福。人類就是因為有這種胡說八道的邪知邪見,才搞得今天人心惶惶草木皆兵。我本以為這種邪見只有外道才有,沒想到今天居然也在藏傳佛教裡聽到,真是讓人痛心。我嚴肅地呼籲藏傳佛教的所有長老們,請嚴肅地處理此事,一定要清理門庭,決不能姑息這種邪見。我不認為藏傳佛教會因為中國近百年的政治變化而斷了法脈。但如果藏傳佛教連這種邪見都能容忍,我就會說那將是自掘墳墓,自斷法種。將來的敗亡必然發生,怪不了別人。

也許有人會以為我對喇嘛責難太過。難道中國政府就都無可非議?我們是佛教團體,主題本來就不在論斷政治是非,而是以法論法。事實上政治的事,本來也就很難討論出誰是誰非。但如果一定要在因果上談,我倒想問問,自認受壓迫的喇嘛難道就無可非議?幾百年來歷朝歷代,喇嘛一向是統治階級,坐享西藏廣大農奴的勞動成果。單純以法論法,喇嘛在這一點上就已經站不住腳。誰說懂佛法的人,就應該高高在上坐享其成,甚至對不懂佛法的人擁有一切權力?喇嘛想要對全世界說自己是受迫害者,首先自己要端正,看看自己有沒有迫害過別人。我怎麼從來都沒看到喇嘛為自己幾百年來的作威作福,向廣大人民群眾道過歉?如果喇嘛真要以法為先,要保存西藏的大乘佛教,首先自己要有符合佛法眾生平等精神的態度。那才是真正有效的作為,也才會得到全世界的尊敬。如果自己都尚未端正,還在打著回復過去統治階級的美夢,那真是恬不知恥。無論得到多少西方的同情,都不會有甚麼作用。而想要用年輕喇嘛的自焚來爭取同情,就更是叫人匪夷所思,難以苟同。虎毒尚且不食其子。年長的喇嘛坐視年輕的一代自焚,真是連老虎都不如。還要以佛法為藉口。我都不知要如何形容。

我在三年多前就寫過向達賴喇嘛的建言,希望他能領導藏傳佛教的現代化。提升喇嘛教,不要再讓佛法和政治綁在一起。我也希望達賴喇嘛能放棄藏族當然政治領袖的傳統地位,而做個純宗教師。也代表喇嘛階級,對過去受欺壓的農奴群眾誠摯道歉。如今我的看法仍然不變。當時我就指出,如果沒有這樣做,所有的問題都會愈變愈壞。如今看來果不其然。藏獨的暴力訴求愈演愈烈,達賴的非暴力影響力也愈來愈弱。如今甚至有三十多起年輕喇嘛的自焚事件。我不禁在心裡問:「達賴啊達賴!你真的認為這是藏傳佛教的存續之道嗎?」我不忍心再責備這位老菩薩。但直心是道場,我還是該言所當言。喇嘛的自焚事件牽涉到佛法法義的根本,也直接牽涉到藏傳佛教的前途。我要請所有的喇嘛三思。

我以為無論達賴在西方有多少光輝榮耀,一個文化的延續,畢竟離不開它的土地與人民。我是希望達賴喇嘛回國,並相信這會對藏傳佛教的永續與發展有益。而我期盼於他的,則是尋求新時代裡藏傳佛法的現代化。這件事由他來主導,會是實至名歸。至少會比將來不懂的人胡搞瞎做為好。這才是真正的百年大計。否則藏傳佛教將來在達賴過去之後,很可能會走上逐漸式微之途。這是我之所見,也請藏傳佛教的諸位喇嘛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