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真地是菩薩比丘!
wymba
苟嘉陵


菩提比丘在個人網頁上發表文章,表達自己為何不支持川普競選美國總統。結果引來不少網友群起而攻之,以為他嚴重地違反了宗教師政教分離的立場。這個指責合乎佛法嗎?還是這只是西方自啟蒙運動以來伴隨著民主制度演進所形成的不成文法則呢?我個人以為這些指責是沒有道理的,也不合乎佛法的基本精神。以下是我對宗教師論政問題的討論,作為我個人對佛教現代化上的一個微小發聲。

民主的精神應是建築在個人自由的人格與思維之上,也就是人人皆具有表達思想及言論的自由。而宗教師如菩提比丘,正如其他非宗教師的公民一樣,自然也應具有這種表達的公民自由。如任何人以為只要是宗教師,就不可以公開表達自己對政治或競選的看法,這種態度本身就不符合民主精神。因為宗教師也是公民,表達看法只是他們的權力。他們的看法有可能不為某群人所認同,但這並不會構成民主的問題,因為民主本身應具有容忍不同與多元看法的精神。如若不能容忍,就不是民主了。美國人若以為既是比丘,就不能公開表達自己支持或不支持某位候選人的政見,這個看法本身就是不懂民主的表現,這種態度當然也就並沒有比不具備民主條件的國家高明到哪裡去。用「政教分離」為理由去要求宗教師不能表達政治看法,事實上等同於一種思想的霸凌,也自然是「非民主」的行為。

西方所謂的政教分離理念,其實是來自於歐洲過去曾有長時間「政教合一」的歷史,不但造成了若干社會問題,也使得宗教師的勢力無限膨脹而導致教廷的墮落。是因為這些流弊,才使得後來的啟蒙運動逐漸發展出政教分離的思想。其本意是限制宗教的範圍,不要使得教廷與宗教師的勢力過於龐大,也才能把它們導入正確的領域,也就是不問政治利益而只是幫助人類的心靈。有句諺語說「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就是此意。一旦政教分離了,人類的思想才能從過去「反科學」的宗教桎梏與意識形態裡走出來(如教廷過去曾一直堅持地球是平面的),也才有了現代所有科學的發展,而有了「現代文明」。

故政教分離的基本精神是反威權的,也是尊重人類個體思維的價值與意義的。因此若有人要以政教分離為理由,來要求宗教師不能發表對競選人或競選政見的個人看法,本身就是未明瞭何為政教分離的現象。西方人過去數百年因曾受到教廷權力過於龐大的傷害,所以才會對宗教師發表政治言論非常「敏感」,以為是又回到過去需購買「贖罪卷」才能上天堂的荒誕時代。這個現象雖然是可以被理解,但無法改變這只是一種恐懼情緒的事實。

也有人以為因某些宗教師具有影響信徒的「魅惑力」(charisma),所以不應發表對政治的看法。這其實也是不能成立的。因為魅惑力並不是只在宗教師的身上,而是可以在一切領域裡傑出者的身上。如果規定宗教師不能發表政治言論,那所有的作家、思想家、搖滾明星與電影明星,也就應都不能表達他們對政治的看法,因為他們都可以是擁有「巨大影響力」的人。但如果真地都不讓他們講話來表達自己的思想,那美國不就是一個名符其實的「警察國家」了嗎?可見問題並不在於誰有「魅惑力」。民主本來就是各說各話。一旦不讓「某類人」說話,那民主安在?自由又安在?美國人自以為是「民主先驅」,常以居高臨下的態度看世界。但事實上不少美國人並不了解民主為何物。由菩提比丘這件事,就可以窺見一二。

過去曾聽過佛友表達對星雲法師的反感,因為他總是在公開場合發表偏向於「泛藍」的看法,有借用宗教師的威權而操弄選舉之嫌。而慈濟功德會的證嚴法師就讓他覺得好很多,因為她從不公開表達對政治的看法,對選舉也是嚴守中立。對此我倒以為星雲的公開表達並無不可。因為就算是被尊為「大師」,他也是國民。所以也同樣有表達思想的自由。但一位宗教師到底有沒有操弄選舉之嫌,那就要看他或她到底有多少修行了。

真以佛家的修行立場說,修行人只要是「有心」影響他人的選舉判斷,就已經是落入了金剛經裡講的我相、人相的對立執著之中。本身已經是失去了自在,當然也就失去了佛法宗教師應具備的生命品質。老子尚且說「夫天下神器,非可為者也!」佛法修行人如果未能跳脫思想桎梏,而陷於「藍綠對立」之中,又哪裡能談什麼佛法中道的修行?也許正因如此,台灣社會的對立才一直沒有真正地癒合。因為如果就連所謂「大師級」的宗教師都不能發揮出佛法中道修行的自在,我們又如何能奢求一般的佛法修行人做到?

至於從來不發表對政治的看法,是否就是合乎佛法的中道,我倒是持著保留的看法。我以為菩提比丘的作為,反而是能深入大乘法義,雖然他的學法背景不是來自大乘佛教,而是斯里蘭卡的所謂小乘國家。緣起法的深意雖意指世間事是「宛然有而畢竟空」,但同時也是「畢竟空而宛然有」,而且是井然有序的。以菩薩道的立場看,菩薩行雖不應著「政治相」,但仍應在如幻世間投入智慧與慈悲的「如是力」。只要是為了眾生,只要有徹見一切法空的洞察力與離執力,宗教師對政治表達自己的看法有何不可?孔聖尚且說「有德者必有言」。真正解脫而自在的佛法宗教師,又哪裡會一定是「絕不沾鍋」的啞羊僧?

意見,只是一個人生命的一部分,正如政治是人類存有的一部分一樣。菩薩在世間度化眾生,哪裡會對世間事了無意見?謹以此文表達我對菩提比丘的尊崇。他的比丘身份雖是來自斯里蘭卡,我要讚嘆他真地是菩薩比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