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慧日朗虛空 --- 修行人何以應關心政治
wymba
山海會


佛法修行人為何該關心政治?難道政治不是黑暗而充滿了權力鬥爭、官商勾結與利益輸送?難道政治不是常常出現白色恐佈與野蠻暴力?不是充滿了人我傾軋,爾虞我詐?不是表面上一套而骨子裡又是另外一套?

如果這些都是肯定的,那何以佛法修行人還當關心政治?人一旦關心政治,所謂「關心者亂」。這對修行而言,難道不正是自尋煩惱,甚至會是流於自我染污?般若廣場如果主張修行人應當關心政治,就連出家人也不例外,難道不剛好是與自古以來的佛教與佛法背道而馳?

但事實上此問的答案很簡單———因為政治只是人類生命的一部分。人類的生命如果真地可以離開政治而存在,那修行人就可以不用理會政治。但事實上這在現代是不大可能的事。就算是在古代,陶淵明所記載的桃花源也只是極為稀少的特例,算是中國文人精神痛苦中的某種寄託。但事實上這的確只是寄託,因為政治毫無疑問地影響著幾乎所有的中國文人。而所謂的中國文學,我看也大都是文人被貶黜或放逐後對生命與時代所生的唏噓。中國文人受「政治黑暗」之害既是如此之深,在今天難道還能有逃避的奢侈與麻木嗎?

我在成都的杜甫草堂,和導遊與友人回憶著杜甫的詩句。大家都能自然吟誦的,就是「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詩句。杜工部一生都在政治離亂與被貶黜的苦痛之中,親身經歷著大多數中國人在大多數的時代裡,因各種各樣的政治鬥爭所造成的民不聊生與苦痛。「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算是點出了中國百姓在大多時空裡的切身感受。而「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的狼狽,難道還不能讓中國文人猛醒,而見到人如果不關心政治的真正後果嗎

佛法並沒有鼓勵人關心政治,但佛法有教人修行覺觀,也就是對內心與環境的執著與染污都應朗朗照見。而政治正是環境的重要部份。而且政治會嚴重地影響環境。當一個地區如果存在嚴重的官商勾結,就容易產生重度的環境污染,造成空氣或飲水品質的低落,而嚴重影響居民的健康。中國佛教號稱是大乘佛教,修行的目的則是救度眾生於苦海之中。但修行人如果連環境都不關心,因為政治很「黑暗」,不應是我等清淨者的用心處,對這種「大乘」我就以為無疑地只是把頭埋在沙裡的駝鳥。因為若以大乘教來說,容忍不義就是為惡。而菩薩道修行的首要應是「直心是道場」,也就是四念處覺觀修行的先決條件。

般若廣場之所以會在過去嚴厲地批評達賴,就是在指出對年輕比丘錯誤的自殺保持沈默,就等同於默許甚至鼓勵。我們以為達賴如此的「不作為」很「政治」,不但失去了藏傳佛教精神領袖的高度,也實質性地傷害了佛教。

而當台灣的頂新黑心油事件及內湖土地開發案爆發時,般若廣場也曾毫無保留地批評慈濟功德會,也就是在指出對是非對錯不表達立場,就是默許為惡,也就是喪失了正法的立場,無論「功德」做得再多,再大,都一個程度地傷害了佛教。

而所有的這些都是本期所提出的———修行人應關心政治。

中國人有一句話說得很好:「登高必自卑,行遠必由邇」。一個修習覺觀的人,在見到遠山含笑以前,一定會先看到自家園地。修行人如果一天到晚都在高談涅槃解脫或種種禪定境界,卻從不談論自身所處環境裡切身存在的染污與不義,你能說他所談的「涅槃解脫」不是玄學?你能說他修習的覺觀沒有問題?

我是不大相信。

佛法的修行應是「慧日朗虛空」,也就是如實照見世間事。這和照見五蘊皆空沒有衝突,也和一切法空沒有衝突。如實照見,自然就會關心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