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川普教我們學會的五件事
wymba
楊士慕

不管媒體使用多少不好的形容詞,川普還是成為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不管全世界經濟大國感到多麼不確定和恐慌,美國股市還是出現罕見的總統選後上漲行情。

也許最壞的結果,正是最好的學習機會。川普入主白宮,的確讓人意外,乃至於憤怒,但是他的競選成功至少教會我們五件事:

1. 制度上面的停擺和失能,要比個人道德操守的汙點,更令人討厭。

美國共和黨和民主黨多年惡鬥,多次出現政府預算凍結,借不到錢還債的財政懸崖窘境。槍枝汎濫,校園屠殺頻傳,政府束手無策。警方執法過當引起黑白種族衝突不斷。立意雖好的歐巴馬引發健保保費飆飛。國際化和生產工業出走,美國階級對立,富一與貧九十九的差異更形惡化。

川普的胡作非爲人盡皆知。支持川普的朋友卻說:「我們要選能夠改變制度的總統,不是要挑選模範楷模。」。希拉蕊是前朝遺老,形象作風和柯林頓、歐巴馬幾乎同出一轍,没人期望會有改變。時勢造英雄,勞動階級的美國白人抱怨說:「反正再爛的人做總統,姑且一試也沒啥損失。」人心思變,只要能改變就好,誰管會變成什麼樣。

2. 修飾再修飾的政治謊言,要比更衣間裡面的粗鄙屁話,更讓人厭惡。

相對於川普敢當個壞痞子男人,胡言亂語的粗話罵人,隨便物化女性和滿腦子的性幻想;希拉蕊八面玲瓏的政治語言,無懈可擊的話術,反而遭來陰險、狡猾、和不可信賴的印象,得不到多數中西部美國白人女性的支持。面對多名指控川普性騷擾的受害者,一位白人女性聳聳肩笑說:「任誰都知道男人在更衣間私底談的話,就和女人和閨蜜說的悄悄話一樣,不能公開拿出來當真。」

同樣兩人都是負面新聞不斷,勞動階級的美國白人男性,知道川普使用肆無忌憚的粗俗詞彙,正是平常私下閒聊的語言。但是,對勞動階級的美國白人女性而言,聼到希拉蕊高談一任又一任身居政府要職,完全不是女性貼心親密的家居語言,也感受不到她能夠真正體會家庭主婦的辛苦。

3. 越是自認站在真理和潮流趨勢的一方,越看不到沉默大衆所受的痛苦。
美國主流媒體和民調機構,對於選前預測幾乎全部被打臉。打從一開始川普出來宣佈競選,主要傳播媒體都一面倒的抱持看笑話的心理,從未當真。

高學歷,高影響力,高權力的意見領袖,社會菁英,紛紛跳出來譴責川普的粗俗和謾駡。網站字字必較的分析誰說的謊話多。心理分析家用「自戀症」評斷川普的言行。主流媒體專欄作家,從來沒有花過這麽多的筆墨嘲諷總統候選人。學術與政壇,沒有人敢挑戰全球化的商業合作風潮。溫室暖化效應幾成科學定理和社會公識,北美,亞洲,乃至全球關稅互惠聯盟,也是不可阻擋的大勢所趨。

誰會想要去聼只有高中畢業,找不到工作,沒有特殊技能,又對明天不抱希望的聲音?支持川普的美國中下階層,卻在趨勢潮流中被殘酷的歸類成:落後守舊,沒有文化教養,沒有世界觀,缺乏競爭力的次等社會階層,最後只能選擇在主流媒體調查中沉默,選票中反抗。

4. 說出內心不敢說出來的話,不管全世界多反對,還是可以引起共鳴,甚至因此喜歡你的勇敢

歧視種族,宗教,和性別,反對移民難民,嘲笑殘障人士,詛咒同性戀,白人至上的偏激言論,已經美國社會有志一同絕對不能公開說的禁忌。先不管信念對錯,卻還是很多人藏在心裏面的想法。

川普高調誇耀他喜財好色,攻擊、好鬥的赤裸裸人性,卻反而被視爲能夠直言挑戰現狀的勇氣。在網路和推特時代,公領域與領域的界限,狂妄無知和勇敢的分別已然模糊。只要說的更大聲,更直接,更肆無忌憚,越爆料越打越旺。

不管地產大亨和勞動階級的支持者身份處境有多麼不同,只要夠嗆夠辣,說出他們的深沉痛苦和害怕,還是會引起共鳴,還是有人會相信可以代表他們發聲。

5. 恐懼和憤怒是最容易被操作,最容易拿來轉移焦點,也最不容易被弭平修補的情緒。

「你走越低,我走越高」(You go low; We go high),乍聽好像是很有道理的回應。粗鄙侮辱的言論,令人反感討厭。但是,高高在上,顧左右言其他,自認沒有道德瑕疵的傲慢,也是讓人火冒三丈。

民主黨和共和黨的菁英代表,其實都是權力結構中的共構者,既得利益者,兩者雖有理念上的差異,卻沒有社會階層和資源上面太多的不同。兩黨也同時離開被剝奪的中下階層切身之痛越來越遠。
已成權貴且失去勞動階層代表性的黨職菁英,最容易操弄取得選票的方法,就是挑動害怕和憤怒,因爲下位要變,上位怕亂。

害怕會使人容易指責別人,埋怨制度,封閉自己,激發民粹,回到最基本的認同標準:膚色,語言,出身,背景。川普放棄少數族裔的選票,執意力挺回到美國過去(白人)的光榮歷史,正是操作憤怒和對立的情緒。希拉蕊力主維持穩定,同樣的也是忽視強力要求改變階層的傲慢對立。只是,恐懼和憤怒易燃難收,意外當選之後全美抗議聲不斷。「川普風潮」並不因川普當選或落選而閉幕。一旦被激化出來,心中的說不出來的對立,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近,還要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