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皈依與慢心
wymba
楊士慕


佛法中的皈依,主要對治的正是慢心。

不願皈依,可能來自我慢;誠心皈依,也可能形成另一型式的卑慢。真正會出問題的,並不在於皈依與否,而是曲折人心。因為我們總會自以為是的想要抓住什麼東西,才會感覺到內心安全穩固的力量:不是小我(見解,學識,經驗,教導),就是大我(權威,家庭,國家,種族,社會,宗教)。飄浮妄動的內心,總是不斷拿外界和自己比較,也會不自覺的往兩個極端靠倒:「我慢」(認為只有自己的東西才對,對別人說的總抱持某種懷疑);「卑慢」(自廢武功的截斷自我思辨和審視的能力,認為我的老師,宗派,方法說的才對,自己怎麼想都沒有用)。

前些日子打禪回來,主禪的法曜法師說:「修行真正的進步,不在於重複確認自己已經認定的道理,而是看到自己原先看不到(也從不相信,卻正在發生)的道理」。保持虛心向學的心態,留點空間檢視自己的緊抓不放的看法,正是皈依的真正意義。

根據原始佛法經典的皈依三寶的原意,在於隨時隨地保持憶念佛,法,僧(證果聖者)。用白話說就是見賢思齊,典範學習。一旦接近比我們能力強,德性足,勤奮猛,見解深,智慧高的人,不管是聖者,法師,法友,或是平常朋友,很自然的會受到影響啟發,進而學習效法,五力(信進念定慧)也會跟著正能量影響而提昇向上。簡單可見的例子,平日居家懶懶散散,漫不經心,提不起勁。開始和勤奮精進老師或法友接觸的當下,就容易提起修行的動力。皈依,等於在心理上面和三寶建立頻繁交往的互動平台,隨時願意接納法的訊號。

皈依,以我淺見來看,好像自願在心中攜帶三寶鬧鐘。遇到挫折無力,沮喪懷憂的時候,三寶提醒的鈴聲自然大作。不要小看皈依的力量,否則佛陀不會在任何開示的場合,再再提醒修行者,要以佛法僧為皈依處。佛隨念,思惟法義(法隨念),隨著僧團學習各種法門(不管止觀,禪法,念佛,慈善),也是南北藏傳佛經屢屢共同強調,其重要可見一斑。

很老實來說,生命中無論那個項目(運動,競技,文藝,藝術,學問)想要突破,都需要老師長期的教導啟發,為何在極端困難的調伏習氣上面,我們會倨傲的認為只要靠自己就好?「慢如高山,法水不入」,把自己抬舉得太高太滿,只是關閉自己進步的機會。

為何皈依之後,也會有慢心?很多時候來自以師為足,以宗為滿,不再留出空間審查內心的習氣,盲點,與身心痛苦。誤以為反正老師(或權威)怎麼說,自己只要是跟著說,跟著學,跟著做,依樣畫葫蘆,說一動做一動,解脫就會指日可待。也就是說,皈依之後的卑慢,來自於想要靠在別人(老師)身上,不斷誇大別人有多了不起,多厲害,卻忘記觀察自己的習性業力,以為自己所相信的絕對圓滿正確,只要緊緊跟住,所有煩惱都可以迎刃而解。

必須清楚釐清的是佛法中「自依止」和現代教育「獨立思考」,有點相似,卻差異很大。如果一個人本來就煩惱熾盛,不清楚自我習性與盲點,也沒有調伏身心的方法,不管採用什麼樣式的只靠自己,「獨立思考」、「理性懷疑」、「自我思辨」,很有可能只是更加增長原有的煩惱和習氣。「獨立思考」,如果沒有透過長期訓練與學習,很多時候只是喃喃自語的重複自己確認的感受或經驗,很難稱的上有心靈的進步成長。

即便如此,「獨立思考」卻有優於緊緊模仿老師所沒有的一項長處:學習訓練觀察五蘊身心之後,大膽說出自己的看法和感受,雖然這並不表示所說的,所經驗的必然是對的,也不流於爭論比較我對你錯,誰比誰行。

說出來,才可以改。說出自己的身心觀察體會的目的,不是證明我所經驗是對的,我的老師教的比較厲害,我學的法門是唯一解脫真理。說出來,表示能夠觀察的到,才有機會能夠修正,因為藏在心裡不說的,不是看不到,就是認定絕對不變的真理。

不管是「獨立自恃」和「仰賴威權」,同樣是慢心的展現。因為不管依賴自己或別人,我們總想要證明:自己目前所信,所學,所修,所經驗的必然是正確無誤,以維持內心「我相」的穩定感和一致性。也就是說,修行常常會轉彎成想要去驗證頭腦所相信的,反而忽略觀察身心此時此刻真正發生的變化。

修行是很個人的,難以言說的。人人業果因緣不同,不是可以單靠模仿拷貝誰就得解脫,也不是緊緊跟隨老師,就會得到自由。或有情執,或有寡恩;有人怯弱,有人暴躁。你覺得簡單不過,別人可能困難重重;別人易如反掌的,自己可能屢試屢敗。自己的身心與因緣,只能不斷觀察修正,無法和別人比較,老師行儀可以啟發砥礪,但無法完全模仿。

藉由皈依,可以學習開放,謙虛和調伏慢心,也因此學習表達和審辨身心所經驗的狀態。我們永遠沒法看到以前所沒看到的,除非內心真正容許新的因緣進入。皈依之前或之後,修行和審視身心的決定權,還得回歸自己,而不能丟給老師負責。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