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我不認同夾雜門戶之見的皈依
wymba
苟嘉陵


有朋友對我說某位法師說法極為殊勝,但他最後沒有選擇皈依這位法師。因為在皈依該法師的「皈依文本」裡,有一旦皈依就不能再對其它宗派或法師親近學習的敘述,令他感覺難以接受。他也覺得這實在不符合佛法原始的精神。

沒錯,這一點也不符合佛法原始的精神,因為原始佛教裡的三皈依是完全沒有宗派與門戶色彩的。但近代中國佛教發展出來的三皈依,其中不少有著頗明顯的宗派與門戶之見。我想也正因如此,台灣的佛教界才會存在著所謂的「諸大山頭」罷。

常有人質疑我對台灣佛教山頭主義現象的批評是否太過,我則堅決地不以為然。因為門戶之見與山頭主義心態並非只是關乎團體,而是在根本上關係到修行人的每一個心念。當那種宗派與山頭心態存在於修行人的思想與人格裡,所謂的「修行」很難透脫出覺觀修行的智慧法味。因為一個人一旦以為「我的宗派最高」或「我學的教法最勝」,那種心態本身就是一個法慢。抱持著這種想法而想體會解脫道裡「放下的清涼」,是不可能的。

也正因如此,我必須指出山頭主義的現象是中國佛教無法表現出佛法解脫精神的主要原因之一。這不是對任何佛教團體的攻擊,而只是在指出為何山頭主義心態和修行密切相關。對台灣佛教各大團體的創始法師們,我大都是非常尊敬。但尊敬並沒有改變我對台灣佛教的看法,即山頭主義現象是既存事實,並且形成了覺觀修行的障礙。因為山頭主義心態是一種以自為尊的法慢。它形成修行人把我的師父、我尊重的經論及我的教團視為等同三寶(佛、法、僧),或就是三寶。殊不知這種心態正是我見的延伸與流露,恰好應是修行人洞觀而離執的觀念與對象。修行人若是對自己的這種心態全無察覺,會愈來愈增益我見與我執。但這個我見與我執卻是在「教內」成長茁壯。

有佛友要組織讀書會,去研讀討論印順法師的著作,而希望在自己所屬的佛教團體裡進行。但遭到住持法師的質疑:「難道這些著作要比我們大師的著作更值得研讀與代表佛教?」

有朋友回台灣參觀某佛教團體的佛教文物展覽,回來後卻告訴我頗為失望。因為所看到的「佛教文物」,幾乎只是該團體裡大師的生平與事蹟。如果說這些就是佛教文物,許多人都覺得頗為納悶。

這些現象事實上都是近代台灣佛教界的特殊景觀。但身處其中的「佛教人」卻並不覺得有何特殊之處。講得直白一點,就是山頭主義心態是以自為尊,而對其它人與事的存在價值視若無睹。在這種「無睹」的心態與環境裡還能有什麼放下我執的修行,我是很難想見的!

是因為這種特殊,我已經不大鼓勵人去那些夾雜著嚴重門戶之見的團體裡皈依三寶。不是因為我反對修行人皈依三寶。我自己就曾三次皈依而有三位皈依師父。是因為我深知一旦在那些團體裡「皈依」了,他們會很難擺脫那種以自為尊的山頭主義心態。但這種心態不是原始佛教裡三皈依的精神,而是近代中國佛教徒的自創,也可以算是有「中國特色」的皈依心態。而修行人一旦有了這種心態,就會把其它團體視為爭比的對象。但這恰好是落入了大乘佛教金剛經裡所講的「眾生相」。修行人一旦在這種心態裡打滾,所謂的修行反而會造成「離道日遠」。因為那是在提倡一種增益我見與我執的「文化」,是與佛法背道而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