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四預流支與遠路
wymba
楊士慕


分享些學佛點點滴滴的淺(偏)見,不敢說解釋絕對正確,但確是自己的心得與經驗。修行想要入手上路,四預流支 (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思維,法隨法行),真是重要關鍵所在。

親近善士,是梵行全部。也就是說,沒有謙卑的和善知識接近與學習,修行實在很難上路。即便修行已經很厲害的大迦葉,目犍連與舍利佛,也要透過佛陀的指導才能解脫,平凡如我們,想要自悟自証,不是絕對不可能,但有難度相當高。尤其,我們長年累月,二十四小時,迷迷糊糊的處在習焉不察的習慣和業力當中,想要看到,知道,覺察自己問題都已經相當困難,想要一步登天,橫渡業海的確不容易。沒有先承認「迷時師度」,遑論「悟時自度」。善知識並不只限於佛教的出家師父,舉凡能夠增強修行力道的(如精進不懈,深刻痛苦過的,或有突破生命挫折經驗),能幫助自己看清問題的(如逆緣,心理醫師,或誠實法友),都是非常值得親近的對象。

親近善士比較可能會產生的問題:誤認為只要「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就好,完全不再需要依止能夠點破自己問題的善知識。或也可能倒過來,崇拜美化(甚至神化,權威化)善知識,反而把應該自己解決的課題丟給別人,認為善知識必定完美無缺,只要緊緊親近跟隨,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只是一昧的靠近,模仿,仰望善知識有多麼偉大崇高,而不考慮自我獨特的生命因緣與問題,反而失去誠實面對自己身心抓取和痛苦的機會。

聽聞正法中的「正法」,對我來言,指的是「能夠引導我們看到自己痛苦的方法」。當然,痛苦的程度深淺多有不同,解除方法也就有究竟根本的差別。依我偏見來看,相當比例的法友信教的原因,來自沒法解決內心不安或人際關係的問題。如果痛苦是出於人際關係(如:婚姻,家庭,親子,外遇),心理(如:毒癮,酗酒,憂鬱),童年經驗,或重大傷害(如:霸凌,性侵)等等問題,很多世間與專業人士的「法」(如:醫藥,心理,溝通技巧,行為矯正),雖然看起來治標不治本,事實上對於這方面的處理實例和臨床經驗,可能比佛法更加直接實際,治療效果往往會比佛法來得快速有效。當然,如果志在解脫或菩薩的行者,「正法」就是觀察自己和別人五蘊的遷流過程。

聽聞正法可能會產生的問題:離開自己身心經驗感受和問題的本身,而在頭腦裡面不斷分析尋思,想要追求更深遠,更複雜,更廣大的理論,或是追求更有名氣的明師。誤以為只要聽懂了,就等於是自己問題解決了。期期想要知道聖者的心路,神秘經驗,或是開悟過程,反而遠離目前身心實際狀態。法無定法,重於和當下問題產生直接連結。摩托車壞了,聽聞再高深厲害的佛法,心中多麼法喜充滿也愛莫能助。

如理思維中的「理」,重在學習放下主觀和習慣的尋思,「看到問題產生的真正原因」。同樣的,每個人要求真理的標準不同,所以走的路和體會也不同。有人要深刻體會法的共相(苦,無常,無我);但也有人只是想要知道「為什麼這件事情會發生」。如理思維很大的困難點在於:不太可能思維根本還沒有看到過的東西。坐在椅上,不可能搬動椅子;時時浸泡在自己的習氣當中,很難知道層層包袱有多重;沒有吃過別的國家菜,怎會了解中國菜味道有多重?這時前面的經驗,就變成如理思維的重要基礎:相信可以藉用善知識的慧眼,提醒自己的問題的原因;藉用與他們互動的經驗,重新調整內心屹立不搖的定見。

如理思維可能走的遠路:不自覺的「私」心自用,用自己習慣的道理,文化的道理,家族,國家的道理,來思考(或想像)所有的實際身心的問題。想當然爾的套上孝順,敬老,道德,權威,傳統的文化封條,就很難勘破現象的表象。絕大多數思維的對象,落在外面人事地物的指責判斷,並且偏重頭腦的慣性思考,而不是深刻的觀察體會身心五蘊的改變。事實上,會逼使我們去做(或不做)一件事的內在主要動力,不是腦袋胡亂的想法,而是身體餔天蓋地的感受和情緒。

法隨法行,我個人覺得,是五根五力的培養。很粗俗直白的說:就是我們心裡的解決問題(或修行),到底要是不是玩真的?還是拋出個假議題伴拌嘴,聊勝於無的安安心。很老實說,目前美國在家人出來教禪坐的,幾乎每個人都有海外出家和禪坐數十年的實際經驗。如果沒有連續五年以上紮紮實實,日日天天,間斷不止的禪修經驗,想要有什麼止觀成就,真的只有大利根器才有可能。法隨法行需要極大的紀律,勇氣,信心,和決心,也就是行為上面的真實挑戰,隨隨便便馬馬虎虎不來的,也不是談天說地的口頭禪。就算不是禪坐,紮實仔細的觀察身心(或四念處),也是需要長年累月的硬功夫。

法隨法行可能繞的遠路:把實際幽微內心的身心觀察與勇敢的行為修正,當成理論來研讀,見地來發表,舞台來表演,故事來訴說,或是懸之高堂來信仰。也就是離開五蘊身心,要來解決身心問題。如果問題出在害怕膽怯,沒有大膽自我挑戰,說再多再美,飛天入地,也還是會躲在安全舒適當中。如果痛苦來自情傷,失戀,背叛,那麼實實在在的情緒接受和關係重建,就比長篇大論來的管用。

真理沒有絕對道路,因為人人要求不同。如果想要解決身心問題,四預流支,正是體會四聖諦的準備與培養,可說修行入手的重要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