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修行上路之“我”见
wymba
金刚剑


我读过《做个喜悦的人》多遍,现不时还拿出来翻翻,当我看到本期的题目“佛法修行如何才能上路”时,想到的是该书前言中提到的“理和事的一体性”,理是指理论如缘起、空等,事是指修行,佛教的理和事是一体的,但如果修行忽略了“四念处”,则本来一体的理和事就会分开,让修行人走上歧途。该书指出:“偏重理者容易走上‘空’的理论研究,但在修行上不知如何应用;结果形成佛法的‘玄学化’。而偏重事者易走上‘定’的修行,但不知‘定’了以后要如何,在生活中又如何;结果往往形成佛学中的‘神秘主义’,以种种定境为解脱。至于‘理’上高谈‘空’及‘缘起’,而‘事’上只重修定却不修四念处,就成为理论是一套而实际又是另一套,两个连不上。勉强连上了却不得力,总觉得有些障碍。”我想这也许是现代许多佛法修行人修行未能上路的主要原因吧?——忽略了四念处(觉观)的修行。

另外,佛教原始的目的是灭苦,如果修行人一开始不是以自己灭苦为目的,而是以“证果”、“度众生”、“成佛”为目的,则也容易觉得自己修行不能上路,因为这些都是建立在自己“灭苦”的基础上的。如果修行人以灭苦为目的,在理论上重视缘起、空的研究,在生活上则能用四念处为基础修行,经过一定的时间,一般应该都能够上路,如仍觉得自己没有上路,这就需要寻找原因了,如果能得到善知识的帮助,当然是最好的,可以少走许多的弯路。我个人也有一些经验和看法,希望能提供一点帮助,故不揣浅陋,表述如下,请大家指正

佛法的在家修行人虽然不必像出家人一样严格的遵守戒律,但如果缺乏适当的行为约束,是很容易自觉或不自觉的做出伤害他人或自己的事情的,这就造成了身心的苦恼,而这种苦恼即使在心念上如何用功,也是不能很快解除的。四念处的觉观修行并不能取代戒律,虽然也有修行四念处觉观力量强大的人,能做到不刻意守戒却自然的不犯,但这是很不容易的,对于一般的在家修行人来说,适当的行为约束、明确的告诉自己什么事情不能做,还是必须的,是修行能够上路的基本条件。至于如何适当?我觉得可以参考基本五戒,也可以用是否伤害到他人或自己来衡量。

佛教认为人类因无明(于真相不了知)而执着,因执着而生烦恼(苦),所以必须对真相充分了知,充分了知真相就不会执着,没有执着就没有烦恼(苦)。四念处觉观的修行之所以重要,正是因为它能让修行人逐渐了知身心内外的一切真相。坚持四念处的修行,修行人一般都能逐渐见到自己的无明执着,通过放下执着,他的烦恼(苦)是会越来越少的,自然也没有修行不能上路的问题,但如果一直看不清自己的无明执着,或者是放不下,烦恼依旧,则可能是觉观的力量太弱了,修行人则需加强四念处的觉观训练,特别是在无聊和烦闷的时候,要勇于面对,把它当成是锻炼和提高觉观力量的好机会,尽量克制自己不去做诸如玩游戏、看电视等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另外,修行人还要加强心念集中统一的训练,心念集中统一的训练能提高四念处觉观的力量,有助于看清和放下无明执着。

人有许多烦恼,都是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产生的,中国人受儒家文化的影响很大,大多数的人都没有宗教信仰,认为人死则一了百了不复存在的“断见”思想非常普遍,虽然也有不少人相信存在着不灭的灵魂,但即使是这些人,相信在潜意识中也仍会有“断见”的思想存在,因为看不见并且科学不能证明的东西,是很难让人确信的。“断见”思想加深了人对“自我”的执着,无数的烦恼便因之而生了,佛法虽然有“无我”的教说,但真能在生命中看出“无我”的人却很少,据说没有达到阿罗汉境界的人,都会有自我存在感。大乘佛法后期真常唯心说盛行,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既然看不出无我,又不希望无我,那么就告诉你有我,这个我就是“真如”、“自性或本性”。禅宗常有见“自性”的说法,我虽没有“见自性”,但却曾因禅宗公案“父母未生之前的本来面目”,而破了自己的“断见”,减轻了对死亡的恐惧,当时是要去看望一个久病的老人,思索要怎么说才能减轻他对死亡的恐惧呢?我突然想到,父母还没有生下我们之前或者说我们的父母还没有出生之前,我们在哪里呢?如果说那个时候我们是“无”(不存在),那么现在这个活生生的人又是怎么来的?是从无到有吗?可是这世界上又有那样东西是从无到有的呢?我们随眼所见又有那样东西是凭空而生的呢?由此可见,在父母未生之前,我们也不是“无”,我们存在于宇宙之中,与宇宙同在!如果能依据缘起而对生命有一个比较合理的看法,我相信是能减少修行人不少的烦恼的,也有利于修行的上路。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