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修行上路須正解四諦
wymba
苟嘉陵

修行佛法要如何才能上路?這個問題似乎問得有些玄妙。但它實際上是確實而有意義的問題。因為許多修行人的確有種「悶在葫蘆裡」的感覺,老是覺得自己為何修了好久仍然有不確定感,或感覺佛法似乎總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筆者就曾聽過教外知識份子的批評,以為佛教徒其實只是在「抱頭取暖」———一群人在互相肯定與安慰。這個意思是說宗教的本質,就是眾人在一起「大聲地說謊」。而當謊言被說地很圓滿而且感人時,就成為真實了。但佛法的修行是這樣嗎?

我以為當然不是的,而且佛法的本來面目並非宗教。可是當今大多數的修行人有沒有落入這個批評的範圍呢?我看確實是有的。但我不想只是用「末法時代」來回應這個批評。以下所言,只是我個人在修行上的一點管見,還要請所有的法友們批評指正。

這其中最主要的,我以為應是如對佛陀所立四諦法義的了解不夠,就會產生基本修行心態的偏差,而使得不少人的修行成為製造一種「修行的氛圍」。這其中包括所有一切能見到的修行方法。正如大乘法義裡所說的「八萬四千法門」。所有的這些八萬四千法門如果缺少了對四諦的如實了知,就會像是失去了主心骨一般,使得佛法變成好似很「熱鬧」,但其實只是一種宗教氛圍。其結果就是修了許久仍擺脫不了自己心裡的「疑」。因為如沒有由四諦所生的法喜,修行人有的只是一種修行氛圍。無論是再虔誠,再發心,誓願再廣大,都斬不斷一種心底的無力感與虛無感。換句話說,筆者以為當今不少大乘學人的「修行心靈」其實很脆弱。而其原因是沒有真地知法、見法,也就是對四諦法尚欠缺如實了知。這樣下去,終久會感覺自己的修行像是在「演戲」或「唱戲」。因為真對四諦如實了知的人,會在自己的經驗世界裡有法的感受。而那種經驗與感受,是無法離開四諦的修行基礎而達到的。

四諦法是一種很實際的人生思想與態度,因其講的修行目的是人生裡「苦的止熄」,也就是實際問題與煩惱的解決。大的問題有大的解決,小的問題也有小的解決。而所有解決所依賴的是對苦因的如實了知,與由了知所生的智慧之實踐上。而整個四諦法的修行並沒有離開人的生命經驗。人只要依四諦修行而見苦因,並因而離開了無論是大還是小的煩惱,都是會有喜悅自然地從心底升起的。這個喜悅就是法的經驗。而修行若離開了經驗,無論是把佛法講得再高、再妙、再深、再玄,都是沒有用的。因為離開了經驗,所有這些都只是腦子裡的事。所謂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此之謂也!

所以我會對一切修行修得很忙的人,或念佛書念得很多的人誠實進言———務必要先確定自己是否如實了解四諦法義。如果了解,修行就會有生命裡的法喜。若能如此,忙法務或念佛書都會是增上緣。修行人也就不會有學了好久似乎都「沒有上路」的感覺。但如果尚未如實了解四諦,那八萬四千法門都可以變為八萬四千煩惱。因為佛法存在的目的是幫助人除苦,而不是很高的山頭讓人去爬,也不是很深的大海讓人去游。菩薩道雖深廣如海,但其目的是幫助眾生除苦。如果自己尚未能正解四諦,恐怕反而會引領眾生愈走愈迷。

美佛會的現任會長菩提比丘就曾再三強調,說四諦法如「象跡」,也就是如大象的腳印。大象的腳印很大,可以涵蓋所有百獸的腳印。這個意思就是指四諦法同樣地可以涵蓋所有的法門。所以我一向主張對四諦法義的了解應是一切佛法修行的共同基礎。今天如果還有大乘學人抱著四諦法只是「小法」的見解,自然是佛法修行上很大的偏差。會因此而一直無法在佛法修行之途上「上路」,是很自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