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由常樂我淨談夫妻
wymba
苟嘉陵


我的老師沈家楨先生曾經當面批評過我:「嘉陵兄!我覺得你對佛法現代化的期待與要求太高了。而一般人對你的要求,恐怕是難以做到!」

家楨先生從不以我的老師自居。但他的話句句都是我的老師,也都在人生的各階段對我產生影響。而這句話正是如此。原始佛教最初講的主題,是苦、空、無常與無我,修行人則是以「解脫輪迴」為目標。但畢竟世間大多數的人不是出家人,而希望「解脫輪迴」者更是少之又少。在如此的情形下,大多數的人難道就無法修習佛法了嗎?這就是佛法現代化的主題了

大乘佛法裡有常、樂、我、淨的講法,表面上看好像是和原始佛說的苦、空、無常、無我相違背。但事實上一點也不,因為常、樂、我、淨正是佛法的現代化與普及化。此期般若廣場討論夫妻的相處之道,就讓我由覺觀出發,來看看常、樂、我、淨何以不但不和原始佛說的精神相違逆,反而可以幫助夫妻的相處。這應是我個人在佛法現代化上的更進一步,也算是我對先師家楨先生的回應。

佛法講世間相無常,是指無常乃世間實相。故所有「天長地久」的想法在本質上是一種執著,也是「不如實」的。修行人如能在夫妻關係上有這個無常的覺知,我倒以為反而能幫助夫妻間的相處。

最主要的是修行人如果真地有對無常的覺知,就不會再把配偶對自己的付出(或容忍)視為當然。會懂得惜福,而知道夫妻的緣份正如其它萬法一樣,都是如風前焰一樣地隨時有可能終止或變化。能這樣就會懂得感恩,而知道要去珍惜「眼前人」,去做能做的努力與付出,關心對方。最怕的是一種對愛情的誤解,而懷有「自性見」的高傲,老以為自己是萬人迷的白雪公主,或多少人排隊等待的白馬王子。但這就是夫妻關係裡的我慢。這種心態有一天會面臨夫妻關係的無常,是一點也不奇怪的。因為這就是無明———對真相未如實了知。而未了知的並不是自己到底是不是白雪公主、白馬王子,而是把婚姻視為當然的我慢心態。這才是最要命的!

近代西方主流的婚姻思想,是一種流於自性見的婚姻觀,因受到了天主教裡把婚姻定為「聖禮」(sacrament) 的思想所影響。而這種思想是不符合佛法裡的緣起思想的。佛法修行的立場是以為對任何神聖觀念的執著,都會構成一種法執,而可能會造成傲慢與傷害。它助長一種「你既是我的老公或老婆,那你當然就該如何」的心態,因為那是神的意旨。但這是違反佛法修行人反觀自照的修行精神。以佛法來看,夫妻如果能長久地和諧相處互敬互愛,是很難得而值得尊敬稱嘆,也是雙方都有修行的表現。能做到這樣,就是能「在無常中有常」。正如佛陀曾說過,修行人是在生死洪流中「以自為洲」,「以自為島」。這是不容易的。故佛法的婚姻觀不是把婚姻視為神聖,而是注重自我的反省、調整與付出。因為修行人知道「婚姻」的本質是緣起而了無自性,也是無常的。如不去努力付出而投入「善因緣」,有一天它是會變化的。

菩薩道講究慈悲與利他,自然不會鼓勵人輕易離婚。但筆者也曾見過某些菩薩行者的婚姻,真可說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故佛教對離婚的立場,雖是絕不輕言離婚,但也不是落入婚姻的自性見而以為離婚絕對不可(如天主教)。而菩薩道所講的慈悲是以般若慧為基礎,故合乎佛法的夫妻關係應是講究緣起而「相互」的。是你尊重我,我也尊重你。而不是任何一方無條件地容忍。故菩薩道主張夫妻二人共同的心靈成長,而能使初始的情愛關係昇華為最終的心靈伴侶。這需要雙方共同的努力。如果不能如此,夫妻終久會漸行漸遠。因在當今的人類文化環境裡,宗教與道德對人的約束力已是愈來愈弱。夫妻就算是因財產或子女的原因而沒有走上離婚,但若無法成為心靈上的伴侶,這種關係終久會成為一種心靈的負擔。故菩薩道對夫妻關係的看法仍是注重修行,也就是夫妻都應不斷地自我提昇與進步。

能自我提昇,就能讓自己擁有喜悅的生命品質,而為婚姻與配偶帶來歡愉。這也就是自己快樂,才能令他人快樂。否則人往往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變得愈來愈頑固,不是看這不順眼,就是看那不順眼。到最後是人生之路愈走愈窄,不要說配偶看了會嫌,就是一般人見了都會退避三舍。過去曾聽過某法師說不少人愈是修行,反而愈是修出一副「修羅面孔」,老是像誰欠了他二五八萬似地。這就令我懷念起當初仁俊長老的開示。他曾說過修菩薩道的人要「修臉」。不是指男人要刮鬍子,而是說菩薩行者見了人,要能笑得出來。不要一天到晚愁眉苦臉地令人感覺像是阿修羅一樣。我看這一點,也應是夫妻之道的必修學分。

另外講到「我」,就更是夫妻關係裡核心的部份了。因為大凡是凡夫都會有「自我」。而夫妻關係正是把「兩個自我」放到一起,摩擦是在所難免。故夫妻關係實在是菩薩道修行的道場。但光是靠忍辱,並不見得就能「度」。曾聽過不少現代做兒子的人,會堅持要妻子與自己母親共同居住。結果不少情況是弄得兩敗俱傷,甚至有因此而婚姻破裂。因為婆婆有婆婆的我,而媳婦也有媳婦的我。本來夫妻就已經是兩個我的摩擦,一旦再加上上一代也對孫子的教養有意見,那種尖銳的對立與衝突,恐怕不要說光靠做孝順兒子及好老公無法解決,就是禪定修得好而有定力,都是無法解決的。而般若智慧的功用,正是幫助人如何調伏與安置各人的「自我」。不同家庭所面臨的選項雖不見得一樣,但需要兒子有洞觀的智慧及跳脫框架的自在,應是都一樣的。總而言之,是行菩薩道者需要有由般若所生的自在解脫力,才有可能調伏周遭眾生「我」的衝突。但自己若不能自在,而仍受任何觀念的綑綁,就會無論懂再多的佛法都「用不上」。故自在也是夫妻相處之道的重要環節。若沒有它,人常常會「死在句下」。

而人若是能在夫妻關係裡調伏自我而得自在,就不會再有「此土不淨」的想法,好像活在這個世界裡有多痛苦。沒錯,人如果尚未能自我提昇而調伏煩惱,活著是會感覺蠻苦。未聞賢聖法的眾生,也就往往會因此而把自己的苦轉移到他人身上,例如常打老婆,或拿子女出氣等。但菩薩行者是已聞賢聖法的人,就絕不應再把任何人當出氣筒。菩薩道夫妻關係的修行,是著重自己調伏煩惱而有喜的生命品質。能這樣,就不會再把配偶乃至子女都看成「討債鬼」。這樣就是體解了大乘佛法的中道,也才是常、樂、我、淨裡講的淨的真義。否則就還是會像猶太人永遠戴著帽子一樣,隨時準備著「離開」以躲避迫害、追殺。我看中國佛教徒常有的把人生看成「還一筆總債」的思想,其實可以說和猶太人的「帽子思想」極為類似。懷著這種不淨思想來看待夫妻關係,不只是毫無浪漫可言,最主要是這種思想本身可說是對配偶的「不敬」,也並不合乎四聖諦修行的本意。修行人若為這種不淨的觀念所束縛,就是想擁有相互尊重、人格平等的夫妻關係,我看都頗困難。因為已經未經求證地把對方的存在視為某類「修行障礙」了。

以上所言,只是一點個人修行的淺見。若有刺耳之處,還望海涵。但也歡迎大家的指正。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