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最難超越是情關
wymba
山海會

對大乘佛法的修行人而言,修行之路上最難超越的不是生死關,而是情關。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菩薩道的修行和阿羅漢的當然有所不同。因為阿羅漢的範圍是解脫道,而菩薩道的範圍除了包含解脫,還得有度化如幻眾生的同體大悲。也正因為這個同體大悲,菩薩道的修行就必須講究和一切眾生的關係。由這個角度去看,就能清楚明瞭為何講大乘佛法就必須要探討諸如親子關係與夫妻關係了。因為這些人倫關係是一切人與人間關係的起始點。菩薩行者如果尚不能讓自己週遭最親近的人得到自己修行的利益,所謂的菩薩道會是空洞的。而這個道理不只是合乎緣起法則,就是中國儒家也做如是觀。

大家常會對傳統儒家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有反感,覺得這些都是統治階級控制思想的教條。但事實上這個儒家修身次第的主題,只是是說人的自我提昇應該有先後次序。也就是自己應先有成熟完整的人格,才能進而使週遭的人得到利益,也才能進一步去服務他人與社會。而如果修身的基礎尚不能具備,原始的儒家是以為其它的事應該「暫緩」,否則很可能不但不能利益社會與他人,反而有可能造成傷害。這就是儒家思想主張「內聖外王」的道理。而這個思想事實上合乎菩薩道,也就是菩薩行者如果沒有解脫道的素養,利益眾生的同體大悲菩薩行往往會是寸步難行。

記得先師家楨先生曾對我談及和他的老師張澄基教授的一次談話,是關於華嚴經。澄基先生說諸佛如來和阿羅漢的不同,在華嚴經裡有顯著的一點,就是成佛的人在最後生定會有情愛關係,而且會有子嗣。家楨先生初始不大相信,但去研究華嚴經後竟發現確是如此。澄基先生當時告訴他這個瞭解很重要,但並沒有詳述為何。家楨先生對此事半信半疑,但覺得此事也許和我的研究相關,就把這件事告訴了我。

澄基先生是美國學術界知名的研究藏傳佛教與華嚴經的學者。他除了深入經藏並嫻熟於各種三摩地的修行,文采也是非常可觀,翻譯了許多經典與論典,利益了許多人。我和鴻洋兄剛結束討論的英譯大寶積經普明菩薩品,就是他領導翻譯的。他的地位應堪稱是當代的大譯師。而在二十多年以後,我想我終於明白澄基先生為什麼會說這個了解很重要了。因為菩薩行者所面對的「苦」(四諦的核心),不只是一生又一生的分段生死,而且是在三界流轉中一次又一次的情關。這其中包含了親子關係、情愛關係與夫妻關係。故大乘佛法裡講的無上正等正覺,不但不是離開問題談解脫,而且也不是「離開情關談自在」。如何面對生死海裡的情愛,是需要自在的。但這個自在不容易,所以需要修行。

我們的娑婆此土有佛,名釋迦摩尼。他不就是有妻名耶輸陀羅?不就是有子名羅候羅?如果他只是阿羅漢,就不會有如此的大雄方便善巧力,而能在此生度脫耶輸陀羅與羅候羅。這就是佛陀的不同。而這個不同,當然是和人間佛教與佛法的現代化密切相關的。因為大乘佛法講究和眾生的關係,自然也講究和親人的關係。和眾生的關係常常是「煩惱無盡」。但菩薩行者的修行指導原則是「煩惱即菩提」,故會無畏於煩惱。蓋菩薩行者無量的智慧,是由無盡的煩惱中生也!

如果是如此,那大乘佛法裡夫妻關係的要點就應該不是離婚可不可以,或結了婚又出家可不可以了。而是在情愛與婚姻關係裡的菩薩道行者,有沒有終久能在無盡的流轉裡,讓自己與眾生的智慧及慈悲如法增上。如果能,那一切的淚水與心痛就都仍是值得的,因煩惱即菩提,都是到達正等正覺的增上緣。

如何能在與三界如幻眾生「不即不離」的情愛關係裡得自在,並能在生死幻海裡起大悲心而「不來不去」,應是所有菩薩道修行人的一項修行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