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淺談菩薩道的親子關係
wymba
苟嘉陵

在親子關係上,中國人的價值觀是很特殊的。因為中國人特重孝道。但也是因為中國儒家的特重孝道,中國文化後來的發展走上了過於偏重倫理的偏差,演變成除了親子關係,幾乎所有人與人間的關係都變成有威權與臣服的色彩。這對末代中國人生命的影響,是極大的。

中國人的性格到了近代,可以說是發展成容易對威權與領袖盲目臣服的心理。而這種心理模式在現代化上最大的壞處,就在於因盲目地屈從於威權,會使得整體的中國在政治現代化上產生許多矛盾與心理掙扎。因為民主的先決條件,應是人民具有獨立自主的人格。不能在心靈上對任何威權全面靠倒。台灣雖是在政治現代化上先行一步,但不能說就已經完全超越了這個心理模式。佛教內的山頭主義與大師崇拜現象,在台灣仍應是滿嚴重的。也因此之故,我以為台灣的民主雖是先行,但仍不能算是成熟。應該還是有相當的路須要走的。

清代末年的孫文曾上書李鴻章,希望中國能走上現代化之路。他後來提出了三民主義,其中包含了政治的現代化,也就是主張民主的民權主義。但孫文也許會很難理解,就連具有維新思想的李鴻章,雖稱得上是有清的一代能臣,但中國的臣子在君主的面前,幾乎都已經變成不折不扣的奴隸。這不能不說是儒家的倫理思想無限上綱的變形發展。要說這些發展和中國人的孝道思想沒有關係,我是不大相信的。但我以為儒家後來發展的偏差,並非原始儒家或夫子之過。中國人的孝道思想,我以為是需要調整。而佛家思想的現代化,應可以對此提供一些幫助。

最主要的,應是佛家思想如何看待一個生命。大乘佛法的生命思想是「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故每一個生命雖是緣起而非獨自的存在,但每一個生命也都是「未來佛」,而具有無限的潛在能力與德性。故父母對子女,應如對待未來佛一般地引導與尊重。子女的生命有其自己的因緣、軌道與方向。父母可以提供協助,但不應成為主宰。中國人過去有「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的看法,就是太偏重主宰的現象。造成子女在選擇配偶或職業時,父母都有意見。有意見倒並不一定是問題,但應由子女自己決定生命的方向。無論是父母對子女,或子女對父母,都應相互尊重對方的生命。

父母不應把子女當成自己生命的延伸,而應瞭解那是一個也具有六根、六識的獨立個體與世界。那個世界因和自己的世界有緣,故在時空中有一段時間的交集。但那個交集是因緣所生,有一天將如每一個生命一樣,都會因緣盡而散去。在有緣且有交集的時候,我們可以把握時光去做能做的努力,而使那個世界有更多的智慧與慈悲,但一切都必須以深觀緣起為前提。故佛教徒如果堅持子女也須信仰佛教,恐怕正是「主宰欲」太強的表現,也就是落入了儒家畸形發展後的「倫理陷阱」。這樣就反而變成不是菩薩道了。

真懂得菩薩道的人,應會和子女保持一個距離。因為每一個生命都需要自己成長與摸索的空間,而不能事事都看長輩的意見。否則會永遠都造就不出具有獨立人格的人才。對這一點的覺知,原始儒家應是具備的,也才會有孔聖人「遠其子」的記載,指出孔子並沒有對兒子孔鯉有任何特殊不同的教導與垂愛。這並不是說孔子沒有感情,連對自己的兒子都是一副道學面孔。而應是孔子很通達大乘佛法裡「智慧是由煩惱中生」的道理,而不會去一天到晚地關注孔鯉的學習進度。孔子所做的,只是告訴他大的方向,如「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剩下的,就要靠孔鯉自己的努力了。由這則孔門的軼事,應是可以看出原始儒家的親子關係,並不是那麼威權,也不是那麼黏著的。否則孔聖不會「遠其子」。這一點恐怕也是很值得當代的華人父母們參考的。

至於孔子何以會明瞭佛家的大乘法義,而知道智慧是由煩惱中生呢?這個緣由,其實也應是不難想見。因為他自己就曾說過:「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賤的意思,就是出身寒微且家境清貧。據聞孔子的母親並非正室夫人,故他從小想必也受過不少流言蜚語,甚至是他人的輕視與白眼。但他就是在這種困頓的環境裡,才更懂得自強、學習與長進。也才更能學會察言觀色、度量局勢而長養智慧。所以如果要再講一點菩薩道的親子關係,我看就是做父母的應有「不要讓子女的生活過於安逸」的覺知。這才是為了子女好,也才是對他們真正的疼愛。否則就會像美國不少來自中國的「富二代」與「官二代」一般,出入都是開著美國的富人子女也很少開的豪華名車。而這些中國的父母們,其實完全不了解這樣的作為對子女是「適足以害之」。在驕奢的環境裡長大的孩子,不要說難有什麼大的成就。就是要他們能「好好地活著」,我看都頗困難。

若依我看,美國人在親子關係上其實比中國人更懂得大乘法義。多少豪門的子女,都是靠著自己來養活自己,而在社會的基層辛苦地工作。這是美國文化的優良傳統。透過辛苦的工作,他們就不會與社會脫節,也就會有能力在將來引領著這個國家繼續往前行。若由這個角度來看,我以為中國在可預見的未來,恐怕仍會難與美國匹敵。由那群富二代、官二代們的驕奢,就已經是一葉知秋。中國的未來如果真掌握在這幫人手裡,還能有什麼大格局的開展,我是不大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