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接受子女的同性戀身份
wymba
山海會


幾天前我去莊嚴寺的佛學夏令營演講,講題是「由覺觀到常樂我淨」。最後一分鐘裡有佛友問:「如果佛教也允許並肯定同性婚姻,那全世界的人類要靠誰來傳宗接代呢?」我當時愣了一下,但知道不能在最後一分鐘輕易地回答此問,就答以不知道要如何回答(眾笑)。後來想想,覺得此問和本月的主題「菩薩道的親子關係」相關,因為應有不少佛友會有因子女是同性戀而產生的問題。於是就決定以此為題,來談談自己對同性婚姻的看法。也許可以給佛友們做個參考。不敢說我的看法就一定合乎佛法,但至少是來自修行生命裡的覺觀,而不是人云亦云或道聽途說。我也在此藉著此文誠懇地就教於佛教內的諸上善人,希望大家也能提出看法。

我以為無論是由解脫道還是菩薩道的修行立場說,修行人都應接受同性戀與同性婚姻。這並不代表佛法鼓勵同性戀。正如佛法也沒有鼓勵異性戀一樣。

佛法的立場應是緣起觀的「有因有緣世間集」,故同性戀正如異性戀一樣,也是緣起而無自性空的。但雖是無自性空,它也正如其它萬法一樣,在流轉的世間各自有其因緣。故它也是千真萬確的「存在」,而是不可能僅靠「道德批判」就改變的。解脫道裡覺觀修行的前提,是能如實地覺知並接受生命。故凡是不能接受自己生命裡的事實的人,是不能修行四念處的。因為四念處的基本修行心態是如實觀。所以當一個人有同性戀的性取向,就應覺知它的存在而如實面對,才是合乎解脫道的修行態度。這不代表就是對慾望的肯定與放縱,而只是承認及接受。也只有在承認及接受事實之後,所謂的修行才能有紮實的落腳點。否則不過是在編織美麗而抽象的夢罷了!這就是為何由解脫道的角度看,我以為同性戀者應接受自己生命中事實的原因。我也因此鼓勵同性戀的修行人「出櫃」,而且肯定這才是懂得解脫道修行法則的表現。

而若由菩薩道的角度來看,菩薩行者就應是更能接受同性戀與同性婚姻。因為大乘佛法以大悲為上首,而把「和眾生在一起」視為菩薩道裡「四攝法」———佈施、愛語、利行、同事———的一部分。故菩薩行者應有「是法平等,無有高下」的自在,而不會把同性戀族群視為「不淨」或「錯亂」。菩薩的度生原則也是如觀世音菩薩一樣———應以何身度脫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地藏王菩薩的本願,也是同樣地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宏願。故菩薩道行者願遍入十法界而度盡一切眾生,自然也就不會在乎自己投生於同性戀的族群。記得在佛陀的本生經裡,就有佛陀曾投生於鹿群而為鹿王的記載。可見所謂的同體大悲,絕不只是說說而已,而是願意投生於一切有眾生的處所,而不問身份的貧富、高低與貴賤。

而菩薩行者的屬性,則是與大悲心相應的菩提心,也就是慈悲與智慧。至於是「什麼身份」,根本就不是菩薩道的重點。所以菩薩當然也有可能會是同性戀者,正如也有可能會是在家的異性戀者或出家人一樣。修行人若一定堅持菩薩行者不可能是同性戀,我以為是對大乘法義的誤解。若嚴格一點來說,這是輕慢於眾生的法慢表現,是有違於大乘法義的。

前幾日有人在佛州的奧蘭多同性戀酒吧濫殺無辜,而兇手自稱認同伊斯蘭國。結果就有某基督教的牧師公然宣稱,說很高興見到這種回教恐怖份子與同性戀間的互相殘殺。這種思想若依我看,是完全曲解了基督「愛你的鄰人」的寶訓。若以佛法的觀點來看,這就是極度的愚痴。出自牧師之口,可以說是要比恐怖份子還恐怖。我很希望所有的菩薩道行者要有慧眼,不要落入這種自性見的法執,而讓世人對佛法產生誤解。

我的立場只是認為同性戀者也是眾生,故也應擁有屬於其他眾生的尊嚴與權利。非同性戀者會對同性戀有「不舒服」的感覺,我能理解。但那是該為修行人覺知而超越的法執。不少人以為美國的同性戀團體爭取平權,已然是矯枉過正。但事實是同性戀者所遭受的輕視、歧視與蔑視,不但已經有好幾千年,而且是至今猶在。由不少基督教牧師對同性戀者的攻擊,就已經是可見一斑。故我以為只有當人類真能以「平等心」看待同性戀時,這種矯枉過正的現象才會消退。

但佛友如抱持著人類如果都成為同性戀,就會沒有人傳宗接代的擔憂,我倒以為大可不必。因為這和因擔憂沒有人傳宗接代,就反對所有的人出家一樣。但事實上全人類不會「共同出家」,我看也不大可能都變成同性戀。與其擔憂一樣不大可能發生的事,倒不如學會如何接受他人或自己的子女是同性戀來得實際。他們同樣是眾生,同樣需要父母的關愛,也和你我一樣都有成佛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