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菩薩道所認同的教育
wymba
苟嘉陵


什麼是菩薩道所認同的教育?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是個大哉問!細細想來,覺得這個問題其實和我一直在努力的佛法現代化相關。般若廣場既然探討這個問題,就讓我在此談談個人的感受與看法。也許可以給有志於教育的朋友們提供一點參考。

我以為在教育上最值得注意的,是大乘佛法裡一切眾生皆有佛性,而視一切眾生為「未來佛」的思想。這意味著教育的目的應是幫助學人自我瞭解與自覺,而能發掘、發揮自己潛在的能力與智慧。自我瞭解是及早知道自己的性向與才能,而自覺則意味著培養學人獨立思辨與認知的能力。在這一點上,我以為中國式的教育不如美國。雖然美國的教育也有美國的盲點,但在培育一個人獨立思辨的人格養成上,我感覺美國的教育系統應是要優於亞洲諸國。

記得多年前在紐約念電腦碩士的時候,有一個人工智慧的課程。教授指定了一個期終作業,成為能否得到此科學分的關鍵。當時我對此課程頗有心得,就成了全班裡少數能完整地繳交這個 project 的人。結果不少華人同學就拿我的作業去參考,稍加修改後,也就交上去而拿到了學分。但有一位美國同學名叫史考特,他就不一樣。他同樣來宿舍拜訪我,並把我的作業借來參考。但在看懂了以後,他說他不會把其修改成「另一個版本」,因為他不喜歡抄襲。結果他要求教授另外給他出個作業,也拿到了該科的學分。但史考特的作風與談吐,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美國學生的獨立人格。

他承認並接受自己在這門科目上不如我,但仍能謙虛地向我請益。並在事後誠懇地感謝我,十分有風度。可是他拒絕抄襲,而寧願冒著繳白卷而未能拿到學分的風險。史考特讓我見到了美國學生人格裡的實事求是、謙遜與自信。那是一種來自於美國教育裡的價值,讓我見到了美國學生並非是一切只圖功利。但亞洲學生相對而言,就令我感覺是功利多了。也許是因為要「求生存」罷!

所以對功利主義的批評,我就以為應是菩薩道教育思想在當今的首要。華人家長往往會一心一意地要求子女上名校,將來畢了業好進排名前一百的大公司,拿高薪。好像這就是亞洲移民一生的目的。佛法雖並不反對人進名校與拿高薪,但絕不會把這些看成一個人接受教育的首要。中國人的老祖宗對教育本來是有卓越的思想,而有「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的見解。而「在明明德」,就是指人的獨立思辨能力與人格養成,才是教育的重點。學生能否有自主的智慧,而不屈從於任何威權,才是念那麼多書的目的。孟子所講的「盡信書不如無書」,也就是此意。

上次我參加台灣的大學同學會,就聽到同學林莉告訴我她女兒不要賺更多的錢,因為她更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故目前她在一家紐約的美國主流雜誌工作。我當時聽了,就覺得林莉對子女的教育非常成功。這就是有自己獨立的思想與人格了!不認同人生的成敗可以靠數字來衡量,這對我們在美打拼的亞裔族群來說,是極為難得的。後來我在美國的 TED Talk 裡見到一位在紐約雜誌任職的亞裔女性的演說,所講的內容很有見地。我猜她就是林莉的女兒。我很希望日後能看到更多的華人兒女,能夠像這位女兒一樣。最主要應是做父母的如能不功利與勢利,子女也就比較可能不唯利是圖。

華人在今天的世上,我看多少仍受到傳統科舉思想的影響,而把讀書看成「博取功名」,也就是得到財富與安全的手段。這種立身思想雖沒有錯,但以菩薩道來看就缺乏對生命無限潛能的覺知。而一旦欠缺覺知,也自然就不會有尊重。換句話說,多少華人的子女其實本可以有各式各樣的成就而能利益眾生,卻都被「書中自有黃金屋」的功名思想埋沒了。菩薩道的教育思想所應提供的幫助,是主張應尊重學生各種不同的興趣與意願,而對各種才能給予平等的對待與尊重。所謂行行出狀元,就頗符合大乘法義。例如羅大佑這位音樂的天才本是醫科學生,想來也是傳統立身思想的產物。但他有魄力而選擇了跳脫傳統,去走自己的音樂之路。這就是有菩薩道裡所講的自在了。不少來自中國的朋友曾說過,他們的成長過程確是伴隨著羅大佑的歌。這就是他的成就了。

最後但也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人雖應受教育而負責自己的生活,但人的生命不能只是生活,而完全缺乏理想與願景。這一點,恐怕就是當今的年輕人最容易感受到的無力之處了。現代人往往感覺能養活自己(survive) 都很不容易了,哪裡還能有大談理想的奢侈?但大乘思想以為這樣的生命狀態,最後必定會導致人的空虛與失落。所以菩薩道絕不滿足於把人教育成在高度競爭的環境裡只是能「存活下來」的成功人士。因為人一旦失去了生命存在的願景,就會覺得自己只是如同一顆螺絲釘,無論是賺再多的錢,都會同樣欠缺生存的意義。所以我頗認同美國文化裡鼓勵人應有「作夢的能力」。其實這就是儒家所講的止於至善,也就是佛家所講的成佛。而菩薩道的教育思想,能在心靈上提供現代人普遍缺乏的對「未來際」的願景。這一點,應是普世皆存在的教育盲點。

人類目前的主流思想,仍是推廣「強者哲學」,而把「成功」當成人生價值的所依。但佛家會以為這種思維,其實是一種迷思,而且終將導致心靈的失落。而人生真正的價值,應是在能「明明德」之後的「親民」,也就是菩薩道裡講的———修行人在解脫以後,應能幫助眾生、度化眾生。所以菩薩道的教育思想,能提供人類有價值的生命願景。

在美國,我知道有年輕人在畢業以後沒有選擇高薪的工作,而寧願去做低薪的社會服務。無論是暫時還是長期,他們的作為都讓我深受感動。這就是一個年輕的生命有願景與理想的體現。他們沒有在人類「進化」的歷程裡只知瘋狂覓食,也沒有在「適者生存」的陰影下失去了自己。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