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不要讓它坐大
wymba
山海會

佛法覺觀的修行,會對人類愈來愈嚴重的精神疾病有幫助嗎?我的直覺告訴我當然是有的。但當人已經到了病發的階段才去尋求佛法的幫助,恐怕就會比較困難了。佛法講緣起,所謂有因有緣世間集,故精神疾病自然也不會例外。但人類的醫學目前尚未找到病因,所以還不能有效地治癒此疾病。但我相信有朝一日,人類應是能掌握病因的。因為根據緣起法則,世上不會有無因無緣而起的疾病。只是當醫學掌握了病因,我看很可能是會得到病因並非只是在生理醫學範疇內的結論,而會包含心理醫學甚至社會科學。今天般若廣場既然探討這個日益惡化的人類疾病,就讓我直抒胸臆地講講自己的「法的直覺」。而直覺當然是沒有任何科學的根據。可是我堅信佛法能幫助這個人類日益嚴峻的疾病。只是最好是平時就修習佛法。如果要等到病發了才去修,會比較難用得上力。

精神疾病在佛陀的時代就有,東西方的醫學典籍裡也都有對此記載。記得在佛經裡也曾看過有修行人走上自殺之途的事,但為佛陀所不認可,也不允許。可見精神疾病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也許是到了近代因種種因緣而愈來愈形嚴重。但若以法的立場來看人的精神出現病變,是因為長期受到各種外在壓力與內在「心相」的交相壓迫下而造成的。醫學至今沒有能找出病因,正是因為這些病因並不全在生理醫學的範圍之內,甚至也不是只靠遺傳基因或神經科學對大腦的研究,就一定可得到充份的解釋。因為那些都是有形的相,而不是心相。但精神疾病和人的心相相關。只是人類的心理醫學尚未能充份掌握大乘佛法裡講的心相是怎麼回事,以及它們和生理機能的關係。但我相信,也希望有一天,這兩個領域能連接得上。那將會是何止百萬乃至千萬人之福。也是因為如此,我一直主張佛法實應現代化。

大乘佛法裡講到了這些心相,最主要的就是金剛經裡的四相———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而這四相都和原始佛法裡的覺觀修行相關,尤其是和四念處裡的法念處相關。修行人如果能徹底地遠離四相,而在每一個心念上都不受其束縛,固然是已然契入甚深法義而會有極深的法喜體驗(如長老須菩提甚至因而涕泗縱橫),但這絕非意味著人如尚未能徹底遠離四相,就不能在四相的覺知上有所體會,而有法的覺受。事實上這是因自性見而在每人的心裡都有的四種心相。也是因對這四種心相的未如實了知,我們才會在娑婆世間有那麼多的心理掙扎與矛盾。

有躁鬱症的人,常常會感覺別人在窺伺、算計自己。嚴重起來會成為妄想症,會憑空幻現許多影相及聲音,乃至會以為全世界都在和自己敵對。而事實上這些妄想的形成,都是緣於心相,也就是每個人都有的對我相、人相、眾生相與壽者相的執著。只是因我們因未修法念處,故對四相沒有如實覺照。

其實每個人每天都在心裡有許多猜測、懷疑或憂慮,而這每一樣都伴隨著四相的浮現。修行人只要是能知道那些都是心相,而能對它們如實覺知,不增不減,就不會進一步地去在心裡把它們擴大,並附加上本來並沒有的意義。也就不會去選擇逃避,而把自己埋在那些逃避的憑藉裡(如娛樂、忙碌、酒精或藥物)。這就是如實觀,而其重點是不增不減。能做到這樣,朗朗覺知而接受已然升起的懷疑與憂慮,就不會為心相所惱、所苦,也就不會在精神裡積累太多的壓力。人如能善於修行四念處,能對煩惱「知其昇降」,就算還沒能入阿羅漢道,至少也會少憂、少惱,而能維持精神上基本的健康。這就是我對精神疾病的法的直覺。雖沒有醫學根據,但也不是無中生有,而是基於我對四念處覺觀修行的體驗。

但這些修行需在平時用功,才能得力。如果平時未能處理好自己與各種心相的關係,就會讓它們「佔領」自己的精神世界而逐漸「坐大」。等到有一天它們的勢力到達了一個程度,就會反客為主地「造反」,而變得難以收拾了。

所以心理衛生和修行一樣,都須在於平時,不能臨時抱佛腳。最好不要積累任何心裡的壓力。要平時就做個喜悅的人。這就是我所能見到佛法覺觀的修行對精神疾病所能提供的幫助。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