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修行人自己也有可能
wymba
苟嘉陵

如果要從佛法的修行立場,為如今日益嚴重的人類心理與精神疾病講些看法,我仍是希望大家要能如實觀事實,而對目前實際的狀況瞭解並接受。這是一個日益普遍的人類疾病,已經是主要死因之一,即愈來愈多的人會因罹患精神方面的疾病而自殺。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憂鬱症。但人類的醫學界研究至今,仍舊無法充份掌握憂鬱症的病因,故所謂的治療也僅是在減輕症狀的程度上求得舒緩,而談不上真正的治癒。因為尚未找到真的病因。但如果要問佛法能否提供幫助,我會說當然能。但這個幫助主要的重點,是人類應認識而接受此疾病,也就是應學會以平常心看待它。事實上這只是一種態度。但這個態度會對罹患此疾病的人,有天壤之別。甚至會有生與死的不同。

因為許多人最後會走上自殺之途,大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即諱疾忌醫———以為心理或精神疾病是不光彩而羞恥的事情,而一直自欺欺人地說自己「其實沒事」,也一直不肯看醫生或服藥。若以原始佛教的修行法則來看,修行人若不肯承認自己有抑鬱傾向,就是執著,也就是四念處修行裡的「失念」———沒有如實承認並接受生命裡的事實。修行人如果有抑鬱的感受,就當如實覺知自己有抑鬱的感受,這就是「受念處」。重點是抑鬱就當覺知是抑鬱,也當如實地瞭解其強度與長度,而不可有一點含糊。如果因能照見苦因而有法喜,使得抑鬱得到舒緩,修行人固然是要如實了知,但如果沒有能得到舒緩,修行人也當如實了知,不可自欺欺人地粉飾太平。這才是修行本色。只要沒有放棄了這個修行本色,即不自欺,佛法修行人就不會走上自殺之途。因為他會如實覺知自己的實際狀況,而會在適當的時候選擇去看醫生以尋求幫助。這就是修行人的直心。而能尋求幫助,就是柔軟心。

最怕的是有人以為我既然是佛法修行人,那就不該有這種疾病,或者認為此病完全不符合我作為修行人的形象,於是就開始自欺。但事實上就是這種人會走向自殺之途。因為這種心態是一種「法執」———以為像我這種修行人不可能罹患憂鬱症。或以為那些罹病者都是眾生,故會在三界受苦。而「我」則是在五濁惡世裡度化他們的人。所以如果有人說我也是憂鬱症患者,那真是天大的笑話。殊不知這種心態,就好像菩薩道行者以為只有眾生會死,而我是度眾生的人,故不會死一樣,都是極度可笑的。因為就連佛陀的生命都有終了的一天,更何況是菩薩道行者?以為自己沒有任何可能會罹患憂鬱症的修行人,我看都是增上慢人。事實是每一個人類,都有可能在生命的某階段罹患此症,包括所有的法師和修行人。這就是無常觀,也就是無我觀。能接受生命的事實,才是修行人的本色。否則不過是著於我慢的浪漫主義心態。而要以這種心態談佛法的修行,是不實際的。

所以我隨時準備接受「自己也有可能」會在人生的下半場罹患此病,正如我也有可能會罹患心血管疾病或任何其它疾病一樣。而如果我對任何人表示因為我是專門講解四念處修行的人,所以就不可能罹患憂鬱症,那我就是在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了。也就是在打妄想、大妄語而不知所云,忘乎所以了!

其實得了此病並沒有太大關係,只要看醫生吃藥,一般人都過得去。只要能完全接受因緣與生命的實相,並不會妨礙修行人做個喜悅的人。

大家也許會說人如果因抑鬱而得了憂鬱症,那又有何喜悅可言?我就會回答當然有。而且是得了憂鬱症卻不肯承認、面對及就醫的人,才沒有喜悅可言。也才會終日陷於和病苦的纏鬥與折磨。人只要能不在乎別人的眼光,而能以平常心看待這個「有來有去」的疾病,隨順因緣而接受治療,就自然能在病苦裡找到一片天地。此中喜悅的覺受,又那裡是他人所能知曉?又那裡會需要他人知曉?

但最主要的關鍵,是能不能不在他人的眼光裡討生計。只要能,我說就是有修行,也就是有大福報。比起雖有萬貫家資但不肯就醫的人,又豈止是勝過百千萬倍?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