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再為安樂死的立法講句話
wymba
苟嘉陵

記得在台灣某位同學的府上,有機會見到慧開法師。法師贈送我一本他的著作,叫「生命是一種連續函數」。這真是近幾年所見最吸引人的佛法論述。無論是內容還是書名,都是百分之百我所期盼的佛法現代化。慧開法師是台大數學系畢業,算是我的學長。據同學所說,法師近年在台灣關懷人類臨終的尊嚴,認為現代醫療系統裡許多對病人的「插管服務」其實是不自然的作為,沒有讓人能在生命的末了有尊嚴地謝幕與落幕。反而是藉著各種「儀器」讓人疲憊地拖在舞台上,造成台上台下都僵在那裡,不能動彈。

聽到慧開法師如此的思想與作為,我不覺在心裡讚嘆,也慶幸台灣的佛教真不愧是中國佛教的正統傳承者,而有了如此一位有眼光與現代化格局的中生代法師。據說他不只是提倡,而且是身體力行地把佛法裡「臨終應如何」的理念,實際地應用在自己親人的身上。這就是有實踐者的魄力了!也因為看到這些,我相信日後台灣的佛教,定能有對整體中國佛教更上層樓的開創。

但既然這次般若廣場是討論生死學,我倒想再次討論二十多年前我曾在拙作「活著真好」裡討論過的安樂死。

我的立場並不是主張佛教應支持或鼓勵安樂死,而是以為佛教應支持人對自己的「死生大事」有做決定的合法權力。正如佛法沒有主張人就一定要插管或不插管,而是尊重修行人應有對自己的生命「作主的權力」,所以我也以為修行人沒有必要因受各種傳統觀念的束縛,或被任何「死後會如何」的恐懼所左右,而不得不拖在那裡受苦。事實上這才是人實際面對的了生脫死,也就是不受生死幻網黏縛,不為生死觀念綑綁,而能自在。

慧開法師並沒有反對安樂死的立法。但他對我說,他的立場是以為臨終者有比安樂死更好的選擇。此中的詳情,在他的書裡有詳細的討論,讀者諸君可以請來閱讀參考。

但我也要說明我的立場並不是主張修行人就應選擇安樂死,也不是主張不應選擇安樂死,而是主張應視生命的實情來做決定。故不是提供任何標準答案。但人如果做了這個選擇與決定,例如病情已無力挽回且十分痛楚,我以為應尊重人有對自己的生命作決定的權力。正如人有權決定自己不要插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