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孝順與自利:父母的長期照顧
wymba
楊士慕


想思考個佛教界鮮少討論,但是又攸關你我的切身問題:父母親的長期照顧(長照)。

佛教近來嘗試涉入道德倫理學的範圍,開始對於安樂死,同性戀,死刑等等很多社會爭論現象,提出符合(或接近)佛法教義的具體主張。這些針對社會議題的佛法論述,固然是開啟佛教現代化嶄新的方向,但是還是離我們具體的生活還是有些距離,畢竟上述的社會問題雖然十分重要,但是無論發生的比率和人數上面來說,還是屬於相對少數的特殊議題。

佛法是不是現代化,我個人以為並不是太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佛法能不能夠解決(或幫助)我們在現代生活中遇到的實際問題。實際,才是現代化的重點所在。單純只是想要現代化,就像不斷更新最新型的智慧手機,類似追逐科技與新潮的流行心態,反而降低佛法最核心的本質:如實的面對問題,接受,並提出具體可行的解決方法。

更重要的是,解決方法並不見得一定要限制在佛教方法和理論的範疇之內(戒定慧),佛法並不是樣樣萬能,萬事皆通,而是找到問題的真正根源(集因)和尋求能夠對症下藥的解決方法。有時尋佛法以外的專業,新知,或科技的幫忙診治,找對的人,用有效的方法,採用現代技術,使用科學發展出的新理論解決問題,也還是符合佛法「是法平等,無有高下」,讚嘆善法,平等謙虛的精神。

開門見山來說,年邁或重病父母的長期照顧,事實上暴露出來的問題是:孝順和自我的衝突。更仔細來說,「長照」引發內在心理的衝突來自:中國文化長期對於「孝順」的無比推崇,而加諸給為人子女強大的罪惡感與沉重負擔,好像沒有隨時侍奉在側,親身照顧衰病父母,就是忤逆叛道,天大不肖。在傳統文化無形的壓力下,孝順父母的比重和份量,事實上是遠超過以自我為中心個人考量。

中國父母期待養兒(女)防老,子女也以擔負起父母照顧為己任,不敢懷有二意。提到老人公寓,療養院,外勞,安寧病房等老人照顧的其他選項,父母常會抱怨感到老了不重用,好像被子女活生生遺棄的無用感;子女則感到上有老,下有小,上班和照顧兩頭燒,不但心疲力竭,加上缺乏醫藥經驗和知識,真正長期照顧父母起來,也是心有餘力不足的挫折焦慮連連。

釋迦佛陀本人又是如何對待病重的父親(淨飯王)?經典中有不同的說法,有說淨飯王在臨終前因佛陀教誨而證入阿羅漢聖位,但也有其他經典(如《佛說淨飯王般涅槃經》)未曾提到淨飯王成為阿羅漢的事蹟。不過不同經典比照,可以確定幾件事:(1)佛陀成道之後,淨飯王曾多次要求佛陀回家,佛陀並沒有應允,(2)淨飯王對生為帝王尊貴家族的佛陀拖鉢乞食,心中很不諒解,(3)佛陀並沒有親身隨侍照顧淨飯王的疾病,而是在父王病危之際 ,才回到故鄉探望父親最後一面,並且抬棺送行。

《長部 14》是少數提到淨飯王的早期經典,裡面提到很重要的慨念:「阿羅漢…已超越一切苦諸佛的血統、名字、家系、壽命量、雙弟子、與會弟子。」意思是說,世尊的開悟成就已經不被出生,名字,姓氏,家族,文化,時間,朋友,弟子…等等世間種種牽掛所侷限。

換句話來說,世尊對於世間所作出的重大貢獻,絲毫不受沒有隨侍病床,長期照顧父母而所影響。佛陀親身展現出來對父母的孝敬事蹟,這和白居易譴責戰國軍事名將「昔有吳起者,母歿喪不臨」,顯然在心態上面有很大的不同。

孝養父母是重要的福田,這在佛法是很清楚明白,無庸置疑的。若是棄父母衰病而不顧,根本違反慈悲和感恩的基本道德原則,佛法當然也是嚴正斥責。

但是,父母的長期照顧的決定,本來就是是因人而異,各有不同,不可能有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答案。所以,只要在能力,時間,精神可以付出的範圍之內,必須要盡心照顧父母,各自決定要怎麼照顧父母,佛法和世間在這點上面是有普遍共識的。佛法不共世間之處在於:增上世間的諸多選擇,很多事情是不能兩全,只要捫心自問已經盡力而為,就不要執著太多的遺憾和罪惡感。

佛法固然強調孝養父母,但是把生命的自由選擇權留給自己。中國孝順敬仰的傳統概念,很多時候將「父母唯大」置於一切決定之上,冠上很多自私,不孝,罪惡…等等嚴重文化道德的批判,而無形當中剝奪其他選項的可能性。

不管移孝盡忠,作育英才,報效社會,開悟傳教…,人生本來就因選擇而會產生內心衝突,也不得不作出痛苦的取捨。「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的佛法,並不認為對於父母的親身長期照顧,是唯一必然,絕不可變,最有道德,最孝順,或最有貢獻的最佳選項。

選擇權在於自己,經過內心裡面仔細衡量,決定出什麼才是自認為生命最重要的事之後,就不要遺憾的往前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