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面對死亡的平常心
wymba
有人說死亡還沒來到,修行人不必為尚未來到的事憂慮太多。如果憂慮了,需要覺知而放下這個憂慮。我聽了這個論調,感覺很高興。講這話的人,顯然懂得如何修四念處。能如此一路修下去,定會能體味到解脫的喜悅。這在修行人裡,已經算是少數的見地了。怎能不讚嘆?怎麼不高興?

但同時,我也認為探討死亡學是有意義,也是能利益眾生的。而且這不代表就是對死亡的憂慮,而是積極地探討許多和死亡有關的人生問題。例如如何面對需要長期照看的植物人?絕症病人若有嚴重病苦,是否應插管來延續生命?而絕症病患如果有自主的意願,是否該尊重其結束生命的意願,而讓其能合法地安樂死?這些都是很實際的人生問題,是值得佛友去探討的。去探討它們,我反而覺得是合乎四念處面對問題的修行法義。故死亡學一點都不是憂慮,反而是能如實面對人生的自在。

孔子說過「吾嘗終日以思,無益。不如學也。」這句話如果用來講死亡學,其實很恰當。因為死亡正如生命,本無實體。一定要關起門來想出一個所以然,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也容易就流於孔子所不願涉入的「未知生,焉知死?」的玄學領域。但探討實際的死亡學議題,反而是和人生實際相關的。一定要「不去想它」,恐怕才不是平常心,不是自在。對此論題有興趣的佛友,請點閱本期「面對死亡的平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