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人的情感與大乘法義
wymba
山海會

常有法友會問:佛教徒可以離婚嗎?佛教徒可以是同性戀、雙性戀嗎?這些問題的答案,在經典與論典裡都沒有,所以佛友會問很正常。但這些問題都是現代人真實人生裡的真實問題。而這些問題都牽涉到人的情感。

佛法不見得能解決所有人的情感問題,但我以為至少應能提供幫助,才符合大乘佛教慈悲入世的基本原則,也才算是大乘法義裡波羅蜜多,也就是「度」的修行。

對於所有這些人類的情感問題,我事實上很高興佛教經典裡沒有答案,也沒有一個權威的「佛教教廷」,在提供任何標準答案。因為大乘佛法所謂般若的修行,是每一個眾生在自己的人生裡覺醒,而見到自己人生裡的中道。能有智慧而在自己的生命裡做一切情感問題的決定,就是波羅蜜多的修行,也才是一個修行人負責任的表現。換句話說,大乘佛法既然講究入世的修行,自然就必須如實面對人生。而真實的人生是複雜而多樣的,每一個眾生所面對的人生與情感場景,也都會有所不同。所以大乘佛法既然肯定一切眾生都有佛性,就是主張修行人應靠自己修行而能做決定,在世間做個喜悅、自在且負責任的人。

所以沒有標準答案,就是答案。因為大乘法義是「你應該問自己」。而人生裡所有情感問題的決定,都是修行。

羅馬天主教廷不准信徒離婚,把離婚視為罪(sin),也是將來上天堂時會有的障礙。這就是幫人做了人生裡情感的決定。這個動機也許是善的,但忽略了真實人生的複雜度,也就會在許多地方造成對人的傷害。許多婚姻也許就在這個「將來無法上天堂」的顧慮下維持下去了,但這種家庭就一定對子女的成長是正面的嗎?現代心理學的看法是未必。佛法並沒有主張支持離婚,而是認為人該修行而有智慧,能為自己和子女做人生裡智慧的決定。大乘法義如果有立場,只是反對任何絕對威權的教條。這就是「是諸法空相」的真義。

教條的傷害是巨大的。天主教廷不准教士結婚,也不可有性行為。結果產生教士普遍而嚴重的性侵。光是在美國立案的教士性侵事件,就超過了十萬件之多。這正足以說明,用任何教條去壓制情感與情慾的無用。也由此可見佛教立場的正確。

人不可能靠著任何的教條,或任何威權的恩典,而能管得住自己的情感與情慾。只有靠自己修行,學習如何在真實的人生裡做個負責任的人,才能避免那些「管不住」時所造成的傷害。也只有當人能面對真實的人生與人生裡的慾望,所謂的修行才不是在作夢,不是在空談。

佛教裡也有遠離五欲過患的教說。但那不是教條,更不是一種「能上天堂」的交換,而是基於智慧對眾生的提醒。因為眾生的確容易染著於五欲,而無法解脫煩惱。

但佛從沒有站在解脫者的立場,說無法完全解脫煩惱者就會下地獄。我倒覺得修行人承認並接受自己猶有煩惱,也在生命裡猶有情感與情慾,不但沒有違反修行的立場,反而是有如實觀精神的菩薩道行者直心本色。

這也就是我以為四念處的修行極為重要的原因。因為四念處是如實觀,也就是大乘佛法裡的「直心是道場」。若沒有直心,所謂的修行就不真,也自然就沒有生命力,不會有法喜。用這樣的生命基礎去做人生裡的情感決定,恐怕是有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