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人間的眼目
wymba
苟嘉陵


這次回台灣參加台大商學系同學會,因偶然的機緣而見到二十多年未曾謀面的老友郭勤正,十分欣喜。他已如前所願而出家,法號智懿。在短短的兩天裡,他領我拜會了台灣的若干佛教道場。最讓我難忘的,是親身到了花蓮慈濟功德會。


慈濟的證嚴上人因正忙於和會友開會,討論如何在土耳其幫助敘利亞的小學生難民,讓他們在異鄉也能有書讀而不荒廢學業,故無瑕在三點以前和智懿法師與我見面。但慈濟的組織管理者王端正先生很有禮地由會議出來招呼智懿法師,並和我們會談,也一起在畫屏上收視正在進行的會議。看到那些敘利亞孩童們的臉,聽到他們呼喊的聲音,不禁讓我悲從中來。可憐啊!無辜的孩子們!敘利亞迄今仍在內戰。美國支持反政府的軍隊,而俄國卻在支持政府軍。我不禁在心裡問:「他們有任何人會在乎受傷害的是這群無辜的孩子們嗎?」他們許多人甚至還不大會走路,就隨著父母離鄉背井,只是在逃生。因為若留在家鄉,會是死亡及不知何時才能停止的內戰。在逃亡的旅途上,他們有人淹死了,病死了,甚至凍死.....。而那些滿腦子只有「戰略思想」的成人們,有人會理會這些孩子們的苦痛與哀嚎嗎?


在與王端正先生簡短的會談裡,我聽得出他也在批評美國是這個悲劇的主要始作俑者,正如我大部份台大的同學一樣。我即刻表示同意他的看法,並認為美國實在該為歐洲的難民問題負起最大的責任。可是美國顯然沒有。倒是德國總理梅克爾夫人有惻隱之心,表現出了菩薩的慈悲,寧願引起國內反移民者們的強烈反彈,仍堅持做出願接納幾乎大部分難民的承諾。但事實上德國當初並未如英美般地發起伊拉克戰爭,造成後來暴力的伊斯蘭國。德國在難民問題上雖並不負有什麼道德上的責任,但仍然願意承擔。故梅克爾夫人的作為,我以為實在應為所有當今世上的政治領袖們汗顏。因為這就是道德勇氣,也正是人類目前最需要的生命品質。


慈濟的作為也是一樣。雖然知道自己的努力實在無法扭轉大局,但他們還是做了自己能做的努力,也讓台灣沒有缺席。台灣本身已是世上人口非常稠密的地方,若希望能容納數以萬計的難民,恐怕不大實際。但慈濟希望這群最無辜的小學生仍能有書可讀,日後仍能有機會為自己與人類的未來努力。這個用心,可以說是既讓我感動、欽敬,又讓我揪心。因為面對超級強權的戰略衝突、跨國集團的商業利益、及人類因種族、宗教而產生的仇恨、對立,我們佛教所能做的,真的竟似乎等同於無可如何。難道除了在災難發生後去做能做的救濟,佛教徒真的就無計可施了嗎?

記得大乘佛教裡有一句話,即「眾生畏果,菩薩畏因」。菩薩道的主軸雖的確應是「以大悲為上首」而對眾生的苦難施以無條件的救濟,但更應盡可能地創造因緣而使災難不要發生。否則任由惡人「盡力為惡」,而善人就只能在惡人為惡後「收拾善後」,我想這並不符合佛法解脫道裡四諦法的真義。我並沒有主張佛教徒應與任何惡勢力為敵,而使用暴力去「懲惡」。但我以為佛教徒至少該在世間對整個災難的前因後果表達看法,指出惡人到底惡在何處。這才是佛教在世間所應發揮的角色———用智慧作人間的眼目。也正因如此,過去世尊辭世時,大家才會說正在發生的事為「世間眼滅」。


目前中東的局勢惡化到如此地步,真可謂是民不聊生,才造成敘利亞及伊拉克等國家如此大規模的人口遷徙。佛教雖不是政治實體,但至少應群策群力而「見和同解」地指出:中東問題惡化至此的原因,是源於歐美諸國長期以來在中東地區所行的不公與不義。不公,是因為沒有對中東地區的族群與信仰平等對待。例如巴勒斯坦的回教族群,長期地遭受虐待。而不義,就是歐美列強長期地以自身的戰略與商業利益為主要考量,而沒有顧及阿拉伯地區的人民。例如美國動輒輕率地在中東發動戰爭,或支持反對勢力推翻政府,造成中東的戰禍不斷


若以四諦法覺觀修行的立場看,歐美諸國如沒有對自己已然「造下的惡業」有所覺知而反省,就不可能掌握中道,而知道如何才能使中東各族群消弭對立,放下仇恨,走向和平。


我期盼佛教內的諸大菩薩們,都能突破「佛教不講政治」的自我設限格局,而能共同發聲,對目前人類的苦難與「苦難的原因」表達看法。至少要能做「人間的眼目」,才堪稱真的大乘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