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解脫道的人生目標
wymba
從小在台灣接受過的文化教育裡,曾聽過不少的「人生目標」。印象頗深的有四句話,記得是宋儒張載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今天回頭想想,不覺莞爾。雖然仍能感覺到這位理學家的襟懷,但同時也會感到中國後來的讀書人,真可說是「活得好累」。這大概也就是我對晚期儒家批評的總結———談得太高遠,但與生活脫節。我以為一個國家大多數的知識份子如果談得太高而不切實際,這個國家必會「生病」。同樣地,人的生命目標如果太高遠,也會造成人與生命的疏離,及內心基本價值的失落。因為太高遠的東西,一般人並做不到。而把做不到的東西當成人生的目標,自然是欠缺生命力的。

正因如此,佛家的現代化能匡正近幾百年儒家發展的弊端。因為佛家原本講的「解脫」,是生命裡很實際的東西。解脫所追求的,是生命當下的「除苦」。它的同義語就是喜悅。而喜悅正是中國傳統讀書人最缺乏的氣質。中國讀書人的典型是憂患意識凸顯,但喜悅與自在不足。正如范文正公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固然顯現了儒者積極的入世情懷,但因沒有能「度憂悲苦惱海」,就欠缺人格裡的喜悅,甚至與人「和諧共事」的自在。筆者以為欠缺喜悅會對個人、家庭,乃至社會、國家有何影響,是難以估量的。

世界佛教青年會提倡佛法的現代化,其中主要的著眼處,也包括希望修行人能有更務實的人生目標。我們以為什麼「平天下」,「為萬世開太平」,都可以慢點談。還是先顧顧自己當下的身心,看看能不能「度憂悲苦惱海」,而擁有喜悅的生命品質。這樣才比較實際。如果能,再談什麼「內聖外王」才算有道理。正如佛法裡的菩薩道雖是以大悲為上首,但若沒有解脫的基礎,也同樣會流於浪漫的理想主義。本期的文章,顯示了幾位法友對生命意義不盡完全相同的探討。有興趣的朋友,請點閱九月2015「 解脫道的人生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