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菩薩道的正命
wymba
苟嘉陵

在原始佛教的八正道裡,正命是正當的謀生方法。其主要內容是不可從事對眾生有害的行業,例如販賣武器、毒品,或開設賭館,從事屠宰等等。凡是對眾生有害的行業,佛法修行人都不可用來經營生計或從中牟利。但這個兩千多年前的正命法則,在今天複雜的人類社會與經濟體制裡,許多地方已經大有討論的空間。因為今日人類的營生手段之複雜,已經遠遠超過兩千多年前大阿羅漢們的可能想像。

記得幾年前我結束兩週的台灣探親之旅而回到在華爾街的公司上班,卻在早上無法直接依循正常途徑進入公司,而必須繞道而行,經由某種「特殊通道」方可進入。因為公司已經為示威人群所包圍。後來我才知道這叫「包圍佔領華爾街」運動,是美國近年來重要的社會運動之一。原因是許多美國人抗議美國的經濟利益分配不公,視華爾街的公司及工作者為「肥貓」。雖然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資訊工作者,拿著和一般資訊工作者其實無二的薪水,但見到那些示威者臉上的憤怒,並聽到他們竭力的嘶喊,我忽然體悟到今天的社會,可以說已經是因「共業所感」而幾乎沒有人能說自己的工作是完全的「正命」。因為人類的經濟生活已然是如此的複雜而互相依靠。我絕對不敢說自己的公司,從沒有曾借款過給從事「有害眾生行業」的人或公司。當初貝爾史登(Bear Stearns) 倒台時,我被幸運地留下來而成為大通銀行的職員。但美國政府用來「救」貝爾史登的錢,不正是納稅人的錢嗎?他們今天有人很憤怒,覺得自己的錢是被拿來救那些身家上億的「肥貓」,不是也很能被理解嗎?在那一張張示威者的臉上,我看到了現代人真實的表情———恐懼。因為現代人欠缺安全感,老是感覺前途茫茫。

其實誰又不是呢?沒工作的人缺錢,固然是沒安全感。但是有工作的人並不缺錢,卻也同樣缺乏安全感,因為總在憂慮自己有一天可能會失去工作。於是現代人就在不斷地拼命賺錢,想要「填補」這個不安全感。但事實上這個「洞」是填不滿的。因為這是「憂悲苦惱」的第一項———憂慮,必須要靠四念處裡的覺知方能放下。否則就算已經是大企業的執行長,年薪加紅利超過千萬,恐怕還是會有這個「憂」———擔心下個季度的財務報表會「不如預期」。也正因爲這個憂,現代不少的「企業管理者」就開始選擇「不正命」了,想要走法律的漏洞,賺不該賺的錢,以換取安全感。貝爾史登的次貸風暴,不就是如此造成的嗎?當初的 CEO 肯恩 (Jimmy Cayne) 任由次貸發展到如此超過的程度,依我看就是巨大的「不正命」了。雖然法律不能拿他如何,但不正命的結果必是「不解脫」,故肯恩會一生自責與悔恨。由他的「失職」而引發的金融風暴禍及全世界,使百萬乃至千萬計的升斗小民蒙受財產損失,有些人甚至連生活都無以為繼。而這個不正命,當然不僅是「不解脫」那麼輕鬆。在因果上說,這個所做的業力是極大的。

所以我以為在現代修行佛法的八正道,正命應該如菩薩道的戒律一樣,也就是如菩薩的「心戒」———即行者自己的心中應有一把尺,而知道任何事的作為或不作為是否危害眾生。表面上似乎合法的事,雖不是販毒或屠宰,但仍可能是「不正命」。而且這個不正命可以發生在各行各業,也只有當事者自己知道。但雖然只有自己知道,一旦造成對眾生的危害,因果卻絕對不失,不會因為只有自己知道就能逃過報應。所以我以為提出「菩薩道的正命」,應該更符合現代人生的實際情況與需要。主要的意思是正命應該包含更廣,而不僅是一些顯而易見眾所週知的非法行業。例如作為總統而有發動戰爭的權力,卻沒有善用自己的權力而發動了錯誤的戰爭。這就是比貝爾史登的執行長肯恩更大的「不正命」了,因為直接傷害了人的生命。這就是我所知道的兩個新世紀裡最極端的「不正命」。而佛教的立場應是指出這種不正命必落因果,不會因為一個人不信仰佛教就能逃過。

另外就是我以為菩薩道的正命除了要能超越「只是合法不合法」的思維範疇,也應該更積極的關心社會與人類未來,而不只是在形式上看自己的營生是否「有害眾生」。這包括自己所處地區的各種政策與走向。在美國的華人往往只是希望子女能念好的大學,找到好的工作,卻鮮少有人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夠使未來的美國走向更好的方向。其實這正顯示來美的華人大多仍然在中國傳統時代的立身思維裡,不夠積極。其實真正符合佛法菩薩道精神的立身思維,不應只是這樣。菩薩道的自在應是能轉法輪,而不是為法輪所轉。美國的外交或財經政策如果不對,在美華人應想法去改變它,透過自己在美國政治、經濟及文化方面的影響力。這才是佛家菩薩道的思維,也才是傳統中國儒家的淑世情懷。華人來美安身立命,第一代移民能活下來已屬不易,也許不能要求太多。但第二代就不應只是以能「到大公司上班」為目標,而是應能把華人的文化投入美國社會,影響美國,使美國將來不要再盲目地「隨意打仗」,銀行也不應再不負責任只管圖利地「隨便放貸」。我以為這才算是菩薩道的正命。

我很高興知道佛友們有子女在華盛頓任職。希望他們將來能為美國投入良性的政經及文化種子,使美國有一天能掙脫「只圖近利」的政治與商業泥沼(因我見執持),則人類甚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