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父母之鄉
wymba

林建勛

1950年,動亂的年代,母親與我逃離家鄉-南田島,這個母親魂牽夢繫的小島故鄉,對於我來說, 沒有太大的意義,只是一個地理名詞,從未在我的夢中出現。從寧波到南田可乘巴士經高塘島直達,但巴士司機把我們送到石浦港,籍口車輛明日是保養檢查的日子,叫車掌帶我們上船轉南田, 隨即揚長而去,如此歪理,匪夷所思,令人費解,卻無可奈何,只好提起行李,忍氣吞聲。

南田島與象山縣石浦鎮隔海相望,構成天然漁港,面積約85平方公里,人口三万餘。島上土地肥沃,早在唐朝即有人遷居,明朝朱元章厲行海禁,遷島民於內陸,直至清朝末年大旱,有人逃荒,偷渡入住,我的祖輩也許是其中之一。台灣人稱外省人為芋仔,自稱蕃薯,母親曾說家鄉的蕃薯大如人頭,到南田後遍尋不著,市場入所見,也是尋常大小,問問賣菜阿婆,她皺起眉頭,不知所問。島民大都農漁兼業,男子有漁船或定置網養漁,女性則耕种小面積土地,以枇杷最出名, 色則淡黃,多汁 甜度高,每年六、七月是產期。近年來青年人紛紛向外發展,人口亦有老化現象。其实南田土地肥沃,島上沒有工業污染,白日可見籃天,夜間星月分明,早晨空氣清新,是一塊遠離塵囂的宝地。

我們住在島上一間才開張的賓館,擁有島上第一部电梯,奇怪的是有电話沒电線,廁所有捲紙却沒按裝捲筒,不知是何方天才的設計。廁紙寬僅三指,使用時必需小心奕奕,否則就仿傚印度人, 要用水洗手了。掃墓祭祖後,請同宗親友吃飯,大陸男人煙癮奇大,吃飯前約法三章,菜隨便點, 酒盡量喝,吃完,每人再帶一瓶回家,只有一點,房間裡不准抽煙,大表弟把已拿出的煙夾上了耳朶,直到席終,沒有一位離開抽煙。島上男子好酒量,每人可喝一斤白酒,餐廳在三樓,耽心他們滾下樓,問問大表妹,她說:弗要緊,細[]弗了。

有了前日被放鴿子的經驗,我直接雇車直達石浦,再由石浦坐車返宁波。石浦是浙東最大的古漁港, 港內千帆待發,十分壯觀,當年母親口中的大黃魚,這裡的名海產。上海,杭州紛紛開張的石浦海鮮就是指此地。一路上司機不斷的按喇叭,對面來車亦如是,不知是打招呼還是互罵,也是夲地司機老大的一景。司機告訴我,當年鴉片戰爭時,英國人要求割讓南田島,皇帝認為離北京太近,於是割讓香港,否則我們南田今天就是特區了。我想了一想,如果當年英國人統治南田, 我也不会逃到台灣,命運也會大不同,是真是假,也許只有道光皇帝和林則徐能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