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方便的濫用
wymba
苟嘉陵

我離開台灣多年,對台灣近年來佛教的發展,大都是從佛友處略聞一二,可說是知之甚少。要不是最近因慈濟的緣故而在電視上看到一些關於台灣佛教的報導,許多事我還真不知道。看完後,真可說是難掩心中的感嘆。

印象最深的,是有某媒體名嘴指稱目前大陸來的觀光客到台灣旅遊,大都會去兩個「佛教勝地」。一是佛光山,二是中台山。因為這兩個地方都是建築宏偉,氣勢輝煌,而且有各種佛教文物的展覽,很有看頭。這除了是讓大陸觀光客有機會接觸到台灣的佛教文化,算是「慈悲接引」,但該媒體人也有意無意地加上一點個人的批評,說事實上這毫無疑問也是兩大佛教山頭的「生財有道」。因為觀光客除了買門票,還可以購買大量佛教文物紀念品。而陸客的購買能力絕不亞於台灣本地的遊客。他說尤其是中台山,可以說是卯足了勁在全力經營這個「生意」。惟覺老法師可說是領導有方,讓中台山成了能發揮「邊際成本效益」最大的佛教「盈利團體」(非營利團體)。在高超的經營管理與行銷策略下,該媒體人指出中台山平均每一分鐘就有一輛陸客巴士團「落地」。

我聽了以後,一時還會意會不過來這個批評的神韻。只是覺得這個印象好像和我知道的惟覺法師相去甚遠。後來又看了許多其他相關的報導,才知道不只是中台山。台灣的各大佛教道場都可以說是非常地生財有道,多年來累積下來的「資產」,個個都是以億為單位來計算。慈濟為領頭羊,累計的總資產額是各大佛教山頭之冠。(詳細數字我記不住,但確實有會計的數據資料可查)和慈濟比起來,中台山只能算是在經營「辛苦錢」。因為慈濟是每月都有全自動的捐款進項。部份媒體甚至在用「財團」、「富可敵國」來形容慈濟。

想我當初在美佛會和沈家楨,張維光,許介明及張耀先等幾位居士共同提出「佛教現代化的芻議」以來,已經過了二十多年了。當時台灣的各大山頭,可能還沒有成為像今日如此的「鉅富」。我想當今的情況既是如此,就應該把此現象納入視野,也做一些佛教現代化的討論。我以為台灣近年來佛教各大佛教道場如此的發展,已然背離了佛法的根本精神。

最主要的一點,是佛教團體擁有如此鉅額的「資產」,到底是如法還是不如法。我以為是不如法。以下就是我個人的一點淺見,願就教於各大道場的領導法師們。

我之所以如此認為,倒不是以為當今佛教的團體運作必須和原始佛教時期的一模一樣。事實上,不只是中國佛教的寺院與僧制已經和原始佛教時期的不一樣,就是南傳佛教的國家也都不一樣。因為人類的社會結構及文化習性會有變化,故佛教團體的規模與制度就不可能一切都和原始佛教時期一樣。但組織運作儘管不一樣,我以為佛法的基本立場與精神不應不一樣。觀諸目前台灣各大佛教團體的狀況,我看是已然背離了原始佛法的基本立場與精神。這個批評當然會令不少佛友以為是否太超過。

佛法最基本的精神應是修行,也就是透過對身語意行為的淨化與提升,讓人能有法的喜悅。而整個佛法與佛教,也應都是建築在這個解脫道的基礎之上。是要先有了這個解脫道的基礎,所謂的菩薩道才能成立,大乘佛教裡一切的「方便法門」也才能成立。故無論是何宗派,佛教皆當首重修行人生命的提升,應以「眾生的生命」為中心,而不應以「佛教的團體」為中心。台灣目前的各大佛教團體山頭主義的色彩濃厚,可以說是已經偏離了這個佛法基本的立場,而變成是以佛教團體的「永續經營與發展」為核心了。

一個團體如果是以其「永續經營與發展」為核心,就會積累巨大的財富,而沒有把其用在眾生的生命之上。這裡面自然是有一種執著,基本上仍是眾生的「我見」,以為這是「我的」道場,「我的」成就,「我的」大師或是「我的」功業。是因為這個思想的存在,就會有把慈善專款擅自挪用以擴充自家團體硬體設備的行為。挪用者事實上不只是已經犯了不妄語戒,同時也是犯了國法,但為何似乎沒有什麼感覺?因為他們為的是「擴充自己的團體」,而自己的團體是「正法的團體」,也就自我感覺良好地以為挪用實是「為了眾生」,沒有什麼大不了。殊不知這個邏輯正是我見充斥的邏輯,全無一點佛法修行人自我省察與覺知的精神

一個團體需要營運所需的一些流動資金,當然是可以被理解的。但目前佛教各大團體所積累的資金,可以說是已經遠遠超過了這個需要。而他們何以要「擁有」那麼多的鉅額資金呢?說是為了要弘揚佛法,或是為了要救濟苦難的眾生,我以為都是說不過去的。全台灣乃至全世界真正需要救濟的人,恐怕還有不少吧?佛教團體放著那麼多閒置的現金在那裏,而沒有拿去用來幫助需要的人,是說不通的,也不符合佛法修行的精神。

有人說哪裏只有台灣是這樣?天主教廷才是真的富可敵國,不是一樣也得到世人的尊敬?我則以為唯獨佛教不可以這樣,因為佛教講究修行。而佛教的修行是修心。禪定則是其中的一部分。過去我就聽過不少禪修的老師說自己只要有一點點對不住眾生的地方,就無法進入禪定。佛教團體如果明知還有如此多的眾生遠在在貧窮線以下,卻還坐擁如此鉅額的閒置資金,這當然是「有愧於心」的。如果對此不知不覺,只能說是原始佛法的四念處修行裡「心念處」的麻木,也就是「失念」。一般人欠缺修行,沒有那麼敏銳,有這種情形不見得就算過失。但佛法修行人不可以這樣。佛法修行人若對這種情況不知不覺,那真可說是「無慚無愧」。以此之故,我說台灣各大道場的山頭意識遠遠超過了對世間眾生苦難的覺知意識,嚴重違背了佛法的根本精神。

眾生的貧窮固然有許多的原因,當然不是佛教的錯。但當佛教擁有如此鉅額的資金卻坐視身旁有眾生在受苦,就是佛教的過失了。因為佛教教的是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看到有人在受苦,你卻能坐擁鉅資,感覺並無不妥,我看這就是修行全無的麻木了。

也有人說泰國不是也有佛教的教廷?為什麼他們可以,台灣就不行?因為台灣傳承的是大乘佛教,當以大悲為上首。以大悲為上首的佛教累積如此鉅額的資金卻未用,當然就不符合菩薩道的基本精神。至於泰國的僧皇到底有多少資產,我並不知道,也沒有興趣知道。我只是說台灣的佛教團體坐擁如此多的資金卻沒有把它用出去,實乃不妥而已。

我並不反對佛教團體規模龐大,也沒有以為寺廟搞觀光就必不如法。大乘佛法廣開方便門,用各種方法接引眾生,乃至只要能使眾生一念向善,都是功德無量。故觀光並無不妥。販售佛教文物與佛像,也並非一定不如法。但我更希望台灣的佛教道場要能超越自己的宗派意識與山頭意識,才能教導眾生向解脫道,也才能讓大家有解脫的法喜。否則所謂的菩薩道會因立足不穩而無法紮實,大行方便也就會迷失方向。目前這種積聚了如此多財富的現象,我看算是走偏,也是方便的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