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慈濟的可議與可敬
wymba
楊士慕

對於慈濟,不管喜歡或討厭,信任或懷疑,有兩點共識應該可以接受:基層慈濟志工的付出奉獻,值得欽佩肯定。然而,慈濟善款使用與流向,內部決策與監督,財務報表的公開透明,卻也備受非議,必須嚴正督促,以期回應捐款大眾的諸多疑慮。

無論台灣偏遠的山地鄉鎮,或是美國東西兩岸的安養院,常常可以見基層慈濟志工探訪耆老,救助急難,關懷孤苦。也曾親眼見到:非法到美國打黑工的中國偷渡客,卻不幸罹患重症,無親無故的客死他鄉。其間所有的後事喪葬,親人聯絡,骨灰回鄉,全由慈濟志工無怨無悔的一手包辦。基層慈濟志工大都沒有支薪,平時都為自己工作操忙,但是仍然甘願出錢出力,花時間,用精神,不計任何代價酬勞,只為無私付出的幫助別人,而得到單純卻無以倫比的快樂。不求回報的辛苦付出,享受「樂在其中」的助人過程,沒有親身經歷當中甘苦的經驗,恐怕是很難心領神會。

慈濟的好,固然值得支持。然而,慈濟對於善款使用與財務公開透明的處理方式,卻是令人扼腕搖頭。尤其慈濟在處理善款使用上備受爭議的是,對於「意見」和「事實」,「合法」(legal)和「合宜」(ethical) 的混淆不清。才會採用善行義舉,宗教道德,教化人心的招牌與口號,徒勞無功的企圖回應專業報表上說不清的事實謬誤,和決策過程中許多不合時宜的做法。

「意見」和「事實」的不同是顯而易見:有錢花在哪裡,只要有評有據,雖然社會半信半疑,但可能還勉強說的過去,只有引起社會觀感不佳的道德層面問題。但是錢的款項審定公布之後,卻出現前後矛盾,彼此在報表上兜不起來的情況,所擔負的便是法律申報不實的責任問題。


慈濟使用專案善款買隨身碟,支付很多不讓人苟同的項目,雖然社會輿論嘩然,但是人異言殊,或許容有不同的解釋空間。但是,慈濟既有已公布財務報表的既成事實,又宣稱已經獲得公正獨立會計稽核認可,又曾多年核報衛福部備查,並且取得到優良評鑑。卻在沸沸揚揚的質疑風波當中,拖延許久還遲遲不能公開上網,以昭公信。既然已經有的 (又是審查過的)報表與資料事實,為何推遲至今不能直接公開釋疑?

更令人不解的是慈濟公佈的會計財務報表當中,專業雜誌《財訊》公開揭漏許多投資項目,在報表上有明顯兜不攏,說不清的帳目。卻不見慈濟對此法律認定的會計矛盾事實,做出任何專業解釋與合理說明。同樣啟人疑竇的事實,好不容易慈濟承諾將四大志業財務上網完全公開,但漫長兩個月已經過去,卻依然只公布區區兩個援救專案計畫。而奇怪的是「新」公布的日本專案報表中(賸餘一億六千五百三十二萬二千七百七十八元) ,竟然與「舊」(已撤下)公布的官方收支報表(六千七百三十二萬元)有著明顯差異,卻也不見慈濟澄清解釋,徒增社會疑慮。

慈濟不但外部財務不夠透明公開,內部決策與監督也同樣的不清不楚。可以隨機詢問參加慈濟超過十年以上的慈濟志工委員或中層幹部,有沒有機會可以充分參與(或全面瞭解)慈濟善款整體流向,專案基金分配,或是餘款的決策過程?慈濟上億善款主事的財務決策長與幕僚,如何遴選?有無更換?有無監督?有無從事與慈濟相關投資事業?上述基本條件都是任何團體財務透明與決策公開的重要專業依循標準,這和好不好心,做了多少善事,是不是信任佛教團體的自我主觀意見和認定是完全不相干。

「合法」(legal)和「合宜」(ethical)也是明顯不同。前者是無罪推定,找不到證據支持犯罪事實,就賦予法律的基本保障。合宜則是察納國情文化,若有抵觸社會的基本道德,民情共識,輿情自然就會對不合宜的作法加以質疑挑戰。尤其合法只是人性法理的最低標準,在慈善公益法規不完善,執行也不到位的台灣,對於不合宜情事的討論督責,不但有其必要性,更有主導修法補強的正當性。強調「沒有所有權,只有使用權」的慈濟,對於來自十方善款捐贈者而言,事實上能掌握的不但沒有所有權,使用權,而只有代理權。雖然沒有法律的明文規定,但是基於合情合宜的原則,執行代理使用權時,必須對捐款流向,用途,決策,餘額處理,進到充分告知的責任與義務。

姑且不論美國慈濟拿善款投資菸酒,軍火,農作基改的「邪惡基金」合不合理,單就台灣社會民情而言,雖然善款投資於法有據,但是平凡如你我的捐款人,原本捐款的目的,是打算來讓財團法人投資在股票上面嗎? 捐贈善款的風險和決策,有被盡責的充分告知嗎?衛生部雖然許可變更挪用專案餘款,然而慈濟有沒有執行變更的公告呢?捐款人知不知道他們原本所捐救急救難的錢,是被拿來變更土地用途和在許多都市大量興建會館呢?這樣的合法,難道真正是符合十方捐獻的原先期望和基本共識嗎?

近來有以慈濟和十元阿嬤相提並論,不管意見或挺或貶,早期慈濟的純樸直實,倒與十元阿嬤十分相近,同樣顯露出台灣女性堅忍,辛勞,樸實無華的風範。純樸行善,默默奉獻,正是台灣社會普遍接受的合宜舉動,又跟合乎冷冰冰的法律規定什麼又有何干。

可敬,並不能否定對可議處的督責。可議,也不否定慈濟行善的可貴。慈善公益當中,本來就沒有非善即惡,非惡即善的絕對二分法。然而,最可貴卻也最可憐的是愛護慈濟,歡喜付出,樂於善行的慈濟基層慈濟志工,既沒有參與了解管理決策,又不知中傷毀謗慈濟從何而來,成為第一線輿論撻伐的砲灰,卻是欲辯乏力,有苦難言。慈濟管理階層可曾想過不合時宜,不符事實保守封閉的體制決策,犧牲最大的不僅是失去捐款人的信任,而是重重傷害關心愛護慈濟志工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