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光孝寺寫真
wymba
                           林建勛
廣州法性寺個悶熱的下午,印宗法師在座上講涅槃經,微風清涼,長幡隨之搖曳,「幡動了」,「是風動」;兩位學僧爭論不定,「兩者皆非,是仁者心動」位聽經的行者如是言。座上閉目的印宗法師張開雙目,走到説話者面前,「閣下是否得到忍大師衣鉢的盧仁者?」。次日,印宗法師為之剃度,法號惠能,並皈依惠能,日後,承接禪宗法脈。

光孝寺建於西元401年,位於廣州市越秀區光孝路(地鐵光孝寺站),原名王苑朝延寺,後改名法性寺,宋朝改名光孝寺,迭經破壞佔用,直⾄至80年代重修改建,恢復初貌,入寺門票20元;寺內古蹟甚多,以六祖剃度頭髮的「髪塔」(右圖千年古塔)及「風幡閣」聞名於世(「祖庭」下圖)。大陸改革開放,對宗教控制放寬,前往寺廟燒香拜佛的人士大增,春節期間曾擁入三十萬人,爭上頭香。是否表⽰示中國人的佛教信仰增加了呢?

光孝寺為了寺內環境,禁止帶香入寺,並提供香客三支線香,因此,寺外的光孝路兩旁,香燭店林⽴立,人稱「香燭條街」,不但提供粗如手臂的巨香,亦可焚燒紙錢,更離譜的是店家邊燒著叠成元寶形的金箔紙,口中唸唸有詞,還邊告訴你:燒的越多,發财越旺,整條大街紙灰飛揚,濃煙滾滾腾空,加上人聲,車輛喇叭聲,座莊嚴的禪宗道場,正在做着熱鬧非凡的「水陸道場」!雙掌合十的善男信女,神情嚴肅,態度虔誠,信仰十分專注認真。廟外另奇景就是應運⽽而生的命相攤,相士來自五湖四海,鐵口直斷,飛雲山人,⋯⋯,有命相,八字,測字,紫微斗數,五花八門,我問其中相士:有生意嗎?「和尚少,他們忙,我們是來幫忙的」。他 理直氣壯的說,把責任都推到和尚頭上。寺方為了禁止⾹香客隨地插香,草坪,走廊,牆上貼滿「不准插香」的紅色標語,讓座莊嚴肅穆的古剎,憑添了些喜氣,也算奇景。有位穿著紅背心的義工正在勸人捐銭修廟,佇足偷聽:原來在宣揚梁武帝的建寺功德,倒也不離譜,不過,他卻沒有說梁⽂文帝最後餓死台城的結局。我抬頭看看灰濛濛的天空,千年之前的盧行者說了:「眾生心動」,當年這段公案,至今,眾心洶湧鼓動,未曾刻稍歇停。走出光孝路,不禁想到,為什麼所有的寺廟都不停的勸人捐錢,佛青會本月的討論「慈濟」,這個有吸金大法的佛教團體,除了平時固定向信徒收錢,地震風災又鼓勵多多捐款,他們建立學校,又建醫院,自己宣稱「慈濟宗」,錢多得不知如何運用,只好到處買地,下歩,他們是否想要建立「慈濟國」呢?令人費解?

  • 1

我也費解!

(Anonymous)
明明是光孝寺寫真,末了卻又天外飛來一筆,扯到慈濟。
如果要批評慈濟,請就事論事,不要含糊其詞
什麼「下步,他們是否想要建立『慈濟國』呢?」
不僅用語聳動,而且純屬臆測,難道沒有妄語之嫌?


補遺

(Anonymous)
又只要不偏離正道,慈濟難道不能創立「慈濟宗」嗎?
如今佛教的各大宗派,佛陀在世時也並不存在,都是後來才發展成形的
為什麼古人可以自創宗派,今人就不行?為什麼厚古薄今?
這也是令我費解的。

Re: 補遺

(Anonymous)
宗派思想是中國佛教過去偏離原始佛法精神的表現,本不足為訓。現代佛教該走出山頭主義的人我迷思,回歸佛法本來法法平等的胸懷。佛光山亦曾有人多次勸進成立宗派,據聞星雲也就多次以為不可。這是有學養,有文化見識的表現。會增加教內對他的尊敬。

慈濟此舉在現代社會雖有自由,但在法的實力上其實是目前各大山頭裡最弱的。如此作為雖無不可,但恐終將淪為笑柄。可惜!

谢谢

(Anonymous)
以景寫情乃是文章本意,范仲俺没到过岳阳,却寫了千古名文,敞人在光孝寺,见禅宗祖師的幡动阁,不禁妄言,令阁下指正,深感惭愧!

慈済宗?

(Anonymous)
可笑啊!看看历史吧!所有的宗派都是历经数代传承,然后自然形成,後世者公認是(某某宗),慈済在头上掛了一面慈済宗的招牌,有点儿像秦始皇自立为「始」皇帝,妄想萬世不斷,豈不可笑?再重的話,我不願說。置麈沙於雪山之上,無損於他的銀輝,我対証嚴上人的尊敬,絲毫未減,但她與我均是凡人,大覺者?侮辱她在世間的功德。

  • 1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