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慈濟到底霸在何處?
wymba
苟嘉陵

要不是在電視上看到昭慧法師說有人批評慈濟是「善霸」,我還當真不知道有這回事。昭慧一本她一貫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立場,指責用這種詞彙的人很不文明,並說這是文革用語。好像這樣說的人就好比紅衛兵。我倒是覺得這兩個字頗有意思,尋思著為什麼有人會用它來批評慈濟。因為慈濟人給我的印象,一向是謙恭有禮而且充滿愛心。說他們是「善霸」,的確有些不可思議。直到今天早上看到一位美佛會老友的電郵,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真是「有因有緣世間集」。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只是慈濟人也許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的老友對我說了一個真實的故事,我打算把它轉述給慈濟所有的佛友們聽聽。看看如此的作為,是不是的確當得起「善霸」這兩個字。我的老友是如斯說的。

在慈濟大學的一個慶祝場合,師生歡聚一堂。證嚴法師也參加了。節目進行到最後,主持人大聲宣佈:「大眾長跪」。許多人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因為在場的並非都是佛教徒,甚至有些人是外籍的教授,或只是因為不同的原因而蒞臨會場。但因為在場大部分的人都是慈濟人,他們就都應聲跪下去了。其他少數的非佛教徒,或雖是佛教徒但並非慈濟人的,一時不知該如何。但也都隨著大家一起跪下去了。但心裡總是納悶著,不知主持人葫蘆裡到底賣著什麼藥。此時主持人繼續用同樣恭敬嚴肅的嗓音大聲宣布:「恭送上人!」大家這才明白是證嚴法師要離開了。

過後許多人嘴巴上雖沒說什麼,但難免在心裡抱怨:「我又不是妳徒弟,憑什麼要對妳跪拜?」據說有人因此而對慈濟的法師進言,說如此作為似有不妥。但該法師的回答倒是很簡單直接,說我並沒有叫他們跪。(是主持人叫的。)

我希望所有的慈濟人仔細想一想,慈濟如此的作為到底是不是霸氣十足?到底當不當得起「善霸」這兩個字?

類似的事情,光是我聽到的就不只一次。而且我相信不只是慈濟有這樣的作為,其他的團體應該也有。我倒要問問慈濟,如此的作為要置基督徒,回教徒於何地?是要為這些非佛教徒製造「善因緣」,而使他們能因此一跪而「種下善因」嗎?還是根本就只是「為他們好」?無論是為什麼,我都對友人說這是一種「心靈侵略」的行為。而佛法的本質絕非侵略。無論一個人的動機再善,再「慈悲」,只要含有侵略性,就不是佛法。因為佛法的本質不是侵略。正如中國的父母常常「為子女好」,就替他們決定了許多人生裡的大事一樣。若以佛法來看,這不只是不尊重眾生的人格,嚴格說來其實就是一種野蠻。而佛法不是野蠻,也從不勉強任何人信佛,禮佛。佛教徒如果這樣做,我就會說他其實不懂佛法,如此的作為也會對世人眼裡的佛教造成誤解,構成傷害。

我希望慈濟人不要以為此事不過是小事一樁,和慈濟的功德比起來實在是微不足道。其實不然。因為這件事表現的是一個態度,而態度是思想與人格的具體展現。慈濟有這樣的態度,自然就會有諸如因內湖土地的使用而與當地居民發生衝突的糾紛。昭慧法師說網友批慈濟是善霸,態度就像是文革時的紅衛兵。那我就要問問慈濟人,你們有沒有想過慈濟的某些作為到底霸不霸呢?慈濟如果全無霸氣,別人會這樣說嗎?

今早看電視,又有人在批評慈濟。說曾經有家計程車行叫「大愛無線」,有運將數百人,為社會提供計程車服務。但「慈濟大愛」向智慧財產局提出要撤銷「大愛無線」車隊的商標權。結果「大愛無線」竟然敗訴,必須撤銷自己的名字,因為和慈濟的大愛相「衝突」。我簡直不敢相信台灣竟會有這樣的事。這簡直要比美國還要「先進」得多嘍!慈濟什麼時候也在經營計程車隊了嗎?如果沒有,有必要把別人的車行名字撤銷嗎?這裡面有任何利益衝突嗎?我看台灣的法院還真是「靠大邊」得可以,教人不得不佩服。慈濟人啊慈濟人,你倒是自己說說慈濟霸不霸?我雖不是慈濟人,只是個普通的佛教徒,聽到這種事都覺得臉面無光,不好意思。慚愧啊!慚愧啊!曾幾何時,咱中國普渡眾生的大乘菩薩們都已經在理直氣壯地和眾生老百姓打起官司,爭起「商標權」來了。這是大愛嗎?看到這裡,我只覺得眼前一片模糊。也許,是我離開台灣太久了罷。(跟不上時代?)我無語了。

不了解。我的確是不了解。但不管怎樣,我這個非慈濟人還是要多管閒事地提醒慈濟人:「別人已經在批評我們是霸了。我們是不是也該反躬自省,問問別人幹嘛要把我們說得那麼難聽?還是只要講慈濟壞話的人,我們就都一視同仁地說他們不懂佛法,都是善惡終將有報的眾生,將來必墮惡趣?」

慈濟人尊敬證嚴法師,稱她為「上人」,或「宇宙大覺者」。對於這些,我均沒有太多意見。正如對基督徒稱上帝是「唯一的救贖」,我也沒有太多意見一樣。但我希望慈濟人不要硬把「上人」或「宇宙大覺者」這個本意很好的稱呼,硬要勉強他人接受。這樣就反而不美了。慈濟家大業大,這當然並不是錯。菩薩道要能負荷一切眾生,家大業大本無不妥。阿彌陀佛不就是嗎?但擁有的產業多到如此規模,會遭到世間眾生所嫉,恐怕也只是因果上的必然。但只要自己行得正,也不怕別人指指點點。只是當別人拿出慈濟醫院的財務報表來和其他醫院相比較,而且提出似乎有理的質疑時,慈濟最好也要拿得出自己「行得正」的證據與說明。否則這場風波不只是會貽笑大方,恐怕也沒有那麼容易收場與平息。

記得二十多年前聖嚴法師還在。我有一次參加了法鼓山紐約東初禪寺的活動。在和年輕僧眾們的交談裡,就有人稱聖嚴法師為師父。此時一位年紀較長的僧眾馬上就喝止他,說聖嚴法師曾嚴格教誨,在公眾場合只能稱他為「家師」,絕不可什麼師父師父地亂叫。否則就是失禮。因為他不是別人的老師,交談裡稱他為師父,是不是有硬把別人也收了弟子而佔了他人便宜的嫌疑?聖嚴法師說:「佛教徒不解脫沒關係,但要懂得做人,絕不可失禮。」這件二十多年前的往事,我至今仍清楚記得。也常以此而懷念聖嚴法師的道風嚴謹。其平實處,真大師也!

一點點法供養,不揣淺陋地給我親愛的慈濟全體佛友們參考。也禮請上人與諸大菩薩們法正

  • 1

一些不同的看法

(Anonymous)
首先,要肯定苟居士的謙虛。「一點點法供養,不揣淺陋地給我親愛的慈濟全體佛友們參考。也禮請上人與諸大菩薩們法正!」這樣的態度正符合我對修行人的期待。但關於您文中所提的兩件事,我倒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在此提出來,不知道可否也算是對您的「法供養」?

首先,提到在某些場合要大眾長跪一事。我覺得很奇怪,這是個自由的社會,幹嘛人家叫你跪你就跪呢?你可以選擇不跪(就算不跪,應該也不會有人把你拖出去斬了吧?)為什麼因為自己沒有勇氣和別人不同,委委屈屈的跪了,事後又埋怨人家是「善霸」呢?就像我和基督教、天主教的朋友們一起吃飯時,他們總會說,我們一起來做個飯前禱告吧!我知道那是他們的一種習慣,我可以選擇從眾,和他們一起念念有詞,然後在胸前劃十字,口稱「阿們」,也可以什麼都不做(看我的心情而定),而他們也不會介意。但我不會因此而指責他們不尊重我這個非基督徒,或說他們是「善霸」,因為我知道我有選擇,而他們也會尊重我的選擇。

其次,有關大愛計程車的「商標權」之爭,雖然沒有利益衝突,但卻有渾淆大眾視聽之虞。試想,站在消費者的立場,計程車打著「大愛」的名號,不知情者很容易認為是由慈濟經營的,也就是說他們可能會認為這個計程車隊有慈濟的背書。如果一般民眾因此而不加細察,上了不良駕駛的計程車並因此而受害,那是否對消費者反倒有害呢?或者民眾遇到態度不良的司機並因此而怪罪慈濟,那慈濟豈不要蒙受不白之冤?更何況,計程車隊不能用「大愛」這個名字,難道就不能用別的名字?在還不了解事實之前,就口出:「我看台灣的法院還真是「靠大邊」得可以,教人不得不佩服」等語,不僅污蔑了台灣法官的判斷力,難道沒有妄語之嫌?

我住家附近有一家「大愛眼科」。我起先也以為與慈濟有關,問了以後才知道不是,但也沒見慈濟和他們打商標權的官司,或許是因為比較沒有安全上的顧慮吧!

世上沒有完美的事物。一個團體變得太大之後難免會有一些流弊或不周全之處。慈濟的若干做法我也不見得認同,但他們對社會的貢獻讓我這個忝為知識份子卻自認沒有什麼行動力、無甚建樹的人肅然起敬。在慈濟飽受風雨的此時此刻,同為佛門人,可否可以不要再如此求全責備呢?

Re: 一些不同的看法

(Anonymous)
感謝您的法供養。可以見到您對慈濟的愛護之心,值得肯定。但請別誤會我敢指責慈濟是善霸。慈濟做了如此多善事,我們不敢否定其功德,還要向他們學習。但我的確覺得慈濟的作為有霸氣,所以提出來給慈濟人參考。這也只是我的覺得,參考而已。
我的確覺得要大家一起長跪確實不妥,不只是不符合現代人類的主流思想,也不符合佛法。尤其是在場有人是拿慈濟的薪水,卻不是佛教徒,那種感覺,是會有受辱之感的。聽說有人甚至因此而辭職。另外在慈濟頒獎的場合,也有同樣狀況。受獎者並不見得是佛教徒,可是必須在台上對上人下跪。這些作為,我確實以為不妥,也會讓人誤解佛法的精神。我頗期盼慈濟能有改進。
至於大愛,我以為不應是任何人的商標。成為商標,已經不大了。大乘菩薩道,本來就是主張和眾生在一起,一定要如此懼怕眾生污了自己的名聲,恐怕有違大乘佛法的精神吧?據我所知,慈濟已經預先註冊了好多大愛的專利商標。本人以為此舉不妥,不符合佛法精神。故對慈濟直言相勸。也希望慈濟深思。
我們沒有對慈濟全盤否定的意思,只是對它有些規勸而已。請勿誤會。

Re: 一些不同的看法

(Anonymous)
其實,與其說我愛護慈濟,不如說我在意世界各地需要幫助的人。有慈濟在,他們便多了一分希望。畢竟,過往華人團體中有哪個能像慈濟這樣展現高效率的救災行動?縱使行事儀軌有些缺失(貪瀆枉法除外),在我看來,亦是「小瑕不掩大瑜」。無論如何,對於各方建言,只要是出於善意,相信慈濟應能傾聽察納,改過遷善。願慈濟經此風波,能調整改進,為了天下苦難的蒼生重新出發,再創新局。慈濟加油!

補遺

(Anonymous)
談到台灣的司法,我能了解苟居士的感受。
我對台灣若干的司法判決也無法認同
但台灣畢竟也有認真公正的法官
因此不可一概而論
否則將有以偏概全之虞

Re: 補遺

(Anonymous)
對於此點,我覺得您說的是。我的確有以偏概全的嫌疑,是對許多司法人的不敬,願在此認錯。我想司法不見得是基於靠大邊,而是基於對慈濟的尊敬,是與人為善。這是台灣可愛可敬的地方。但也正是因為這個可愛可敬,作為一個佛教徒,我會有更多的責任感,以為不可不言。

我個人並不大關心慈濟的帳目,但我關心慈濟是否合乎佛法的精神。任何佛教團體如果讓別人覺得有霸氣,我都覺得有責任要匡正。這不是落井下石,而是佛法修行人的本分。大乘菩薩在世間度生,應能和光同塵,不要只是處處想著自己的羽毛。別人若還沒有做出非法而有損慈濟形象的事,就先憂心如果做了怎麼辦,需要先預防。真以大乘佛法看,這是執著,不是自在。真要「預防」,真的能預防得過來嗎?三百六十行,你能都註冊了嗎?萬一有人開個大愛夜總會,也要告嗎?如果不告,又何苦不讓別人計程車隊用大愛呢?可見真的大愛不可執著,而且是一執著就變質。慈濟此舉當然有霸氣,只是自己不知道。而慈濟如果至今還看不到自己的霸氣,無論弄清多少明細帳,都是沒用的。社會依舊會不滿於慈濟。上人覺得很奇怪,我說一點也不。我們只是幫助慈濟看清自己霸在何處而已。

  • 1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