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毒癮依賴與宗教信仰瑣談
wymba

楊士慕

藥物成癮,在美國與全世界都是相當嚴重的問題。根據衛生機構的官方統計資料顯示,約有兩千兩百萬美國人(約佔美國總人口的百分之九左右)有酒精毒品依賴的問題。其中,精神疾病患者使用藥物,毒品,酒精的比例更是高的嚇人。目前,美國無論就業職場,面試應徵,心理諮商,就醫看診,例行檢查的首要項目就是血清毒品檢驗。可見美國目前毒害之深,已不容小

酒精毒品依賴的醫治,在心理衛生上是相當棘手的問題,主要原因是蛋生雞,雞生蛋,心理疾病和藥物成癮彼此相互影響惡性循環的結果。會開始嘗試使用酒精毒品,大都來自無法處理面對生活上巨大的空虛寂寞,壓力焦躁,沮喪挫折。而酒精毒品的作用通常不是使人渾然忘憂,迷茫鬆懈(降低腦中抑制力),就是會有快活激盪,其樂淘淘的輕飄飄感覺(增強腦中興奮力)。也就是雖可以短暫舒緩忘記根本的問題,卻同時造成另一更大雪上加霜的問題。

打個比方說:肚子餓,沒東西吃,養成先喝酒墊墊肚子,久而久之喝酒成習,肚餓問題非但沒解決,反而又惹上酒癮。所以,下一次肚餓之時想的不只是食物,也想喝酒,酒喝的越多,肚子反而更餓酒癮更大。

宗教信仰在毒癮醫療上,的確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但卻也只是許多重要關鍵因素之一,而非可以全盤取代其他心理藥物治療的萬靈丹。在美國行之有年,相當著名專門治療藥癮酒精依賴重症的十二步驟療程中,宗教信仰就是其中不可取代的主要效果。

信仰,產生力量,藉助更高更大的能力(無論基督,還是菩薩),才有些許機會在原來就已經疲於奔命的心理問題上,有所餘力的對抗更難面對成癮依賴的問題。其實,由宗教信仰產生的絕大力量,不但可以填補內心的空虛無奈,也可以轉化成生命的重要價值與意義。然而,修行佛法有時會不自覺的往極端走:強調自依止的完全自力,或是強調信願至上的完全他力。心力的來源,來自五力(信進念定慧)的平衡發展,只要其一而不要其餘的方式,心力是難以有所成就的。

話說回來,單單靠宗教中的定力與信仰,能不能解決毒癮依賴的問題?以心理醫學上的角度來說,應該是有可能,但是成功機率可能不大。我曾看過少數藉著信仰和靜坐的力量,完全克服毒癮的魔掌控制;但是,也看過許多失敗復發的例子。

修行,其實和許多心理問題一樣,必須講求實際和對症下藥(針對苦的來源)。過多或不足的宗教信仰,就像過猶不及的除草藥劑,難以根除心中蔓生雜草或可能造成滿園荒蕪。

以心理衛生長年對治毒癮藥物依賴的經驗,來看修行佛法的階段次第:貪嗔癡不也正是生命的毒癮,若是沒有找到心理的癥結問題所在,只在定力和信仰下工夫,恐怕也只是具足心力上某些重要的必要條件,對於煩惱的對治可能還是力有未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