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宗教師與僧團對弟子犯錯的責任
wymba
楊士慕

頂新魏家自從連續爆發混合油,餿水油,黑心油,地溝油事件之後,台灣人才驚覺長期食用劣質油品,身體已經被慢性毒害好幾十年而渾然不知,不管男女老少,攤販餐家,外食自炊,所用的油品幾乎沒有一人可以幸免於難。頂新魏家又利用大陸康師傅高知名度的品牌優勢,回台大力操弄高風險的財務槓杆,不花分文的炒地皮,買豪宅,入主地標和進軍通訊事業,從事高額信貸且債留台灣數世後代。

財團謀利蠶食鯨吞,政府食品把關無力,和兩岸紅頂商人政商糾結,本不是佛教團體所注意的焦點。想認真著墨的是:佛教的宗教師與僧團,面對弟子違犯正命而有錯誤行爲時,所應該擔起來的教化和社會責任。

頂新魏家在佛教界的長期大筆捐獻,又是出錢出力的擔任慈濟重要執事,於情於理都應該算是佛教名正言順的入門在家弟子。然而,對於排山倒海的社會輿論批評和公平正義的追求,佛教界各大宗門竟然對於頂新魏家的黑心毒油事件,大多採取事不關己的噤不出聲,偶有急功好義如昭慧法師跳出來力挺慈濟的敦厚寬容,反擊社會對於慈濟近乎紅衛兵式的苛責與謾駡,反倒模糊佛教對於整件毒油事情可以傳達,卻沒有做到,的社會教化和重視正命的真正焦點。

先佔且不管「衆人皆曰可殺」群起攻之的社會公憤,也不管頂新魏家是否依附佛教來做「良心漂白」還是「道德贖罪」,畢竟收納捐獻善款,接受魏家成爲入門皈依弟子,容許其參與許多重要宗門救助慈善活動的,正是台灣佛教界人人敬重,廣受愛戴的慈濟功德會,而頂新魏家正是犯了錯的佛門弟子。

我個人並不認爲佛教界(或慈濟)需要隨眾起舞,群情激憤的「打自己小孩給別人看」;但是,一廂情願的息事寧人,以原諒寬恕為名,不出一語的不作爲消極沈默的態度,頂多也只能算就不辨善惡,不明就理的「宗教鄉愿」而已。

連儒家都可以大聲說出:「鄉愿,德之賊也。」,佛教對於自己家裏面出現的重大錯事,卻看不到有人可以站出來,秉持佛法的道理和智慧,對頂新魏家黑心謀財的呵責(協助其懺悔並予以原諒),經商正命的諄囑提醒,和對社會大衆有所教化,以平息慌亂不安的群情人心。可做而不做,反而採用「不表態」,「不出聲」,「不批評」,對於相關食品也「不下架」,等等被動的「不作爲」方式,實是平白失卻佛教應該主動扮演的社會和弘法責任。

宗教並不必然像法院或輿論那樣,作出是非公允的最後評斷;宗教,是提供原諒,包容,接納和寬恕所有罪行的最後庇護所。然而,寬容並不表示對於是非對錯沒有態度,對於犯錯的信徒沒有呵責教誨。慈濟信徒數百萬,想要徹底瞭解每筆捐款有無不當來源,實在是強人所難。但是,事情爆發之後,對於頂新魏家的行爲和捐款,竟然沒有任何動作和表態,不但錯失疏忽宗教師與僧團該付起的社會責任,也難免有輕忽教化弟子和面對違法犯戒時態度模糊之虞。

印光大師當年有人熱心想捐款幫他移居香港,只因施主從事販賣酒品行業,而斷然拒絕。佛陀對於違戒犯錯的弟子,也是先嚴格糾正之後,再曉以修正行爲的方法,鼓勵其更新改變。《雜阿含1075經》和《中阿含196經》提到《七滅諍》:處理比丘(或信眾)發生尚未調查清楚的過失時,消除僧團爭端,平息諍訟的七種方法。

「有七止諍,一者應與面前止諍律,二者應與憶止諍律,三者應與不癡止諍律,四者應與自發露止諍律,五者應與君止諍律 ,六者應與展轉止諍律,七者應與如棄糞掃止諍律。」

「面前止」對於可能有過失的信眾,依照佛法戒律,毫不含糊,明白詳細的面對面詢問考察,瞭解事情真相。「憶止」幫助其回憶所發生的事件,也和僧團一起重新復習回憶戒律和規範。「不癡止」協助當事者看清楚其原來的動機和原因,是來自於貪心和愚痴。「自發露止」鼓勵當事者坦然承認,發露懺悔。「君止」如果當事者仍然抵抗不認,就比需要不斷逼迫他看到會發生的不良后果與可能承擔的責任。「展轉止」配合僧團多數或專精戒師(或是在現在的刑事法院調查)加以規勸。「棄糞掃止」再當事人真心道歉悔改之後,如在惡臭糞便上重新鋪上清草,讓其有重新改過的機會。

弘法,並不是只在電視或法會中照本宣科的逐條解釋經典;而是,在人心惶惶不安的重要社會問題發生時,能夠以超然智慧和廣大心量,以身作則的用實際行動,教導信眾如何辨別是非善惡,知過能改,慚愧自省,安心立命的機會教育。

人絕不可能不犯錯。宗教不僅要原諒錯誤,也要指出錯誤和自省改過之道。疏忽教化而無所作爲,悶不吭聲,不但等同於變相姑息犯法行爲,也會使得寬容變成無是無非的道德鄉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