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枉為修行人
wymba
苟嘉陵

我想直到現在,台灣仍處在對頂新黑心油事件的餘怒裡。在網上我看到不少人對慈濟功德會的連帶批評,因為味全的董事長魏應充是慈濟的榮董,也是常和慈濟的領袖證嚴法師同進同出共同參與許多慈善活動的企業界名人。如今被揭露味全所出產的食用油,竟然含有由越南進口的廉價餿水油的成份。其影響幾乎波及台灣整體的食品業,大幅度地傷害了台灣食品的信譽與形象。台灣人發現魏氏家族似乎是富可敵國,而其從事食用油生產的歷史,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幾乎可以說台灣沒有人沒有受到魏家餿水油的毒害。台灣人此時對魏氏財團的憤怒,可以說是如火如荼無以復加。而其情理,自然是很可以理解的。

慈濟方面,基本上對台灣人對魏家及波及到慈濟的憤怒,是保持沈默。這也是很可以理解的。保持沈默並不代表就是對魏的袒護。而魏是二十多年的慈濟人,和慈濟當然也有很深的情誼。慈濟如果發表言論對魏予以譴責或切割,一般人會感覺似乎是情感上的太過無情,而且有打落水狗落井下石之嫌。這不能不說也是一種「世間的智慧」。因為任何的事件都會過去,誰知道將來會怎麼樣?也許有一天,魏仍然有機會再度成為慈濟的核心支持者。所以不切割,但也不表態對他相挺,是慈濟的基本態度。但也因此招來一個程度的眾怒。倒是一向熱心的昭慧法師出來力挺慈濟,為慈濟的沈默辯誣,等於是做了擋箭牌。並說證嚴法師雖然沒說話,但心情非常沉痛,形容也頗為憔悴。這符合我們了解的昭慧法師印象,也就是頗有俠氣。

但對於此次的台灣食品黑心油事件,佛教青年會感覺光是站在護教的立場力挺慈濟,是不夠的。因為教外人士並不盡如昭慧所言,都像「紅衛兵」一樣。事實上有人講的話,其實是很中肯持平的。隨便舉個例子,像有位呂純凱醫師對慈濟的批評,就頗有說服力。呂醫師提出了數問:「魏應充的慈濟榮董身份,是否能持續存在?慈濟未來是否仍會接受魏家的犯罪所得?慈濟對於捐款到底是不是有基本的查核機制,還是只要是錢,無論是殺人放火或毒害全台灣人民所賺來的,慈濟都一概接受?慈濟過去接受了這麼多的犯罪所得,慈濟方面是否要在未來對於大眾的食品安全以及健保作出何種實質貢獻?」我想正如他所說,這些「皆是慈濟不能也不應逃避的問題」。而關心佛教現代化的佛青會,希望能對這些問題做個反省與討論。也要就教於所有慈濟的佛友,說說我們講得到底對不對。

首先,現在不少人針對慈濟的「普天三無」,即「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不信任及不能原諒的人」做批評,說此語等同對惡人放縱。也正因如此,慈濟才會對魏應充這種人容忍,直到現在都沒有發表意見。我倒覺得慈濟的普天三無並沒有錯,只是愛的方式,有時就必須是「金剛怒目」。而原諒也只有在犯錯者有了誠摯的悔意之後,才談得上。魏應充的表現,到現在仍被財政部長張盛和指為完全沒有悔意,也不認為自己有任何錯。像這樣就不足以談原諒。他的師長友朋如果真的愛他,就該盡其所能地讓他知道自己錯了。這就是法的立場,也才是最重要的事。人不怕犯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錯。佛陀在世的時候也一樣,有人是死不認錯。佛陀的做法是「默摒」,就是禁止所有的弟子和其說話。其目的也就是要其人知道自己犯錯了。這才是對他的愛護。在這點上,我想慈濟的確是需要加強的。

事實上不只是慈濟,其它所有的佛教團體,包括佛光山及法鼓山在內,我看也都需要加強。因為台灣的佛教團體比較偏重菩薩道的行善,故特重捐款。但往往會對善款的來處,缺乏觀察計較。嚴格說來,這是不符合佛法的。慈濟功德會多少年來,為眾生做了多少事,那種功德自然是極為廣大的。但這絕不代表功德廣大,就可以對善款的來處沒有計較。許多為惡的人用不法手段致富。而佛教的「功德」,正是他們取得良心平衡的方法。佛教團體如果不察,當然就會淪為這些為惡者的幫兇,為這些人提供了良心的救贖與平衡。如果是這樣,就不能算是慈悲。因為助長這些人的惡,會使得他們的惡業日深,將來更墮惡道。所以我建議佛教團體將來要有選擇善款來處的機制。否則努力了半天,結果到底是為善還是為惡都不一定,就太不值得了。這個機制如何安置,才能如實而可行,也許不易。但是必須有。否則會失去了佛法為善的基本立場。對於此點,我希望將來能見到有人在此方面努力。

記得在台大商學系三十週年的晚宴上,我有幸和一位同學交談。此次晚宴設在圓山飯店,有上百位同學與會,都是他出的錢。而他非但沒有一副很志得意滿的樣子,反而輕聲且輕鬆地對我說:「今天晚宴所用的錢,沒有一毛是不乾不淨的。」我當時並沒有接腔,但對這位同學感到很欽佩。因為我知道在現今如此複雜的社會裏,尤其是在商場上,敢說這句話的人,恐怕已是不多見了。也許正是因為他知道我好講佛法,才如此對我說吧!而這位同學並非佛教徒。

如果就連教外不是佛教徒的人,都能如此深明因果,分別善惡,而我們佛教徒反而是非不分,被別人指指點點。那真可說是枉為修行人了。

  • 1

大悲無言

(Anonymous)
先說,我不是佛教徒,更不是慈濟人。我對所有努力修行的人充滿敬意,但今天看到相關的文章,說真的,我有些失望。

有一天,你的孩子犯了錯,而且犯了大錯,但你真的愛他,你的心裡滴血般的疼痛,疼痛到你說不出一句話來。外界的撻伐已經很多了,還有什麼可說的呢?

哪一天,那個犯錯的孩子看到那個母親表情如此沈痛,形容如此憔悴,看到整個家族為他背負了多少毀謗,他會不會意識到他自己的錯,並因而痛哭流涕?

沒錯。「我們所有的佛友,包括慈濟,都有責任要讓魏家老實認錯,真誠悔過。」但義正詞嚴的去指摘一個人就可以讓他真誠悔過嗎?還是要像《悲慘世界》裡那個原諒了尚萬強的主教?你認為哪一種方式才能使人真誠的悔過?

「公開和魏家切割,成全自己在世人眼中正義的美名」,和「默默不語,忍受鋪天蓋地的批評」哪個比較容易?你們談到「忍辱波羅密」,但如果這不叫忍辱,什麼才叫忍辱?

濟慈有一首動人的詩:
「我將我的夢鋪在你的腳下,請你輕輕踩下,因為你踩的是我的夢。」

什麼是慈悲?真正的慈悲是那一腳輕輕踩下的溫柔。

慈濟當然不是一個無可指摘的團體,但它為台灣人編織了一個很美麗的夢。
在紙上談論佛法是容易的,但要成就像慈濟這樣的志業,要有多大的心念,還有多少人的努力與心血。

所以,面對這個夢,可不可以請你們:輕.輕.踩.下?

擇善與責善

(Anonymous)
本網站因維修故停止一段時間,遲至今天才回覆,請原諒。
感謝您的意見,我們會仔細體會您的誠懇用心。謹此提出一點看法給您參考。
最主要是我們並沒有要求慈濟和魏切割,也不認為一個人犯了錯,就該切割。但我們認為要辨明是非,清楚表達立場,很重要。這樣做也不是成全什麼美名,而是這才是佛法的主題。我們對慈濟的確是批評,但目的也是愛護慈濟,不是攻擊。只是盡了朋友的忠言。希望慈濟了解「表達立場」的重要。慈濟當然可以對我們的批評不加理會,但我們至少做到了對朋友的忠誠。
有人說要我考慮此事件「最大受益者是誰」。我說我不關心。我只管佛法與是非對錯。一件事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不要搞得太複雜。修行人做錯了,認個錯是本份,有那麼複雜嗎?佛法就是因為丟失了這個簡單的基本,法的力量才變得薄弱了。中國人也許比較好面子吧!或者比較懂「人情世故」?往往把簡單的事弄得太複雜。結果也把簡單的「擇善」變得很難
我們完全沒有否定或一點點輕視慈濟的成就。但我們的確在批評慈濟,目的只是朋友的擇善與責善。很簡單。而責善的話,是不好聽的。

  • 1